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同抗神魔(二)

在伏羲離開之前,將奇兵控制權交予小冰。他那時向小冰說:「只要援軍一到,敵人的奇兵定會攻向左方戰場,試圖從旁邊插進戰場內,衝散隊型,所以那時候就讓我們的奇兵前去阻擋吧。」

小冰見神魔聯軍奇兵突擊,果真與伏羲所言一模一樣,大喝:「上前截擊!阻擋祂們的奇兵,取得勝利!」話畢,她身先士卒,首個衝前。背後二萬人族軍看著戰場騷動,體內血液早就沸騰,所以當小冰一聲令下,全速前進,阻止八千敵軍。

准提和接引縱有法器在手,也稍微不敵伊布力斯和斐迪,身受輕傷,節節後退。斐迪知日族背叛令己方士氣低落,集合惡魔之力攻擊准提,將後者打飛,大喝:「人族兩名王已是強弩之末,一起將人族軍殺至片甲不留!」

如此一喝,加上這樣的畫面,令神魔聯軍士氣稍微回升,就連那隊奇兵亦重拾信心,大聲嘶吼,成千上萬支以天神之力製造的箭直射向小冰那支奇兵。其將領大喝:「只要打倒這批人族軍,我們將享有千萬奴隸!殺!」一句道出,令八千神魔聯軍眼光變得貪婪,更不少後排飛至高空投拋長矛。



小冰從未嘗試領軍出擊,如今首次出戰,便是與神魔聯軍撕殺,幾乎被對方整個氣勢壓倒,方感到作為將領的壓力,心想:「這就是真鳳、王星、姜尚他們一直所承受的壓力嗎?在場的,無論是我們人族或神魔聯軍,全都至少是初階三門者級數,甚至不少是中階三門者,未免太恐怖了,就像千個世上最強的九人正在打仗。」

首輪長矛筆直地飛來,在外有一層惡魔之力包裹著,破風之聲如狼虎咆哮。在小冰眼中,每一支長矛就似小型導彈,然而數量成千上萬,比起地球上任何一次戰爭也來得更加恐怖,更加惡劣。

小冰玉軀不禁顫抖,深呼吸一口,雙眼變得堅定不二,道:「我也要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女人,好好幫助真鳳!寧死不屈!」大喝:「為了逝世的同伴,為了人族的未來,殺!」話畢,她凝聚靈力造成一面巨大冰盾,擋下不少長矛才碎開。

身後的人族軍看後高呼,紛紛運用能量做出防護網並跟隨小冰衝前,再次形成錐陣,不斷扣下板機還以顏色。兩隊奇兵皆以高速行軍為主,因此未有配備任何大型武器,以輕便為主。數之不盡的子彈和長矛、箭雨互相抵消,兩邊前排各有死傷,直至兩軍接近,才各自拔出武器,開始近戰。

小冰釋放真摯氣勢,奮力躍至空中,在空氣之中抽出無數水份,附近突變乾旱,大喝:「冰龍!」雙手凝聚靈力一推,一條凶悍巨型的冰龍憑空而出,向著敵軍噬咬。冰龍一口咬掉兩名敵軍的頭顱,然而那低溫封死頸椎,連一滴血也沒有濺出;而龍身所過之處皆化成冰地,冰地生出不少冰刺刺穿不少敵軍。



一名魔族的將領集合百名魔族士兵,一同飛至空中,集合彼此的能量,喝:「惡靈降世!」即使祂們的力量只是相等於初階三門者至中階三門者,集合並經陣法煉化之後也確實強橫,當真如千萬惡靈從地獄中爬出,傳來怨恨之聲,黑氣漫漫,陰森陣陣。

這一股氣如波浪般湧來,前排的人族軍躲避不及,不少人血肉全被腐蝕,連骨也不剩,令人心寒。小冰知道不適與這種大招硬拼,於是命令一眾戰士左右分散,再進行夾擊。

其中一名魔族將領從天拍翼俯衝,冷笑:「擒賊先擒王,怎料將領竟是個女的,更未成傳說。哈!區區人族女子竟敢上陣?大膽!」

一刀劈來,小冰雖及時以靈力造出一把冰劍抵擋,可是對方力大無比,冰劍無法承受那股力量而破裂,刀鋒更無情地斬開胸膛,鮮血傾瀉而出。她忍不住大叫一聲,被那蠻力硬生生打後數十米,立即以靈力封著傷口,暫且阻止失血。

那魔族將領毫不憐香惜玉,雙腳一彈,上前直追,釋放一陣龐然霸氣,大吼:「人族只配當我們的奴隸!」話畢,祂凝聚惡魔之力於左手抓去,配合右手大刀,刀風凜凜,令附近變得暗淡,被黑暗所吞食,令小冰幾乎避無可避,節節敗退。



小冰即使僅僅避開,可是惡魔之力實在猖狂,如雪般的肌膚被腐蝕得血流不止,面對真正的惡魔方感到這一種驚心動魄的恐怖,被那份霸氣幾乎窒息,感覺心臟跳至極限,卻全身乏力,腦海昏眩,看著身邊眾多人族戰死,血流成河,久未心想:「我現在是他們的領軍,卻無法保護他們,反倒送他們與強悍多倍的魔族拚鬥⋯⋯即使成為了中階三門者,我依然沒有辦法保護身邊所有人,一直成為別人的負累⋯⋯」

她餘光看見其他人族奮勇作戰,即使被斬斷雙手,依舊凝聚能量以身向前衝擋,陡然回想過去次次戰鬥、作為執劍的驕傲、為未來市的人類而與各變異生物戰鬥,更想起與真鳳的一點一滴⋯⋯

她的靈魂似泛起陣陣漣漪,撇去雜質,呼出濁氣,變得更加純粹,更加精煉,心想:「要是我在此放棄,就真的完了;要是我在此死去,真鳳又怎麼辦?我當初為了保護身邊人而戰,現在也是,永遠也是;我不是光為自己而活,怎可以貿然放棄?」靈力的質量同時暴增,真摯氣勢如同實體將那大刀強行停在半空中,咬緊牙關大喝:「英雄無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