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鬥智鬥謀(五)

早在洛河之戰前,當軍隊仍未出發,那夜伏羲親自尋找王星,後者當然知道伏羲前來定必有要事,便馬上請他進來。司馬德如見此,便遞上一杯熱茶,伏羲有禮地接過並答謝,問:「王星、德如,我沒有妨礙你們吧?」

司馬德如坐在王星身邊,輕輕搖頭。王星看看司馬德如,亦微笑說:「當然沒有。要你親自前來,一定事關重大,是關於這次神魔討伐戰吧。」

伏羲微笑點頭,心想與智者談話果真輕鬆得多,說:「不管神族和魔族背後有否合作,當我們攻向神族,我相信兩族亦會聯手防守,至於寄人籬下的日族更會傾一族之力出擊。這次我向神族宣戰,實質是與三個名列前百的種族開戰。審判日時,人族可謂處於盛世,卻只換得慘勝。我實在不願這畫面重現。」

王星說:「以人族現時實力,九名皇、兩名王、百萬軍隊,無論正面進攻或打長久戰也不是不可,只是此戰之後,人族國力定必衰落,更甚者,一旦有別族發現,趁機攻來雪落城,雪落城內所有人族亦會命喪黃泉,人族氣運可能永世再不恢復。那麼在突襲之後,你到底有何對策?」



伏羲望出窗外,看著燈火通明的雪落城,內心實有感觸,道:「我於盤古宇宙,曾見識擁有神族或魔族血統的人,實力比起其他人強出太多,即使我們擁有修真武器,亦未必能佔有上風,尤其當近身戰後,今次一戰,只可以陣法阻擋及進攻。」

王星示意明白,說:「所以你先前花上不少時間練兵,教導他們如何使用陣法去集中能量。如果神族和魔族真的聯手,相信祂們的默契一定不夠,能量截然不同,更別提要聯合啟動陣法。」

伏羲點頭,眼神帶著憂心,說:「正是,所以我不得不這樣急去開戰,趁祂們準備尚未足夠。自我有認知以來,神族就一直野心勃勃,要不是過往有盤古和鴻鈞,又有我們這些新一代出現,可能神族早就向人族出手,不用等待至審判日才露出其狐狸尾巴。」

司馬德如對於人族過去的歷史認知不多,但知過程定必艱難萬分,需要處處提防,每走一步皆要小心翼翼,免得落入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地步,心想:「為什麼伏羲認為神族和魔族合作的時間不長?明明祂們一直也身處鄰邊至少數萬年。」

伏羲見司馬德如臉有不解,便問:「德如,如有任何疑問,即管說出,我也會盡量解答。」



司馬德如望向王星,見後者點頭,才問:「離審判日已過五百年,在這裡的情況我們無法清楚知道,為什麼你會認為神族和魔族沒有默契?」

伏羲有禮地回答:「神族所使用的是天神之力,而魔族使用的是惡魔之力,兩種力量各自也是強橫無比,本來就難以融合,如同兩極,連王也不是的士兵又怎會有可能將兩者融合呢?所以兩者在戰場上一定是各自為政。我早前查證,發現兩者之間並非沒有戰爭,其實一直發生不少小型戰事,可是直至三百年前兩族之間一次戰爭之後才出現和平的境況。」

王星眉頭輕皺,問:「你知道當中發生什麼事?」

伏羲搖頭,說:「我透過情報網,知道在三百年前,神族和魔族在位於彼此交界的冥河縣再發生一次衝突,這次更牽涉到兩族的王,所以打得冥河縣破破損損,不過那次戰爭,令兩族有所改變。至於當中有何奧妙則不得而知。」

王星認真地思考著,可是資訊確實太少,令可能性太多,無法推敲出一個合適並有參考價值的結論,亦不對此深究,只說:「如果以神族和魔族合作不過三百年為假設,畢竟兩者也是獨當一面的強悍種族,要做到合作無間實在困難。不過神族和魔族合共有七名皇,而你要攻向南方,就首先要過大悲這一關。」



伏羲輕輕一笑,目光深遠,說:「王星,從你剛才在會議上的試探,不正正代表你大約猜到我的戰法了嗎?大悲將會是首個隕落的神族,而祂將敗在自己的高傲之上。」

王星嘆息,帶惋惜說:「伏羲,我不會,亦沒有資格去阻止你的決定,可是你要知道你這樣做,一定會令其他人感到反感,甚至會令大家的關係出現裂痕。」

伏羲喝一口熱茶,微笑說:「一段健康的關係經得起風浪,而不是勉為其難,互相隱瞞或欺騙。再者,雖然我行軍風格黑暗,不過這才是我的戰法。要是我不可發揮全力,我就難以再為人族賣力。而且,經歷盤古宇宙中的輪迴,我又對須彌、人族、生命有新一番看法,這是無法逆轉的過程。」

王星看著伏羲,輕笑:「那麼,你這次的計謀算是隱瞞嗎?」

伏羲知王星沒有惡意,即使他目光甚是凌厲,語氣卻是平靜柔和,實在令人難以生氣,笑說:「王星,你果然是個天生的說客,難怪連帝鱷也派出手下幫助我們遷都。」

司馬德如回想王星未與記憶和思維合為一體前,實在是個呆頭呆腦的黃毛小子,不禁偷偷竊笑,又帶一陣柔意說:「他以前才不是這樣。自集合越來越多靈魂碎片後,口才就越來越好了。」

王星以手撫摸司馬德如的長長秀髮,內心卻有不少擔憂,說:「伏羲,只要你依然一心為人族,我就不會阻止。你今次前來,是要想我幫你做什麼嗎?」

伏羲凜然直說:「這次神魔討伐戰,我的主計就只是誘敵和夾攻。王星,替我說話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