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同抗神魔(一)

日族素來以高度文明而著名,即使當年被后羿以射日弓大殺九皇,仍然能夠力保不少族員,經歷遷都,令日族不至於沒落。現在,夕日一聲令下,七萬日族軍形成翼龍陣,從神魔聯軍旁邊插入。龍首先行,用作撞散隊型;雙翼在左右,用作進一步撕開敵軍;而龍尾用作清除落單的士兵。

創史看著人族軍已被包圍,只要日族軍插入,東邊戰場人族軍就會全軍覆沒,因此故意留有一條後路,再從心理方面打擊人族軍的士氣,令他們容易產生逃走的念頭,心想只要有一人開始逃亡,整軍便會崩潰,對著伏羲大喝:「你們輸了!」

伏羲雖然看見日族軍突入,可是臉情仍未轉變,大聲吼道:「創史,好好看著我是如何逆轉戰局吧!」

日族軍亦腳踏飛行器,拿著各種激光武器,一半在天空,一半在地上,與創史的神風天地陣不謀而合,卻突然向神魔聯軍猛然開槍。由於神魔聯軍一直面向人族軍,對旁邊的日族軍毫無防禦,一時兵敗如山倒,短短數秒已經死傷過千,更恐怖的是軍心大亂,互相碰撞,不知情況的士兵不得不向各空位飛去。



神魔聯軍頓時被人族軍和日族軍夾攻,只可以向高空飛去,絲毫不敢下地。一眾千人將早就收到伏羲的命令,只要援軍一到,全軍定要轉成橫陣衝前,與援軍互相呼應,不容祂們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只是一個變奏,神魔聯軍已經潰不成軍,毫無隊型可言。即使是神族或魔族,也有貪生怕死的本能,見形勢不對,就連將領也向後逃跑,更別提其他士兵。巴別一直混在其中,怒得上前強行撕開一名神族,血濺四周,怒氣沖沖大吼:「誰還敢走?要麼殺死敵人,要麼被我殺,你們自己選擇!」

被巴別如此一嚇,神魔聯軍總算重新狠下決心,回首再戰,但先機已失,日族軍和人族軍已經合流,一同進攻,勢不可擋。又晴主動上前抵擋巴別,激戰連連,笑說:「巴別,好久不見。這次,你就去死吧。」

創史陡然大驚,心忖:「怎可能?日族竟敢背叛我們?人族和日族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合作的?沒可能,出入金陽城的所有訊息也被我們暗中截獲,當中根本沒有任何與人族聯絡的消息⋯⋯日族的科技就這麼高明嗎?也許,我應該讓士兵使用日族的武器,不應只用他們的技術作提供能源⋯⋯」

伏羲看見右邊的戰場幾乎已分勝負,想起鴻鈞,大喝:「夕日,派你們的王去西邊戰場。創史,過去的封神大戰,你們大難不死;可是現在,你們還是要敗在人族手上!兵戰勝利之後,我會讓他們剷平眾仙鄉,將所有神族趕盡殺絕!不,將神族作我們的奴隸!」話畢,他召出四聖獸,腳下生出八卦陣,衝向創史。



創史聽後怒不可遏,讓奇兵突擊,催動龐大的天神之力並拍翼上前,扭曲眼前整個空間,忽然生出上千支銀槍,與伏羲的卦象互相比拼,激戰連連。伏羲自知與創史實力尚差少許,所以不敢過於接近,不斷以言語挑釁,更以卦象削弱對方。

路西法甫感到不妥,便望向長青平原那邊,看見日族軍突然叛變,對著神魔聯軍不斷進攻開火,鮮藍色的脈衝彈將神族和魔族皆撕開數片,雙目不禁空洞,心想:「神族最後也是壓不下日族的野心⋯⋯是我們信錯了祂們⋯⋯」

真鳳也望去戰場,看見日族軍回想姜尚的話,方知這一直以來伏羲的主計除了在曼火城左右夾攻之外,更在長青平原與日族軍夾攻神魔聯軍,笑說:「路西法,看來你們的如意算盤再也打不響了。現在加上夕日,我們就是五皇鬥五皇。」

路西法一聲不發,怒火猛燒,瞪著真鳳,說:「那我就先滅你一個!只要你一死,人族士氣就完了!」

真鳳目空一切,似與天地同在,雙目清濁分明,又四象並生,盡吸天地能量,更令左邊空間凹陷,凝望路西法的一舉一動,內心只有一個想法:「我一定要擊敗你,即使同歸於盡!」



夕日看著伏羲那邊,輕笑一聲,喝:「日樹,去左邊的戰場。又晴,對付這邊的巴別。」兩名日族聽後就馬上執行命令,乘著飛行器衝去各自負責的戰場。日樹知左邊戰場有斐迪和伊布力斯,兩者皆是強者,不得不快去幫助准提和接引,取下左邊戰場的勝利。

毀滅此時高速飛向夕日,二話不說一刀斬來。刀光凶險,但夕日身在戰場,早就擴散感知,所以還能避開,可是身後的過百名族員則成刀下魂。毀滅怒視夕日,目下一雙紅紋更是猙獰恐怖,道:「日族的果然都是渣滓,見利忘義,也不回想那時是誰收留你們。」

夕日一頭銀髮,髮長及肩,雙眼目光如狼,立即讓日族軍遠離自己,笑問:「毀滅,你不是打算來向我說教吧?」

毀滅手上的狂刀乃惡魔之力凝聚而成,因此瓦黑無光,更散發陣陣黑氣,不屑道:「哼,當年后羿射九日,方令你們落至如此地步,你現在竟然忘記這段日族人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與人族合作。夕日,你也未免太低賤了。」

夕日冷笑:「神族對我們處處打擊,限制我們的資源,封鎖我們的消息,明顯怕我們再次壯大。你所謂的收留也只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不過,我也想不到神族和魔族竟然會有這種忠義的思想,哈!我現在乃日族之首,我只顧慮日族的昌盛!」

毀滅以餘光看見原先被分割成左右兩邊戰場皆處於下風,更是連斬數刀,黑氣連射,不分敵我般擊殺附近的生靈,怒喝:「夕日,你大概也忘記了魔族是你們的剋星呀!」

夕日從空戒中拿出一枝金色長棍,擋下毀滅那刀,道:「去那邊作我們的戰場吧,剛好讓我試試我的新武器。」話畢,他就飛離長青平原,而毀滅亦在後跟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