第五十三章--以一換一(一)

伏羲雙手橫開,同樣散發耀眼光芒,腳下即現八卦陣圖,並衍生眾多卦象,道:「來吧,大悲,反正神族也是時候末落。」話畢,他殺機大動,忽然發出五百一十二支卦象直指大悲,而每支卦象皆由不同角度攻去,感覺如鋪天蓋地,密不透風。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大悲見這五百一十二卦象不但緊密,更有互相補全的作用,有如陰陽互補,四象調和,五行相生,招招連環如流水,就知伏羲實力的確不俗,換上認真的樣貌,心忖:「伏羲也如此,盤古轉世又會是如何?」

大悲聚力於右掌,率先後退騰出空間,再奮力橫揮,如同在平靜的水面在扔下巨石,只在一瞬,傳去大量空間漣漪,打散至少一半卦象。

伏羲未理大悲,口中喃喃唸道:「乾坤挪移,日月星辰,東青龍,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皆為吾所用。」腳下八卦陣圖漸變巨大,而四聖獸陡然現身於四個方位之上,窮凶極惡,煞氣磅礡,更是栩栩如生,然而其中一隻聖獸眼神竟與伏羲一模一樣。



大悲轉眼之間亦打散所有卦象,更朝著伏羲疾衝,一雙淨白翅膀瞬間變成死亡的象徵,射出成千上萬的羽毛。伏羲立即後退,原先站立的位置被羽毛打得一塌糊塗,可見雖是羽毛,但堅硬無比,殺人於無形。

大悲雖然接近伏羲,可是不知那巨型八卦陣圖和四聖獸的威力,一時未敢上前,心忖:「先前打算以羽毛試探他的實力,怎料一一被他避過。」

伏羲淡然說:「我還以為神族實力高強,也不過懦夫一名。」

大悲冷笑,集合天神之力,於身外形成十二枝鋒利堅固的白光長槍,道:「人皇伏羲,也不過故弄玄虛。膽敢接我十二神槍陣?」

伏羲乘劍飛至半空,雙手平放,威風凜凜道:「來吧。」大悲仰天狂笑,一聲叫好後,雙手一揮,十二枝白光長槍越空而去。伏羲豈敢輕視大悲此陣,細心留意著,發覺每枝白光長槍並非帶著同樣能量,猜到數枝只是幌子,真正殺著是帶著驚世能量卻看去暗淡的四枝。



大悲掌握天神之力如同雙臂,雙手一直舞動,而十二枝白光長槍如同飛舞,時快時慢,令伏羲暫未有動靜。忽然,一枝白光長槍越過維度從伏羲盲點刺去,然而被青龍和白虎擊得光芒暗淡,最後更被朱雀所吞食。

大悲一怔,心想:「我的空間牢獄能夠把對方能量吸收,而伏羲竟然可以借助四聖獸將天神之力轉化四象,吸收部份為自身能量,不愧是人皇呀。那我亦要動真格了。」餘下的十一枝白光長槍幾乎一同刺去,快得難以目視,快得伏羲附近全是白光。

伏羲一動不動,在身後生起卦象,暗中留意著連自己不敢硬接的四枝,突然搶攻,以卦象想打亂白光長槍的去勢。數枝白光長槍的軌跡受阻,然而被減慢一剎,就再度加速襲去。四聖獸各自亦被數技白光長槍纏繞著,其中一枝與眾不同的白光長槍突然從伏羲下方突襲,去勢奇快,逼使伏羲暫且離開四聖獸的包圍。

大悲雙手各伸出兩指,指著伏羲,道:「終於走出來了,中!」四枝殺著速度瞬間變快,並且在同一方位射去,能量之巨大,看怕即使四聖獸在此也未能及時吞食。

伏羲急速後退,幾乎被逼至空間牢獄的邊緣,正面看著那四枝殺著,可是殺著去勢太快,始終躲避不及,任由那四枝看似無堅不摧的白光長槍筆直穿過身體。



燧人氏雖被拉斐爾、格拉夫和伊崎纏著,可是餘光看見這一幕,也不禁大大震驚,幾乎放聲大嚎,暗忖:「羲兒才回歸須彌不久⋯⋯大悲,我要與你同歸於盡!」

三清猜到伏羲的戰法,大叫:「燧皇,退!」聽見三清一喝,燧人氏也壓下怒火,暫且等待事情發展。大悲忽然眉頭緊皺,深感不妙,正想收手,然而方知太遲,怒氣湧上心頭,不禁大吼一聲。

那四枝殺著穿過伏羲之時,被一層薄薄的真元力包裹著,正面迎向身後的空間牢獄。本來空間牢獄和白光長槍本是天神之力,在大悲控制之下又豈會互相破壞?不過加上這層柔和的真元力後,卻硬生生地在空間牢獄打穿一個大洞,就算是大悲,一時之間亦難以修補。

那被白光長槍穿過的伏羲消失於無形,原是身外化身,而真身一直躲在朱雀內,四聖獸頃刻消失,補充不少真元力,乘劍直向大洞疾衝,大叫:「三清、爹,走吧。」六王雖強,可是要阻止二人離開卻是無能為力。

大悲自知被伏羲擺了一道,眼白白看著伏羲、三清和燧人氏全速逃離,怒吼:「追!」

燧人氏豪氣大笑:「哈哈!羲兒,你實在嚇死爹啦!我還以為你被大悲打死了。」

伏羲換下那淡然無情的臉孔,俊美笑說:「我那會這麼容易死去?我只是設下圈套令大悲替我們開路而已。」

三清看著伏羲,眼神內不禁帶著一份佩服,說:「也真虧你想得出這方法,從召出四聖獸的時候已經做出身外化身,四聖獸所形成的能量網則隔絕祂對你的能量探測。在你跳出來的一瞬,大悲當然不會放過這絕佳機會,反倒被你搖手一變,成為我們逃跑的助力。」



燧人氏大笑,笑聲更傳至大悲耳中,說:「被羲兒如此玩弄,還有面子嗎?」大悲怒得面紅耳赤,但一聲不吼,將所有怒氣留待一會兒的決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