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以一換一(二)

伏羲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神族士兵,知道快將追上一直逃避的人族軍隊,細說:「三清,替我聯絡一眾千人將,直去洛河城。」

三清目光銳利,只輕笑點頭。燧人氏不明所以,可是絕對相信二人,只好勇往直前,以自己的力量保護。沿途,三人看見部部裝甲車墮地粉碎,血液散落四周,登時內心佈滿恨意,心知一定要神族付上代價,誓要用祂們的鮮血祭眾戰士的亡魂,馬上加快速度。

大悲見此,立即狠道:「通知所有士兵向左右兩邊散開,立即停止狙擊!」

轉眼之間,三人快將追上神族士兵。伏羲生出二百五十六支卦象,向前直射;三清以定海珠射出五條水龍向前噬咬;燧人氏爆發大千金炎,如同火鳥傲翔天際。即使神族士兵早知如此,可是也未能完全避開,至少擊倒二千士兵。神族士兵質素奇高,未有手忙腳亂,馬上四散並繞過伏羲等人,重新整理隊型。



伏羲目光炯炯,看見自己此行的目標,道:「爹、三清,待會你們引開加百列等王,不可讓祂們折返,否則我就會被祂們圍繞。」

燧人氏心急如焚,問:「那你打算自己對付整隊神族嗎?」

伏羲堅定答:「爹,放心。三清,拜託你吩咐眾將重整戰士隊形,繼續撕破神族的防線,盡量削弱對方兵力。」三清點頭,便突然轉向;燧人氏雖未知伏羲打算,但相信他定可化險為夷,也轉去另一邊。

大悲見此,怕伏羲又有任何陰險計謀,一時內心痛恨身邊無皇,道:「加百列、拉斐爾,替我去追趕三清和燧人氏,看看他們有什麼陰謀。」

加百列擔憂地問:「大悲,我們已高速追趕不少路,已經遠離我們的領地範圍。即使有任何事,其他同伴也未能趕及前來幫忙。」



大悲當然知道此事,道:「伏羲所餘能量不多,正是除去他的大好時機。你忘記我們的大計了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氣運。弒皇之後,自身氣運增加,甚至你們也可登上皇位。如今之計,只好通知其他神族,人族來犯,小心南方。」

加百列豈會不知大悲想法,也點頭答應,代大悲傳去訊息之後就與格拉夫和厄俄斯追趕三清,而拉斐爾則帶領餘下兩王追逐燧人氏。

伏羲餘光看著身後六王離開,可惜敵方士兵全部躲在大悲身後,只一眨眼,登時恢復淡然樣貌,陡然將大量真元力注入腳下飛劍,將速度猛然加快,但為軍隊爭取時間,未有直往洛河城,只好不斷繞路,開始瘋狂逃亡。

大悲內心一沉,冷笑:「伏羲,別打算從我手上離開!所有士兵殺光人族雜碎軍!」雙翼奮力拍動,速度立即上升,再次逼近伏羲。兩者速度之快,轉眼之間已在神族士兵眼內消失,神族將領馬上帶領一眾士兵狙擊人族軍。

人族軍由最初九萬變成現時只剩五萬,當中更包括不少傷者,可是神族軍亦同樣付出不少代價,祂們以一萬兵力追趕,可是人族軍頑強奮戰到底,大殺對方四千兵。三清和燧人氏在先前的戰鬥,餘勁震傷或擊斃至少一千兵,如今神族軍合共只剩下一萬兵力。



人族軍的眾將領一直忙於指揮調配,可惜在空中實在敵不過擁有翅膀的神族,始終裝甲車並非肉身,又未有關節,未可掌控自如,實在劣勢重重,唯有靠著蠻勁和鬥志繼續戰鬥。

「兄弟們!我們快將達洛河城!拼命撐著!即使死,也要拉下一個神族!」「英雄無敵!」「英雄無敵!」所有人也提槍射擊,放聲大吼,盡情綻放生命的轟烈,甚至有人看見神族衝來,乾脆拔出短刀跳出車外,上前與那神族力拼,一時之間鮮血如雨下,在大地上繪畫出一條壯烈血路。

大悲留意到伏羲速度雖快,可是路線詭異曲折,更是幾乎圍繞洛河城,便知他正在拖延時間,於是收慢速度,反倒向著先前的人族軍進發,不禁散發濃濃的殺意,心忖:「哼,我就不信你會捨棄自己的手下。」在通訊器向六王說:「回來吧,將人族軍趕盡殺絕!」

拉斐爾看著地圖,不禁驚慌說道:「大悲,人族軍正往洛河城前進。我們還要上前嗎?」

大悲冷笑一聲,答:「只要我們表明來意,任帝鱷膽子多大,也不敢與我們作對。再者,我們曾經寫下協議,不干擾對方的戰爭。人族率先來犯,我們只是捍衛神族之名!去吧!」六王聽後也感道理,加快自己去勢,希望趁早協助大悲。

伏羲見此,向著通話器輕輕說了一句話,便全力追回去。燧人氏和三清感到六王突然後退,前者詢問後者下一步應該如何,而三清只見眾王身影已經消失於眼前,只心急地留下一句:「快去洛河城!」之後二人亦向洛河城進發。

突然之間,追逐者變成被追逐者,而被追逐者變成追逐者,如同乾坤逆轉。

一名人族軍將領虎眉且目光炯炯有神,大喊:「神族突襲!望巨鱷族伸出援手!」然而在城門的守衛一直猶豫不決,尤其看見不少神族來襲,只好馬上通知城中的帝鱷。



帝鱷早已成皇,在收到消息之前,已經感應到有大批殺氣騰騰的人物正前來洛河城,亦走出宮殿之外,看見人族軍被神族軍追趕,暗忖:「他奶奶的,你們被神族偷襲,竟膽敢把我們拖下水!」放聲大喊:「我們雖是同盟,可是與神族曾經達成協議,互不干擾。約定,就是約定。麻煩你們另謀高就!」

可是,人族軍只用一句說話就完全改變帝鱷的態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