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鬥智鬥謀(四)

墮落雖然知道眾仙鄉一旦被擊破,氣運衰落,難以扳回,但面前擊殺三清和燧人氏更要緊,說:「捏土,將這訊息告訴創史就可以,快點趁現在殺死他們!不能讓人族有任何翻身之地!」捏土點頭,在通話器與創史說後,就與墮落一同上前,與三清和燧人氏激戰。

燧人氏即以大千金炎燒去,如同金色火龍出動,速度甚快,而且溫度極高,戰地忽然變得極之難受。墮落將惡魔之力凝聚右手,一拳打出,空間扭曲,形成真空,帶同拳勁打破大千金炎,再湧向燧人氏和三清,逼使他們閃身避開。

與此同時,捏土忽然出現在燧人氏上方,雙手各打響指,在兩邊召來一雙機械鳥。一雙機械鳥,雙目突然射出激光。燧人氏被左右圍攻,絲毫不亂,馬上往下疾衝閃避,造出重重火牆,避免機械鳥立即追來。

墮落瞬間衝來,打出一拳,令燧人氏大感危險,幸得三清以兜率八卦旗陣封著去路,才令墮落無法得逞。才剛剛阻止了墮落,捏土就越過維度,一雙手刀狂揮,速度甚快。燧人氏心忖:「想先圍攻並擊倒我?沒那麼容易!」凝聚靈力於雙手之間,大喝:「大千炎球!」



大千炎球威力剛烈,暫且逼退捏土,可是機械鳥又高速飛來。三清上前,以定海珠擋著激光,說:「墮落以力証道,加上惡魔之力,我們實在難以硬拼而勝;捏土擅長召喚術,招式陰柔,只求突襲。而且他們攻勢一浪接一浪,若不打斷,就會一直處於被動。」

燧人氏本來就不是智者,現在被圍攻,已無心力想三想四,說:「喂三清,你直接告訴我要怎樣做就好了!」

三清直說:「我會傾盡全力使用兜率八卦旗陣,替我引來兩者。兩秒就好。」話畢,他將八支赤紅小旗隱身,飛離身旁。

燧人氏不斷避開對方的連環攻擊,聽到三清的說話不得不吞一口嚥液,苦笑說:「兩秒⋯⋯在神族和魔族的皇面前爭取兩秒,哈哈!好!我將自己的命就交給你呀!」

正在戰場上的創史收到眾仙鄉被攻擊的訊息後,心想:「我派出的探子一直密切注意身處曼火城的軍隊。難道那支軍隊從來沒進曼火城?如果他們一直在繞路,就可以避開我們的線眼⋯⋯但我們不可讓日族支援,不⋯⋯這消息絕對不可以讓他們知道。」急說:「希望,與絕君、格拉夫盡快趕回眾仙鄉,反正這裡的人族只有四皇,這場戰爭我們贏定了!」



希望聽後大驚,深知主都被破的後果可大可小,毫無猶豫地點頭,直接召回格拉夫和絕君,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眾仙鄉。創史心裡計算:「夕日快到,魔族有路西法、毀滅、墮落,神族有捏土和我,以六鬥四,戰敗可能性微乎其微。」

創史立即與夕日通訊,說:「夕日快來。只要你拿下伏羲,人族的領地全數歸你。我要專注兵戰,將你兵力帶來!」

夕日立即答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創史看見日族全軍衝來,又見巴別混在錐陣之中,正準備大開殺戒,心想:「勝利在望。」

而拉斐爾和加百列則趁機將人族軍打得落花流水,血紅遍地,王的戰力在戰場上盡情體現,無人能阻,無物可擋。要不是人族軍兵力集中,並以各種陣法將能量集合,以拉斐爾和加百列的實力,早就將人族軍全數剷除。



忽然,伏羲衝至拉斐爾面前,並以四象八卦陣將祂封起。拉斐爾見伏羲殺機大動,只好再施一招神窮末路,避開四象五行八卦陣,心想:「終於引到你出來了。」

伏羲臉目無情,說:「神窮末路,你早就用過了。」話畢,他亦瞬間移動到拉斐爾面前,續說:「類似的技倆,我也會。」

拉斐爾大驚,睜大雙眼,不敢相信伏羲只看了一次就會模仿,驚慌道:「怎可能?」

伏羲將真元力集中於右手雙指,目光炯炯卻無情,道:「你的印記太明顯了。」話畢,他奮力打出雙指,勁力直射,如同白色激光,照亮戰場。

加百列及時以審判長矛協助拉斐爾硬擋伏羲這招,救了拉斐爾一命,兩者共同以天神之力抵擋,敵過那淨白的真元力。拉斐爾道:「謝了,加百列。」

伏羲輕說:「齊了。」加百列大感愕然,才發現先前雙指射出的只不過是虛招,為的就是令自己衝來拉斐爾身邊。忽然天昏地暗,伏羲雙手擺出陣式,大喝:「乾坤蒼茫,天地借力,四象五行八卦陣,起!」

自他一話,拉斐爾和加百列身邊先是出現各代表四象的四聖獸,再是五行的顏色,外有八卦的卦象,散發白色亮光。伏羲爆發神德氣勢,雙目殺意濃濃,這封印陣如三重圈套般困著祂們,無處可逃。拉斐爾和加百列眼中竟有絕望,因祂們也感到身在此陣,身體中的能量竟被快速分解,彷彿要封印到另一空間一樣。

正當祂們快被抽空,化為灰燼時,創史以無窮的天神之力凝結成一把雙手巨劍,並一記斬去,強行爆破伏羲的四象五行八卦陣,道:「你們快走,回去好好休息。」拉斐爾和加百列知自己短期內已無能力作戰,馬上飛離戰場。



創史從容不迫,說:「兵戰,是我們贏了;皇戰,勝者也會是我們。」伏羲未有答話,只是搖頭嘆息。創史冷笑一聲,再說:「還未死心嗎?」

伏羲答:「你還未看清楚整個大局,因為你們一直也被我們玩弄於股掌之中。創史,也是時候讓你醒覺,這場兵戰,是人族徹徹底底贏了;而我們四皇要做的,只要拖著你們六名皇就足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