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伏羲主計(四)

路西法畢竟是魔族最強,心理質素當然高強,即使被真鳳緊逼,內心也未有動搖,下身微微轉身,如同尖矛的尾巴向著真鳳胸口突刺。真鳳決心已下,僅僅以軒轅神劍擋下尾巴,可是那突刺帶著萬鈞之力,即使擋下也被那暗勁打傷,不得不噴出一口血,幸好拳頭依然直直轟向路西法。

路西法催動惡魔之力,希望能夠盡量腐蝕真鳳的靈力,右掌亦擊向真鳳臉部,若此擊打中,甚至能夠一擊即殺,心想:「即使皇能夠重生,打碎身體不同的部位,亦需要不同質量的能量才可恢復。你敢不避嗎?」

真鳳忽然轉式,左手由拳變爪,將剩餘的靈力射出以抵消面前的惡魔之力,而在靈力之下的則是強橫霸道的真龍之力,大喝:「龍鳳化!龍怒!」

赤紅的真龍之力令真鳳左手生出龍鱗,變成龍爪,只一變速,更躲開路西法的右掌,直指其胸膛。路西法臉容不禁失色少許,只好與真鳳一樣消耗能量越過維度躲避這一輪猛烈的攻勢。



真鳳同時運起兩種上古之力,彷彿在外披上一件精緻霸氣而呈誘人淡紫色的龍袍,速度更是上升,一直追趕路西法,如同惡靈餓鬼般死纏難打,不斷以鳳瞳、龍怒和紫炎輪流攻擊,絕不讓祂有機會遠離自己。

路西法以惡魔之力造出過千隻蝙蝠湧向真鳳,趁機飛後一段距離,咬牙切齒地狠道:「你這不要命的打戰,這又有什麼榮耀?只懂近身肉搏戰的傢伙!」

真鳳再用紫炎包裹全身,筆直地衝去,臉目猙獰,大喝:「我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從生死之間悟出我今日的力量!去死吧!」

路西法奮力揮著雙爪,在虛空中抓出漆黑爪痕,削弱真鳳去勢,速度稍微減緩,才有空間可以集中精神,搶回節奏,道:「地獄深淵!」看似無窮的惡魔之力結合成為無光的平鏡,想將真鳳吸進,更恐怖的是,就連無實的龍袍也幾乎被其扯進,可想而知到底那股力量有多大。

被地獄深淵照著,真鳳感到自身的能量正被抽走,似有千萬百足蟲在身體上爬行噬咬,極其辛苦,只好咬緊牙關,心忖:「天族和地族當初只志在試探,路西法才是我回歸須彌之後首個真正面對的強者。每樣神器也有自己的特性,而軒轅神劍的正是空間!」



他握緊軒轅神劍,注入靈力,劍面彩光閃爍,極仔細看去,劍面之上正有大量符文,似與靈力高聲共鳴,正氣凜然道:「空間盾!」從下而上斬去,動作流暢自然,七彩閃光在一瞬間就擴大至千米,完乒隔開地獄深淵。

路西法拍翼繞過空間盾,以極速穿梭而造出九個殘影,包圍真鳳,每個殘影皆奮力打出驚天動地的一拳,拳勁剛烈,配合惡魔之力而各自形成幽暗無光的黑色風暴,不容真鳳輕易逃走。

真鳳完全不敢輕視,然而目光銳利,從極微妙的能量流動洞悉誰是殘影而誰是真身,拍翼直飛向真正的路西法,揮劍斬去,軒轅神劍陡然暴長,強行撕破黑色風暴。

劍影穿過路西法,將祂分成兩半,可是真鳳感到一陣接近死亡的恐懼襲來,不禁回首望後,看見路西法從其中一個黑色風暴中飛出,散發出傾世邪氣,而那駭人的右爪突刺。

真鳳方明白殘影和黑色風暴的作用並非攻擊,而是引誘自己暴露脆弱的背後,所謂的「真身」是祂以惡魔之力製造出來的假身,所以與殘影有所不同;然後祂隱藏氣息,躲於本來就強橫剛烈的黑色風暴之中,令自己更難察覺。



真鳳實在躲避不及,只可以鳳翼防禦,可是依然被路西法刺穿,更插入肉身,登時噴出一大口血。路西法得勢怎會饒人,將無數惡魔之力注入真鳳體內,直接腐蝕他內臟、器官,痛得大叫。

真鳳無法選擇,只好連續越過維度,免得路西法一直在後緊隨,再以能量恢復肉身,可是如此一來,兩者的能量差就再被拉開一大段。路西法舔著爪上的鮮血,說:「你是個以戰鬥本能而行的戰士,可惜你遇上的是我。」

真鳳臉色比先前蒼白不少,氣喘吁吁,心想:「如果我是個戰士,那麼路西法是個獵人,隨處放置陷阱,等獵物撲來。」兩息之後,靈光一閃,直道:「對,路西法,你的確強得恐怖,難怪你一直堅守百大種族首十名之內,不過我也找到對付你的方法了。」

路西法絲毫不信,心想:「我有惡魔之力,只要不被你黏著,保持一臂之距離,你也拿我沒辦法。」冷笑:「是嗎?我倒想看看你所想的方法,畢竟盤古素來以愚勇而聞名。」

真鳳放開右手,光以靈力控制軒轅神劍,重新披上龍袍,心想:「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前世之時,鴻鈞要我不到緊急關頭,別使用開天闢地,可是現在大概就是緊急關頭了吧。」微笑道:「對呀,我就是忘記了我的前世是以勇猛善戰而聞名於須彌大陸。雖然我的能量比你少,但我也可以拼死將你一同拉下地獄!」

此時,日族軍終於從神魔聯軍旁邊衝入東邊戰場,聲勢何其浩大,尤其當夕日凝聚陽日之力造出一顆烈焰太陽,令日族力量更加強大。日族皮膚略紅,如一輪紅日,口腔巨大,牙齒鋒利,平均高度更若兩名成年人般,擁有四臂,全身也紋有不同的刺青,更顯凶猛。

夕日高舉長劍,大喝:「讓我們寫下這場戰爭的終結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