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同抗神魔(四)

真鳳故意以軒轅神劍引開路西法的注意,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足以改變戰局,大喝:「開天闢地!」兩種上古之力越過惡魔之力,在祂體內完全融合,那份耀眼的誘人淡紫光芒似乎能驅趕一切暗黑,帶來無限光明。

真鳳深知自己這次行動非常冒險,實在瘋狂至極。本來要揉合兩種如此極端的力量已需要高度的集中力,要在別人體內做到更是難比登天,只要對方的力量在融合期間入侵,開天闢地就會分解;然而這一次,他賭中了。

雖然真鳳這次所使出的開天闢地比起過往只有十分一,可是其威力仍然不同凡響,不可忽視。

路西法感到全身皆被分解撕裂,即使體內的惡魔之力也無法腐蝕如此高等並純粹的力量,只好以惡魔之力盡量包裹開天闢地,心想:「真鳳,竟有如此膽色⋯⋯神族被連破數城,氣運被削弱不少,難道連我們也受到影響了嗎?」



真鳳感到黑布稍微鬆懈,重新張開近乎潰爛的鳳翼,立即從中掙脫,可是自身臉色差極,渾身是傷,當真體無完膚,左掌消失不見,背部足以見骨,豪氣大叫:「盤古當年能透過軒轅神劍使用開天闢地去開創宇宙。即使強如你,也沒有可能完全擋下!」

路西法感到劇痛,見腰部已被分解成虛無,自身能量銳減,於是當機立斷,一爪將自己斬首,召回黑布,重新化回惡魔之力以恢復肉身,但也氣喘吁吁。

真鳳見祂再次回復,右手緊握軒轅神劍,從中抽取事先注入的靈力,回復身軀,調整氣息,說:「路西法,寫下我們的終結吧。」

路西法以餘光遠望周遭,驚見捏土竟被三清的誅仙陣封在其中,紅光暴現,殺意濃濃,心想:「捏土竟然會被封著?神族被快速連破數城,人族則搶奪氣運,難道神族當真要滅絕?」

燧人氏拼了老命方為三清在墮落和捏土手中爭取到兩秒時間,可是也付出不少代價,消耗近三分一的能量,可是墮落似乎洞悉先機,剛好避開誅仙陣,可是捏土卻無法逃離,被誅仙劍、戮仙劍和陷仙劍圍攻。



三把古劍神奇鋒利,散發血紅劍氣,嗜血成性,鋒芒畢露,將捏土牢牢鎖定陣中。三清自知速戰速決,馬上催動真元力,唸道:「非銅非鐵又非鋼,曾在須彌山下藏。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到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隨著三清說話,最後的絕仙劍也破空而出,紅光更顯狂暴,如同萬種兵器攻去,似劍非劍,似戟非戟。墮落感到誅仙陣威力非同小可,馬上向著三清疾衝,然而燧人氏擋在其路上,大喝:「你休想過去!」

墮落以力證道,力量無窮無盡,見燧人氏正面迎來,心想正合自己心意。燧人氏自知近戰未及墮落,即使大千金炎也被祂拳拳打消,那極端的力量幾乎與踏進兩儀之境有所相似,大喝:「三清!你還要多久?」

三清樣貌變得蒼老,皺紋倍增,目光卻是炯炯有火,咬緊牙關堅持著以四劍所組成的誅仙陣,說:「捏土以天神之力在外不斷阻擋,你還可以撐多久?」

墮落心急如焚,連環打出數拳,做出恐怖拳勁直射三清。燧人氏集中靈力於雙手,強行擋下,大喊:「三清,我實在捱不到多久了!墮落以力破巧,直接打來,我真的很難全數擋著!」



三清也知心急,奈何欲速則不達,即使誅仙陣一直分解捏土,後者卻以天神之力一直回復身軀,只好閉起雙目,又將一股真元力注入陣中。

捏土身在誅仙陣中,拼死湧起渾身的天神之力,一邊阻擋誅仙陣的威力,一邊恢復自己的身體,心想:「可惡的三清,到底你有多少法寶?定海珠、兜率八卦旗陣、誅仙陣⋯⋯每個也足夠令任何修真者成為一等強者!」催動起天神之力,召出一隻凶殘巨獸。

巨獸背後長有金鱗,高約千米,皮粗肉厚,外有渾厚鬥氣作保護,硬生生將四劍推開。幸好誅仙陣在三清牢牢控制之下,依然未破。巨獸被四劍打得劇痛,張開血盤大口,集中其鬥氣,大聲吼叫,鬥氣化成能量炮,直接轟向三清。

這道能量炮與皇的奮力一擊絕無分別,直接撼動誅仙陣,令三清吐出一口鮮血。三清以十指控制四把古劍,直接將鮮血吐進誅仙陣內,輕唸:「一氣三清勢更奇,壺中妙法貫須彌!」

血紅劍氣遇上三清的鮮血反而淡化,可是其殺意不單沒有減少,更是倍增,確實玄妙無窮,詭異莫測,凶氣四射,然而三清臉容衰老,就連眼中光芒也漸漸減退。墮落一拳打退燧人氏後,不禁一怔,心想:「原來如此⋯⋯這陣帶著天道之威,難怪即使三清力量遠不及捏土,也足以逼祂落至如此地步。是三清建構這誅仙陣的嗎?天下第一工匠之名,實在名不虛傳。」

捏土看著淡紅劍氣懷著無限殺機湧來,不禁咬牙切齒,命令巨獸更施能量炮。縱然巨獸有渾厚鬥氣護身,也遠遠不敵誅仙陣,能量炮也未能射出便慘嚎一聲,慢慢消散於虛空之中。

捏土大感絕望,用最後一口氣,將天神之力壓縮,再撕裂靈魂,形成一塊鏡子,大吼:「三清,跟我一起去死吧!明鏡!」

明鏡剛好照著三清,而淡紅劍氣亦正好穿過明鏡,將捏土置於死地。三清大驚,馬上將四劍擋在面前,可是也來不及,胸口彷彿被一股能量穿過,吐出大量鮮血,全身乏力而墮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