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長青平原之戰終(二)

燧人氏雙手漸漸垂低,額上傷口慢慢擴大變黑,雙眼帶著無比遺憾,直至黑色激光消散,那壯健的身軀才緩緩墮下,再加速向下墜落,就連最後一話也沒能留下。

伏羲未敢相信眼前畫面,又乘飛劍衝去,雙眼泛出淚光,聲線沙啞,哽咽大叫:「爹!」

真鳳看見了無生氣,極為虛弱的燧人氏,想起他的蓋世豪氣,雖然實力高強,地位高崇,卻毫無架子,待人至誠,內心善良;如今靈魂當真消散,只遺下一個空洞的軀殼⋯⋯他想到此處,怒瞪路西法,放聲大吼:「路西法!」

這兩次吼聲震撼天地,如同海浪般的聲波傳向四周,就連已走到遠處的人族軍也清楚聽到,尤其當中的接引和准提,登時感到當中的淒厲悲傷,不難猜到伏羲的父親燧人氏已經隕落。



他們想起燧人氏當初拯救千千萬萬人於水深火熱之中,令眾人能安然居住於亞特蘭蒂斯,擁有一個安穩家園,繁衍後代。

人族英雄,燧人氏當之無愧。

伏羲傷心欲絕,心想:「爹,我才剛回來,你怎麼能離我而去?樹欲靜而風不息⋯⋯」想得盛怒,一下子使出全身真元力,神德氣勢澎湃雄厚。忽然四聖獸齊聲向著伏羲低鳴,而他身後散發一陣由黃龍之力組成的金色靈氣,金色靈氣漸漸匯集成形,身如龍馬,帶五彩毛紋,氣勢磅礡無雙。他沉聲道:「我身懷五聖靈,而此聖靈最為特別,與我靈魂同在,麒麟!」

創史雖然擊殺燧人氏一皇,感到伏羲和真鳳的實力之後,立即湧起天神之力,也感到比過往弱小,心坎又是一片頹然,吼叫:「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路西法嘆一口長氣,仰望天空,說:「人族氣運現時甚高,盡吸神族往日氣運,連帶日族的氣運也開始上升,漸漸逆轉。此消彼長,神族被連破數城,大量族員死傷,氣運減弱;即使是魔族也沒法逆轉這大勢。現在,我們又可如何?」



長青平原全是屍體,全是肉碎,而神族和魔族的藍色鮮血和人族的紅色鮮血混在一起,形成恐怖猙獰的畫面,間接地述說長青平原之戰的壯烈不堪;而在天上,真鳳殺氣暴漲,左右雙手各凝聚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一邊藍光閃爍,一邊紅光燦爛,兩者密度之高,光芒勝過烈日,正是開天闢地的起手式。

路西法餘光看著在真鳳後面的人族軍一直北去,實感無奈,內心慨嘆,向創史細說:「我們這一戰輸了⋯⋯以這兵力,眾仙鄉也無法擋下。我們趁機會快逃。」

創史雖感不甘,可是感到真鳳和伏羲被怒氣激起,又未知麒麟有何能力,冷靜之後也知不能硬擋;再者,祂發覺兵戰已完,人族軍與日族軍合流成功而勝利,紛紛搭上運輸艦,直指眾仙鄉,屆時,天神之力又會再次降級,咬牙切齒說:「神族和魔族絕對不會單單因為這一戰而墮進谷底!你們也為此付出了代價。」

伏羲目光殘酷暴虐,似被鮮血和憤怒所遮掩,大吼:「乾坤蒼茫,陰陽借力,四象五行八卦陣,起!」雙手合十,於路西法、墮落和創史身邊產生一道四維屏障;與此同時,麒麟仰天一吼,聲音如巨雷,下一剎便衝至路西法附近,快得產生四個殘影,其角一頂,五重空間破碎直捲向三者。

墮落雙拳恐怖,短短時間已打出百拳,以剛破剛,化解麒麟攻擊;路西法和創史則各以惡魔之力和天神之力攻向四象五行八卦陣,使其光芒轉為暗淡,幾乎瓦解。伏羲將四聖獸包圍四象五行八卦陣,各自注入更多地水火風的能量,使其穩固。



伏羲雙眼紅根暴現,大叫:「乾坤蒼茫,陰陽借力,四象五行八卦陣,封印!」四聖獸再次放聲吼叫,白虎威猛,朱雀高亢,青龍雄厚,玄武深邃;四象五行八卦陣頃刻收緊,陣中更似雷電交加,風起雲湧。

路西法召來黑布,說:「伏羲,你的確強大,可是要殺我們,尚差一點。」雙手一揮,以黑布作防禦,密不透風,任何能量也無法闖入。在黑布合攏之前,墮落凝聚惡魔之力,向著伏羲一掌打出,看似簡單,卻是越過維度的力量。

伏羲甫察覺,便召回麒麟防守,以後蹄一蹬,身軀雖被其巨力而輕輕震撼,可是亦化解這道攻擊。五行八卦陣本來就是以五行和八卦推算,利用真元力將陣內的一切封印;如今加上四聖獸在外注入四象力量,威力更是剛烈。

創史見有路西法守護,便閉目默唸,漸漸恢復體內的天神之力,無論之後要戰要逃,至少也可活命,暗忖:「只要希望擋下人族軍,與眾仙鄉前後夾擊,也許能將人族軍趕盡殺絕,重奪氣運。」

路西法閉目思考,便以手勢向兩者告訴自己的計劃,可是內心又想:「魔族本是日族剋星,能吸取其光芒;如今我們被神族連累,惡魔之力也有所減弱⋯⋯此戰之後,魔族該何去何從?」

四象五行八卦陣光芒一散,就連四聖獸也一同消失,陣內黑布盡然破裂,內裡墮落和創史各以惡魔之力和天神之力防禦。

真鳳看去,三者也被削去不少力量,於是合攏雙手,一鮮紅,一清藍,互相揉合成為一股誘人淡紫,高貴無比,正是他最強的招數,能開創自身之道的力量,大吼:「開天闢地!」

路西法再次召來黑布,不過這次黑布厚長無比,說:「墮落,此招之後,護我離開。」



墮落看著路西法,知道祂正打算使用那招式,只好點頭。路西法陡然挖走雙眼,拋向開天闢地,黑布在後緊緊跟隨,催動全身的惡魔之力,喝:「邪靈鬼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