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長青平原之戰終(六)

雖然姜尚這一話沒有任何證據,卻令所有人感到一份難以形容的安穩。電王不知為何,內心想起明鋒,由衷地微笑,不再望向宙斯和希望,熱血地說:「對!我們是人族!區區神族和魔族又算些什麼?」

這份熱血如星星之火般在眾將領心中燃燒起來,激起他們寧死不屈的決心和鬥志。

絕君雙目赤紅,猙獰地冷笑:「有些事,不是靠熱血就可成功!」知自己右爪已削弱陣法不少,轉身左爪連抓數下,趁陣法能量只剩少許,背後尾巴集中惡魔之力向前一刺,直接刺破陣法,將數名人族穿成一串,並爆發惡魔之力,將他們的肉身都腐蝕成灰燼,餘下的惡魔之力則腐蝕其他人的能量。

姜尚道:「電王,趕祂走。」話畢,電王集中靈力,腳踝輕輕一彈,整個人在空中衝前,看準時機,以長虹大剌剌一劍斬去,殺意盡然傾瀉,正是他得意招式,無悔。



絕君看著電王,本想以惡魔之力硬擋,可是見他在旁吸取天地能量,令無悔破壞力更甚,而且這一劍看似毫無章法,卻從一個詭異的角度斬向自身,具備極強的殺傷力,稍覺不妥,於是雙翼一拍,退後避開此招。

電王似乎早已預料絕君定會後退,那劍去勢久久未停,威力不衰,靈力更越來越集中,帶同不少天地能量直捲向前。

絕君見此,只冷笑:「你們別得寸進尺。」以惡魔之力形成一雙尖銳蠍鉗,硬拼無悔。那蠍鉗硬生生鉗緊無悔,使其無法推進一步,然而無悔蘊藏眾多力量,蠍鉗也開始出現裂痕。

電王心忖:「即使我與王只差一步,我的靈力畢竟與祂們的力量有差別,只好不斷消耗祂們的能量,再以各陣法對抗。」看著無悔漸漸消散,自身亦馬上走回圓陣協助防守。

姜尚見絕君那邊暫且解決,馬上將另一邊的能量形成漩渦,打算將格拉夫扯進並撕裂。格拉夫也立即拍翼退後,集中天神之力於雙指,大喝:「神通!」神通一出,路線卻非直線,反倒以弧形打向能量較小的地方,直接擊殺數名人族。



絕君冷笑,瞪著圓陣中的姜尚,說:「你們還可以撐多久?」

格拉夫怒火中燒,猙獰大笑,吼叫:「放心,你們在輪迴之時絕對不會孤獨!還有你們身後的人族軍會陪你們!」

姜尚睜開雙眼,帶著傲氣說:「即管放馬過來。縱然你們是王,我也自有方法令你們跪下。」

絕君聽後目光更是殘酷,伸出長舌,舔著尾巴上的鮮血,說:「這就是你們的幽默感嗎?玩夠了,讓你們下地獄吧。惡魔旋風!」旋轉雙手,釋放大量的惡魔之力,漸漸生出兩個漆黑龍捲風,殺機大動,意圖將他們整個圓陣從地面硬生生扯起,徹徹底底將他們趕盡殺絕。

格拉夫交叉雙手,站在地面,聚集淨白無瑕的天神之力於左右手的雙指,目光殘虐,怒氣暴漲,大喝:「力量才是一切!神通!」



電王看著祂們所凝聚的能量高得恐怖,直接在空氣之中產生刺耳高頻的聲音,像是要震碎空間,殺意濃密得鋪天蓋地,風雲變色,頃刻烏雲密佈,盡現神族和魔族的恐怖,深知不妙,大聲叫道:「各位小心!」

姜尚依舊閉目,以只有附近人族聽到的音量輕輕說:「各位,將一切能量交給我,我會帶領大家走過這場戰役。即使在神族和魔族之間,總有人族堅定不移之地。」

在場的人族無一不信賴姜尚,自他一話後,立即信心大增,毫無猶豫地將能量全數輸出。電王知道現在正是分出勝負的時刻,亦無任何思考,一邊吸取天地能量,一邊將體內的靈力全數湧出,心想:「姜尚,明鋒轉世,再次帶領我們走向勝利吧!」

頃刻,顏色斑爛的種種力量湧至圓陣,任由姜尚掌控。姜尚雖無開眼,但憑其感知也能清楚發現自己的兩邊各有恐怖、足以將眾人置於死地的強大招數;一邊是漆黑的惡魔旋風,一邊是潔白的神通,一黑一白,如同一陰一陽。

姜尚忽然睜開眼睛,展開雙臂,雙掌各對著兩招,掌心以真元力繪畫出數重獨特的陣法,將眾人的力量率先提煉,再煉化成純粹無比的能量,而一絲絲的能量跟隨陣法的軌跡、修真符文的排序整齊地注入陣法。

電王知道姜尚正作最後準備,也不斷催逼自身,盡量吸取天地能量,向天連施小靈電磁爆,製造巨大磁場,全身的精氣神合一,將長虹指著蒼天,長虹劍鋒暴長千米,一道巨大金光直射於天,引來天上的雷電。

「呀!」天雷瞬間落下,透過長虹傳進電王的身軀,鑽進每一個細胞,轉化成源源不絕的靈力,再注入姜尚的陣法之中,然而這個極速拿取非自身能量的方法卻令電王痛不欲生,強忍著全身肌肉撕裂的痛楚,亦不敢絲毫彈動,深怕會誤傷他人。

頃刻,絕君和格拉夫竟同時感到自身力量減弱,內心不禁一驚,各自內心亦想著到底發生何事方令魔族和神族的氣運降低。



反之,姜尚感到陣法能量充沛,更感信心完成自己的使命,目光更是凌厲,臉色淡然卻英氣逼人,全身發出耀眼光芒,說:「乾坤蒼茫,陰陽借力,萬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