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長青平原之戰終(一)

燧人氏看著三清吐血墮地,多年感情實在深厚,大叫:「三清!」

墮落心想:「與我激戰,竟敢分心?」凝聚惡魔之力陡然向燧人氏爆發,產生一種奇異的震懾效果。

燧人氏腦海一暈,甫回過神來,大感恐怖,馬上催動全身靈力,回身擋下墮落一拳。可惜墮落此拳帶著無窮惡魔之力,足以撼動天地,直接打飛燧人氏,撞在地上,產生千米巨型深坑。

墮落見三清身受重傷,知此人不得不除,雙翼一拍,向其疾衝。伏羲此時擺脫創史,以四聖獸阻擋墮落的路線,淡然道:「休想。」話畢,他召出眾多卦象包圍墮落,逼其暫且無法追趕三清或燧人氏。



真鳳見此也上前急追,深怕伏羲被眾皇圍剿,心想:「一個都不能死!」

路西法看見創史匆忙追趕過來,內心實在驚訝,心想:「創史本來可與我打成平手,如今竟與伏羲也打成如此,絲毫不佔上風⋯⋯到底是人族強了太多,還是神族已走下坡?亡羊而補牢,終究遲也。我們,還是錯過了那大好時機⋯⋯」

真鳳說:「我去接三清,你去接燧人氏。」伏羲點頭,馬上分頭行事。

路西法看著真鳳等人,又看著創史,想起了大悲,又想起了某人物,心忖:「鯤鵬、九頭、三足金烏、天帝、閻羅⋯⋯加上人族眾智者,還有真鳳,果然英雄豪傑輩出,須彌大陸即將迎來最瘋狂、最恐怖的戰爭,改寫以後的未來,決定站在最高的種族⋯⋯捏土已死,神族光輝不再⋯⋯那魔族呢?」

墮落以雙拳打破所有卦象,怒得追趕伏羲,聚力拍動雙翼,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幾乎轉眼就至,盡量逼使伏羲近戰。伏羲腳底生出巨大八卦陣,以四聖獸硬拼墮落,可是被其巨力牽制,心想:「墮落比創史更強,看來姜尚此計確實削弱神族氣運。宙斯,趁機幹掉希望,將神族打進絕路。」



燧人氏從深坑內爬出,看見伏羲被墮落逼近,抹走唇邊血痕,大為緊張,大叫:「羲兒!小心墮落!祂以力證道,近戰無雙,拉開距離。」

創史趕到,惱羞成怒,集合天神之力,大喝:「判官神決!」忽然,祂身後生出一股淨白身影,雖無五官,如同靈魂一樣,全身模糊,可是甚有威嚴,當真有判官的氣派,手握判官筆,在空中一劃,攻擊燧人氏。

燧人氏停下去勢,頭髮卻被那一筆刷斷不少,暗忖:「空間攻擊?」望去創史那處,發覺祂與判官正高速衝來,只好催動全身靈力,目光如炬,板起臉孔,雙手向前一拍,道:「鑽木取火!」

燧人氏的靈力隨他雙手湧出,封阻創史和判官,撕裂周遭空間,釋出其洶湧能量,再混合自身的大千金炎作為強大無窮的攻擊。雖然首先撕裂空間需要大量能量,可是只要空間缺口一出,往後所需的能量就大大減低,不失為一招遠距離又帶高傷害的招式。

創史感到左右兩邊的空間爆破,連同金光閃閃的大千金炎混合湧來,不得不一怔,釋放自身的天神之力抵擋,心想:「這就是人族的氣運?竟然膽敢做出如此荒謬的攻擊⋯⋯可是你的鑽木取火終究不是真正的空間結界,豈能阻止我的判官神決!還有,天神之力永遠也勝過人族的靈力!」



判官筆又再揮動,如同在空中寫出各種神族文字。頃刻,燧人氏似被筆劃所困,馬上停止靈力輸送於鑽木取火,馬上後退百里。創史因此得救,可是自己連戰伏羲和燧人氏,所餘能量不少,心想:「你的力量比我更少,就靠判官神決置你於死地!」

判官身影未滅,連揮千筆,一直追趕燧人氏,不讓他有一絲喘息空間。燧人氏感到一陣不妥,內心一陣驚喜,心想:「看來神族氣運當真大減!就連創史的天神之力也被削弱了!這次我們真的會贏!」

真鳳此時飛至創史附近,右手一揮軒轅神劍,霸氣盡現。創史身手依然敏捷,拍翼閃開,爆發天神之力,一炮射向真鳳。

真鳳催動靈力,生出紫炎為盾,強行擋下這一炮,此炮過後,紫炎依然未散,略感不妥,發覺比起與路西法戰鬥時稍為輕易,心忖:「創史竟比路西法弱小?」有了這一對碰,他更有信心,拍翼追趕。

伏羲雙手接著三清,見他昏迷不醒,便召來一批人族戰士前來護送他離開,才乘飛劍趕緊飛去真鳳那處。

路西法此刻也飛至創史附近,以尾巴鞭打,暫且打退真鳳,看著夕日和毀滅激戰,無奈連夕日似乎又佔上風,大感不甘。

真鳳稍微後退,就再拍翼衝前,不讓燧人氏落單。

燧人氏大喝:「真鳳,幹掉創史!」話畢,他向前疾衝,雙手湧起大千金炎阻擋創史,讓真鳳可以前來擊殺。怎料創史的判官神決原來未散,那判官筆連環數揮,封阻燧人氏的去向,其中兩筆更刺穿他的鎖骨。



路西法觸覺極好,召出黑布阻擋真鳳,立即轉身將惡魔之力凝聚於右手雙指,一下子射出,如同黑色激光,直直射向燧人氏。燧人氏甫回復身體,便凝聚靈力於雙手並擋在額前。

事與願違,黑色激光所蘊含的惡魔之力比起燧人氏的靈力,無論在質或在量,也高出不少;它腐蝕層層靈力,射爆雙掌,直指眉間,更從後腦穿出。伏羲見證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感覺燧人氏能量銳減,雙目呆滯,大喝:「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