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整軍待發(二)

真鳳到姜尚房間中討論多時,考慮到各方面的因素,直至晚上終於制定出一個真鳳認為最穩重的戰法。真鳳慨嘆:「戰爭還真恐怖,已經不是那種有武勇就能勝利的打鬥。」

姜尚點頭,說:「須彌大部份生物亦擁有驚人的力量,光是天神之力亦難以應付。一旦跌進陷阱,後果或許嚴重,所以每步亦要深思熟慮。」

真鳳微微垂頭,眉皺數分,認真說:「光以結果而言,伏羲的計謀實在成功至極,不單弒去大悲,更拉下神族三王。我們想的計策雖然穩重,不過需時長久,定會消耗巨大。」

姜尚淡然說:「計策難分優劣,不過風險越大,收穫當然越大。伏羲以全軍為誘餌,要是他錯判大悲的能力,早就全軍覆沒;要是他未有捉到大悲的心理,神族也不會大敗。你現在已是人族之首,下錯一步棋也足以令數以十萬計的人死亡。雖然如此,你更要清楚的是這就是首領的責任,除了激勵士氣、上陣殺敵外,更是送人去死。」



真鳳啞口無言,回想那時與世界政府大戰,也有不少真龍族和鳳凰族族人死亡,輕聲道:「對。站在高位,就是這樣。」

姜尚知真鳳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道:「這計策雖得你認同,但你還要過三清和伏羲這一關,而這一關就只可以靠你去面對。」

真鳳久久未有想法,但知要好好放鬆心情悠然面對,就微笑站起,轉身離開房間,說:「早點休息吧,姜尚。明天早上見,就祝我好運吧。」

烈日當空,六十萬人族軍,不分男女,有能者居之,未有一絲鬆懈,在各將領指導下進行不同的訓練,如槍擊、使劍、拋矛、護盾、戰陣等,場面震撼人心,血汗流遍大地。而在洛河城外的一艘戰艦中,真鳳、伏羲、姜尚等人正同坐一桌,商討之後的戰事策略。

場中氣氛凝重,看似昨日的爭論從未休止,在眾人心中縈繞不散。真鳳率先開口說:「先前洛河之戰除去大悲,神族現時只剩三皇,希望、捏土和創史。至於王,只知有拉斐爾、加百列、格拉夫、使長和密西。另外,神族與魔族、日族關係密切,這次神族討伐戰,恐怕其餘兩族亦在其中。」



伏羲見他說話有條有理,亦是自己心中所想,就猜到這是姜尚的意思,心想:「昨日雖然得悉與真鳳價值觀相差太遠,不過他畢竟是盤古轉世,更是人族最強,我還是收斂一下。」便有禮地問:「真鳳所言甚是。未知你有何建議?」

真鳳向著伏羲會心微笑,空氣中的緊張亦漸漸溶化,按下桌上數個按鈕,在空中射出另一幅大型立體地圖,說:「神族版圖雖大,但在外圍仍然有不少神族的分支,例如尸神族和火神族。相比神族,祂們實力比較弱小,我們可以先攻下作為據點。另外,我們可以聯合附近的巨人族,在地圖之上連成一線再包圍敵人。」

三清眉頭皺起,打斷真鳳的說話,話中稍有不屑,道:「人族有五皇,加上接引和六十萬軍隊,實力強大,為什麼你會希望與盟友一同攻打神族?你可需知道,領地越多,氣運越大。屆時,巨人族亦會同時壯大起來。我不認為這是適當的時機,尤其人族尚未完整。」

真鳳早就猜到三清定會反對,馬上回答:「這畢竟是一場殘酷的戰爭,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安全。這樣我們亦可以大大減少人族傷亡,而且集中力量進攻,即使是神族也未必能夠抵擋得到。」

三清又說:「巨人族不只是我們的同盟,更是雪落城的其中一條防線。王星現時著眼於東邊月族,要是日族或炎族此時突襲,沒了巨人族,雪落城只是一塊垂手可得的肥肉。真鳳,這樣萬萬不可。」



真鳳回想姜尚昨日亦有提及類似的說話,只好說:「雪落城城中有三十萬兵力,而且一直招攬並訓練新兵。再者,那處已佈四象乾坤陣和激光防禦系統,凡物根本無法闖破。加上濕婆、耶和華、准提坐陣,雪落城的安全實在不成問題。」

三清微哼一聲:「日族雖然比過往弱小百倍,可是爛船尚有三斤釘,而炎族亦在日益壯大,我實在想不到要冒險的理由。」

伏羲始終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更何況巨人族曾經參與審判日,令他更難以信任對方,道:「我也與三清同一看法。除此之外,人族現時最大的優勢是皇的數量。與其和巨人族包圍,倒不如進行閃電戰,我們率先撕破防線,引來全城焦點,軍隊在另一邊進行侵佔,這樣似乎效率更高。」

真鳳還未說話,三清就搶先說:「總而言之,神魔二族一日未退,人族不應與同盟一起參與戰爭,除非你亦認同將巨人族成為我們的先鋒。」

宙斯怒火又起,向著三清大吼:「什麼先鋒!你到底把同盟當作是什麼?三清,到底你眼中有沒有朋友這一個概念呀?」

伏羲深怕二人又再打起上來,立即說:「真鳳,既然我們未有共識,現時五皇在此,不如以投票決定到底我們會否與同盟作戰?」

真鳳不禁感到頭痛,看著在場的宙斯、三清、伏羲和燧人氏,幾乎已知結果如何,可是這亦是最公平的方法,內心深深嘆息,想:「這裡⋯⋯難道會成為另一個九大組織會議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