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長青平原之戰終(三)

那雙眼被灌注路西法餘下的惡魔之力,猛然變大,一顆眼球吸收整個長青平原上死去的靈魂,並將所有靈魂撕破壓碎,隨著聲聲慘嚎,陣陣痛哭,所有靈魂皆成為最原始的能量,經過赤紅瞳孔後便轉化為惡魔之力;另一顆眼球則將吸收而來的惡魔之力盡然釋放,漆黑得吸盡周遭光芒,帶著痛苦和哀怨,射向開天闢地。

路西法感到惋惜,說:「真可惜,王與皇一死,靈魂馬上被天道打至消散,否則若這招包含燧人氏和黑蟲的靈魂,任誰也無法匹敵。」

真鳳頓感愕然,雖然場上個體的靈魂力量不算龐大,可是聚沙成塔,死傷成千上萬,當中更全是三門者,經過路西法的瞳孔而變得精煉,令邪靈鬼目強大無懤,心想:「竟然利用死去的靈魂增強自身招數⋯⋯」

開天闢地硬撼邪靈鬼目,竟一時不分高下;一邊爆發無盡光芒,一邊不斷吸收光芒,就像光明和黑暗的對決。



真鳳更隱約感到開天闢地被微微壓下,唯有繼續輸出力量,可是力量幾乎已盡,細心感知邪靈鬼目,感到一絲端倪,心忖:「這雙眼並非祂本來擁有的,而是祂故意煉出的眼球,難怪當中蘊藏如此大量的惡魔之力!這是祂用來救命的壓箱絕招,只是我先前未曾留意過。」

路西法閉上空洞的雙目,看似虛弱,昔日英氣消散不見,就連雙眼也沒有力量恢復,細說:「真鳳已入兩儀之境,可從周邊吸收天地能量,續戰力比我們更強。若被他們一直死死纏著,無論希望是否勝利,我們也可能被他們殺死,所以我們還是趁這機會離開吧。」

墮落雖是個粗人,可是對路西法這惡魔之皇忠心耿耿,於是便扶著路西法飛走。

伏羲見此,再召麒麟衝去,湧起黃龍之力,進入黃龍化,下身轉化成龍,催動最後的力量追趕,大喝:「別想逃!」同時,麒麟以角前衝撞擊,又再產生空間破碎,如水流般湧去。

創史似乎早有預料,又知伏羲先前使用四象五行八卦陣幾乎清空能量,運用全身力量凝聚一槍,猛力拋去,大喝:「伏羲,看我的千古神槍!」千古神槍速度極高,直接打穿空間破碎,擊向麒麟。



麒麟向橫一跳便躲開千古神槍,然而這亦令創史等有時間逃走。此時路西法的黑布飛來,本來已是又厚又長,現在更是猛然變大,如同沒有盡頭的黑暗巨口要吞噬伏羲。

真鳳方知原來路西法連使兩招,是為了同時阻撓伏羲和自己,令自己和同伴有一後路,不禁對其應變能力感到驚訝,大吼:「路西法!你留下!」強行將靈力從旁攻擊,稍微減弱邪靈鬼目,便一口氣將開天闢地湧去,兩者產生巨大爆炸,然而開天闢地的餘威繼續捲向路西法、創史和墮落。

路西法雖無目視物,但以感知發現開天闢地的餘威衝來,足以令三皇受傷,無奈地心想:「魔族的氣運也再度減弱了⋯⋯難道毀滅要隕落了嗎?終究也敗於天道無情之下⋯⋯」

伏羲知道只要開天闢地餘威擊中三皇,自己便可以報仇雪恨,不需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從自己手上離開,催動黃龍之力,大喝:「黃龍金爪!」一條金色飛龍憑空而生,連環數爪後,黑布亦抵擋不住其力量而漸漸被撕開,化成虛無。

真鳳雖被剛才爆炸所做成的衝擊波打後數萬里,但為追上路西法,不惜越過維度,瞬間又過萬里,心想:「我看到你們的!別要逃!」



怎料在此時,有一男子走來,隨手一舉,竟在真鳳和伏羲與路西法、創史和墮落之間建立一層半透明的防護壁,更放聲大喝:「神族和魔族,從此欠我!」

路西法聽到他的聲音,眉頭登時深鎖,拳頭緊握,怒得快要衝鬼殺死此人,但自知情況,根本無法力敵,大感無力,但又知此人陡然走出來,竟可搶奪兩族氣運,只好讚嘆其智謀無雙。

他以餘光看著路西法、創史和墮落,風度翩翩地問:「你們不走嗎?」

創史和墮落也感憤恨,但為勢所逼,只好強行吞下這口氣。路西法苦笑:「我們走。」

真鳳看著面前此人竟放走路西法等,而且實力強大,不知是敵是友,馬上從周遭吸取天地能量,望向路西法等飛去那方向,知祂們正全速趕回魔族主都惡魔城,心想:「放虎歸山,一定後患無窮⋯⋯魔族路西法已是如此,地族的實力難道就只有那時這樣嗎?也許那時赴會,地族留有一手⋯⋯還有天族⋯⋯」

伏羲見著殺父仇人飛離,自己卻無能為力,內心實在難受,望向那男子,臉色更是難看。那男子在防護壁後負手而立,從容有禮,輕輕笑說:「伏羲、真鳳,我們又見面了。」

真鳳絞盡腦汁也不知面前男子是誰,心想:「我有見過這個人嗎?怎樣完全沒有印象?」

無人知道,在真鳳全力使出開天闢地之後,在西方遠處的一座高聳入雲的高山中,五座山峰之下各自爆發陣陣淨白光芒,當中亦蘊含金、木、水、火、土的能量,似要解封一層又一層的封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