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整軍待發(三)

三清道:「好,既然女媧、王星、濕婆和耶和華不在,就由我們五皇決定這場戰役會否容許巨人族參戰。人族也不該是一言堂,對吧?」燧人氏未有發言,只一直點頭。在旁的接引也未有意見,只坐在一邊,靜看眾人。

真鳳知事實如此,若然自己想成為一個獨裁者,一定難以服眾,更會令人族從內部崩潰,只好有禮地點頭,說:「投票只分為贊成、棄權和反對。大家需要考慮時間嗎?」見四人皆搖頭示意,就續說:「那麼我們開始投票吧。贊成巨人族參戰的請舉手。」

坐在真鳳身旁的電王感到惋惜,心忖:「這投票只不過是個形式吧?三清和燧人氏明顯地與伏羲一夥,只剩下真鳳和宙斯,三對二,這次投票根本沒有任何勝算。那時擁有神族血統的夜叉已經強得恐怖,那麼真正的神族又會是何等的怪物?」

姜尚早就預料得到真鳳暫時尚未有能力壓下三清和伏羲,畢竟他權勢未穩,未得軍心。投票過程簡單直接,如眾人所預料,兩票贊成,三票反對,零票棄權,因此決定了巨人族不會在此時被邀請參戰。



真鳳未有將不快表露於臉上,呼一口氣後,帶謙卑問:「那麼,不知道各位對於討伐神族有什麼策略?」

三清指著地圖上神族及其分支領地,還有其東北邊的魔族領地,道:「神族與北邊的魔族在數千年之前雖然戰事不斷,但兩者和平共存已久,私下定有共識。畢竟唇亡齒寒,我們只要踏入神族領地,魔族定會一同應戰。日族更不用說明,他們現正活在神族之下,更不可避戰。我們可與洛河之戰一樣,先打草驚蛇而引蛇出洞。」

伏羲點頭,知他思路與自己相似,問:「三清,你知道魔族現時有何主將?」

三清想了一想,答:「依情報而言,魔族情況與神族相似,審判日後氣運減弱不少,再無出王或皇。現時的皇應剩路西法、毀滅、墮落,至於王的話,只知有伊布力斯、絕君、黑蟲和巴別。我們不得輕視魔族所擁有的惡魔之力,陰寒至極,更可腐蝕各種能量。」

真鳳回想那時明鋒的惡魔之力,也大約猜到魔族實力有多強橫,至於日族與炎族相似,同樣是以火為主,熾熱無比,極為霸道,不禁帶憂說:「神族本來就有三皇,加上魔族和日族,合共七皇,外加至少有九名王。光從數字上,看來我們正處下風。」



伏羲俊俏地笑道:「兵貴神速,我們集中兵力攻向一點,先強攻正北方火神族,再搶攻西北方尸神族,霸佔高溪,遠離東北方的魔族和東方的日族,盡量加長他們的行軍時間,令我們可以事先估計敵方的總兵力。」

三清點頭同意,說:「進行閃電戰,應是現時最好的方案,不可讓神族有足夠時間準備反擊及迎戰。」

真鳳餘光瞧向姜尚,見後者微微點頭,便說:「那好吧,既然時間那麼緊逼,現在全軍整裝準備行動。」話後,所有人就離開戰艦,開始準備向北方進發。

伏羲、三清一直點兵,並向各千人將下達命令,真鳳、電王等人反倒空閒起來。真鳳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姜尚:「這決定真的是最好嗎?」

姜尚樣貌淡然,反問:「你看到閃電戰以外的計謀嗎?」



真鳳咬牙切齒道:「果然是這樣⋯⋯到底他們在想什麼?」

姜尚未有直接回應,只答:「真正的計謀在往後的大戰才開始,閃電戰只不過是一場序幕,伏羲正等待神魔二族主力出擊。放心,這次人族不會出賣任何同盟。」

真鳳苦笑:「難道每個智者都是這樣的嗎?總不會把一切說出來,故弄玄虛。」

姜尚說:「所有計謀皆是一場博奕,賭氣運,賭計算,賭情報。即使事先說出來,也沒有用處,更可能令計謀失敗。就這樣。」

電王見真鳳對姜尚無計可施,不禁拍拍他肩膀,輕笑:「真鳳,算了吧,我們只要顧著在戰場上殺光敵人就好。」真鳳見姜尚臉色平靜如水,唯有看著前方只剩爛瓦碎石的洛河城,無奈地長長嘆息一聲。

不久之後,六十五萬名戰士已準備就緒,乘著各戰艦離開洛河城,直往火神族主都,曼火城。伏羲期間與姜尚、三清談論不少有關攻城之事,包括曼火城的地勢、環境、大約兵力。一名偵測隊隊員跑來趕急說:「報告各位大人,我們大概還有三小時就會到達曼火城。曼火城比過往多出至少五重防禦結界,另外亦探測到至少十萬神族軍和十萬魔族軍正趕來,大概五小時後就會趕到。」

真鳳聽後,點頭讓那人率先離開,再望向伏羲和姜尚等人,問:「如果要避免與二十萬神魔聯軍正面衝突,亦即是我們有兩小時攻下曼火城,做得到嗎?」

三清微笑,看著伏羲說:「這場戰役,由你策劃吧。」



伏義輕輕一笑,便閉目抬頭,不消一會就說:「真鳳、宙斯,帶三十萬兵力到曼火城西南邊,替我們引開敵方主力。三清、爹和我將會帶同其餘兵力硬破東邊。這場仗,我們將以夾攻為主計。」

姜尚一言不發,只看著遠方,十指彈動。真鳳已經不去想伏羲是否內有玄機,只清空內心,專注殺敵,心境平靜似止水。

人族軍在曼火城南方遠處開始兵分兩路,一方由真鳳率領三十萬兵力,加上宙斯、電王、姜尚和小冰,前往城的西南方,而另一方由伏羲帶領三十五萬兵力,加上三清、接引,高速繞過高山,暗中走向城的東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