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一波未平(一)

萬象一出,陣法中的能量如同波浪般左右旋轉,白光向外擴張,猶如虛幻不實的結界,又似真實無比的空間,竟將惡魔旋風、神通,連同絕君和格拉夫強行拉進其中。

甫進萬象,絕君和格拉夫看到周遭的環境與先前的幾乎一模一樣,卻不見任何人族,似有一層薄薄雲霧繚繞周遭,自身動作比平時慢上數倍,馬上調整自身氣息。

姜尚說:「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教之境。本來我只可以製造精神空間,牢著你們,不過集中眾人力量,我卻可以暫且創造一個好比真實世界的空間,而時間、能量、質量、空間,皆由我操控。」他的身軀雖不在,聲音皆直接在絕君和格拉夫腦海響起。

格拉夫眼神稍有動搖,心想:「即使大悲、希望,也不能直接創造世界。現在尚未成王的人族竟然可以這樣做?即使絕君和我身陷低潮,也未至於能被區區傳說困著吧?況且,這個人根本不是精神力動者呀!」



絕君閉上雙眼,說:「我承認你是最難纏的對手。即使面對其他的王,我也未曾落得如此下場;可是幻術畢竟是幻術,只要我重整腦海思緒,穩固心神則會解決一切。」

「真可惜。」陡然格拉夫的胸膛被兩道力量鑽開;同時,絕君的胸膛也被打出一個大洞。兩者痛得不自覺地怒吼,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萬象之中,一切皆由我操縱。」

只一剎那,兩者的目光回復正常,看見眾人正在眼前,偏偏遙不可及。原是姜尚將附近一切扯進萬象之中,並將惡魔捲風強行轉向,繞過人族軍,打向格拉夫;同樣將神通擊向絕君。

此外,格拉夫和絕君腦海被姜尚注入重重思緒,一時之間腦袋疼痛非常,似被注入水銀,難以思考,即使尚有餘力也無法使用。前排將領深怕祂們未死,於是衝上前使用各種武器猛打,斬斷祂們的身軀,轟爛祂們的頭顱。

他們大喊:「我們贏了!」當中實在感動萬分,再也無力拿起武器,只好以大聲嚎叫表達內心的激動。



電王這時方停止引來天雷,然而全身滲血,體無完膚,如同血人。附近將領見此馬上上前扶著,但電王卻推開其他人,緊張地大叫:「去找姜尚!他才是受傷最嚴重那個!」

其他人被電王一喝,方看去姜尚那方向,見他雙手如垂柳般垂下,整個人似虛脫一樣,目光無神。數人趕去扶著姜尚,可是他如軟蛇般倒下,其中一個將領只好抱起姜尚,其他人則注入自身的真元力,問:「電王,怎麼會這樣?」

電王全身肌肉也被撕裂,難以走動,被其他人慢慢扶去,雙眼充滿著擔憂,說:「外界看去,姜尚只是將能量移動各方,可是他深知我們與王的能量質量相差太遠,即使光集合全部人的力量,也未能與兩名王匹敵,所以每次防禦,他也一口氣動用數個陣法。最後,他還是勉強自己,以萬象將兩名王困在其中。若換轉是我,看怕腦袋亦已經早被燒壞了。」

此時,其他人方知姜尚一直的苦心,回想起來,確實知道要對付一名王也至少動用百名傳說;此時,以不足百名傳說卻擊殺兩名王,更甚者,是神族和魔族的王,實在令人大感不可思議。

電王說:「姜尚,才是真正的英雄。沒了他,我們連一點勝算也沒有。」望向四周,見米克多爾被絕君和格拉夫先前的招數破壞不少,回想先前聽到眾多人族慘嚎,續說:「大家快去看看人族軍還剩多少。」



而在天上,於十誡過後,宙斯雖然全身滿佈傷口,鮮血淋漓,可是仍然精神,目光炯炯。希望內心怒極,握緊雙拳,咬牙切齒,心忖:「明明我已阻止他們攻城,到底為什麼我們的氣運會再度降低?如果那時天神之力與過往一樣,宙斯早就死在我手上了!」

宙斯抹去嘴邊血絲,耀眼金雷依舊在身外閃耀跳動著,笑說:「希望,十誡果然好強呀⋯⋯一話則一誡,以十誡限制我的動作,幾乎連我的力量也被抽乾。」

希望感到有兩名同伴向這方向飛來,又知自己已經處於弱勢,望向地面,驚見絕君和格拉夫受到重傷,大喊:「立即飛往惡魔城!」此聲聲量甚大,傳向千萬里外,那兩名已無戰力的神族只好立即轉向,飛往魔族主都。

宙斯交叉雙腕,再張開雙臂,以雷霆在虛空之中畫出一條金色直線,原是將剩餘耀眼金雷凝聚成實體,成為一把焰形雙頭刃,霸氣說:「十誡是我看過幾乎最神奇的一招。那麼,該我了。」手執雙頭刃,向前奮力一拋,大喝:「閃電火!」

閃電火由宙斯的耀眼金雷壓縮凝聚而成,質量極高,只一擦過空氣,便馬上產生空間破碎,比閃電更快,以雷電更大威力,直指希望的胸膛。

希望往下疾衝,心想:「就看你的閃電火快,還是我快!」

宙斯目光如火,豪邁奔放說:「你早已被閃電火鎖定,休想逃!」以雙手掌控雷霆,改變閃電火的去向,牢牢追趕希望。

希望為求活命全力飛馳,往米克多爾急速低飛,看見姜尚利用眾人能量,同時對著絕君和格拉夫使出萬象,不禁一怔,內心大驚:「怎⋯⋯怎可能?難道他也轉世了?不⋯⋯不可能!難道⋯⋯難道這一切也是他的計謀?難怪我們兩族合力也無法力敵人族!可惡⋯⋯可惡!」



宙斯見希望速度稍慢,心知機會難得,馬上控制閃電火,直接穿過祂的心臟。希望睜大雙眼,內心充滿不甘,可是只能呆呆瞪著姜尚,轉身望著宙斯,而無力的身軀逐漸裂開,爆發出道道耀眼金雷,化成灰燼,與世長辭。

宙斯見希望已死,方可安心下來,可是偏偏安心下來才感覺到全身無力,在空中墜落,心想:「糟了。」

幸得人族將領留意到宙斯的情況,趕緊上前接著。電王此時才可鬆一口氣,豪氣大笑,吼叫:「我們贏了,我們,終於贏了!」心想:「不知道真鳳他們如何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