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鬥智鬥謀(三)

真鳳盯著左方戰場,看著准提和接引正抵抗黑蟲、斐迪和伊布力斯,知機會只此一次,只好閉目平靜心境,清空腦海雜念,手握軒轅神劍的劍柄,目光茫然,卻將世界收在其中,輕聲與准提和接引說:「盡量遠離祂們。」

准提和接引身上已有不少傷痕,聽到真鳳一話,知道定有轉機,不管被惡魔之力腐蝕,馬上運勁,盡力推開黑蟲和伊布力斯。

戰場縱然巨大遼闊,卻無法躲開真鳳強橫的感知力。當黑蟲暫且遠離准提和接引,真鳳似步入忘我境界,拔起軒轅神劍,一瞬就越過維度,整個人似瞬間轉移般閃到黑蟲身旁,澎湃無比的靈力登時從劍尖的那一點傾瀉而出,能量漣漪似海嘯襲來,波動何其誇張。

黑蟲大吃一驚,感到劍氣凌厲,殺意如同重重世界猛然壓來,深知不妙,匆忙將全身的惡魔之力集中前方,希望能盡量擋下真鳳這一擊,心忖:「這人竟有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



真鳳似目空一切,心境不單如同止水,清澈明亮,毫無瑕疵,更比其他皇多出一份難以形容的感覺。這一劍蘊含傾世之力,偏偏所有能量亦集中於軒轅神劍劍尖的那一點,壓力因此更加猖狂,不斷撕開周邊空間。

即使是成王的黑蟲拼盡全身的惡魔之力也毫無阻擋的能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道可震驚天地的力量刺穿自己的身軀,消失於須彌大陸之上,愕然問蒼天:「怎可能強得如此?」

那一劍的餘威劃過戰場,黑蟲身後的數千神魔聯軍就此消失於無形,彷彿從沒出現過。真鳳匆忙說:「准提、接引,那兩名王就交給你們了。」話畢,他拍起雙翼,飛至高空之上,然而路西法已到身邊,如同一團黑色火光躍動,似暴風般襲來。

路西法每絲肌肉也是何等活躍,蘊含數之不盡的力量,簡單一掌打來,已經令真鳳感到危險。

真鳳以軒轅神劍巧妙地轉向斬去,將那無窮掌力盡量卸去,然而那澎湃的惡魔之力卻一直腐蝕不少自身的靈力,在通訊器與伏羲等人說:「路西法來了!」



路西法英氣逼人,臉容輪廓分明,渾身散發無比威壓,殺氣騰騰,彷彿盡吸周遭的光芒,盡現魔族的蓋世氣概,黑暗的極致,道:「終於等到你了,盤古轉世,真鳳。兵戰我們已贏,接下來,就讓神魔六皇去踐踏你們!」

真鳳大放靈力,手中的軒轅神劍頃刻彩光閃爍,堅定說:「一日未完,一日未知戰果。來吧,讓我來見識一下魔族最強!」

忽然,伏羲發覺右方戰場傳來陣陣能量波動,看去便發現拉斐爾和加百列已在場上屠殺人族,即使人族軍以各陣法集合能量抵擋也只能稍微減緩。頃刻,戰場的天秤再次傾向神魔聯軍,人族軍岌岌可危。

三清凝重道:「創史想分離我們四皇,可是不能再等了,否則定會全軍覆沒!」話畢,他就乘著飛劍並越過維度衝到加百列面前,喝:「上次你們有幸不死,這次竟敢重來,讓我送你們去輪迴吧!」

加百列和拉斐爾甫感到那洶湧的天尊氣勢,豈敢再擋,猛然拍翼退後,並命身旁千名神魔聯軍上前阻止,然而沒了加百列和拉斐爾,那千名神魔聯軍經不起天尊氣勢的威壓,根本無法彈動,一瞬就被三清以真元力打得煙消雲散。



頃刻,三清感到一股鋪天蓋地的能量正向自己湧來,不得不避其鋒芒,越過維度閃開,怎料又有另一股力量壓來,三清只見一頭紅髮飄過,立即以定海珠形成水盾擋下,可是依然被打飛千里才能卸去那道巨力。他呼一口氣,調整氣息,看著眼前一神一魔,心情凝重至極。

墮落雙臂何其粗壯,墨黑色的肌肉實在令人畏懼三分,道:「常聞人族三清乃天下第一工匠,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你以手中的定海珠竟可接我一拳而未破,可敬。」

三清有苦自知,心忖:「剛才那一拳力量實在難以匹敵,定海珠所凝造的水盾毫無作用,一擊即碎。光是墮落已經難纏,再加上捏土,即使我有誅仙陣也未必能安然離去。」

捏土聲線柔美,鼻樑高直,渾身貴氣,若在人族定是一名美男子,絲毫不畏三清的天尊氣勢,道:「三清,若你願意交出誅仙陣,我可放你一馬。」

三清心高氣傲,冷哼一聲:「捏土,你的幽默感真是爛得很。來吧,讓你們見識天下第一工匠的威力。」捏土冷笑一聲,爆發出濃濃威壓,與天尊氣勢互相抗衡,加上墮落的霸氣,漸漸壓向三清,盡現神魔之恐怖。

燧人氏此時趕到,釋出天火氣勢,與三清並肩作戰,說:「三清,我倆一齊上!」

墮落握緊雙拳,笑容猙獰恐怖,打算把二人殺死,目光稍微瞧著背後相隔千里的戰場,說:「日族快到,若你們要回去,就一定要經過我們。可是,你們可以嗎?」

燧人氏瞧到日族軍正在不遠處,看似快將切入戰場,臉露不甘,咬牙切齒,不敢相信人族竟會在此大敗。捏土此時收到訊息,眼神登時變得凶狠,喝:「你們這些傢伙,竟然想趁機偷襲眾仙鄉!」



燧人氏一怔,心想:「我們偷襲神族主都眾仙鄉?我們還有其他軍隊嗎?不⋯⋯一定是姜尚,還有宙斯!太好了!只要眾仙鄉一破,神族氣運大減,屆時甚至連實力也會下降不少。我們還是有勝算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