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一波又起(二)

當淚水乾透,變作淚痕,過去的親情便成為自己的力量。伏羲終於睜開雙眼,臉龐回復過往的神氣,以手溫柔地拭去女媧的淚痕,道:「真鳳,待牟尼和宙斯回來之後,我們再商討往後的路吧。」

牟尼此時走進宮殿,似步步生花,帶來無比生機,彬彬有禮說:「各位,我終於回來了。」

真鳳實在高興,笑說:「牟尼,歡迎你回來。」

牟尼看著真鳳與盤古甚是相似,同樣豪氣乾雲,同樣靈力充沛,而見伏羲亦與前世一樣英氣十足,目帶聰慧,內心感動萬分,說:「各位老朋友,歡迎你們回來。」



伏羲點頭,看著牟尼此故友,感覺毫無改變,依然如此強大無雙,如此穩重如山,說:「救命之恩,伏羲沒齒難忘。」

牟尼只輕輕一笑,道:「大家皆是人族,區區小事何需掛齒。是次幸得女媧前來,才可化解這次危機,否則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真鳳看著牟尼,問:「三清等人一直尋找有關你的消息,到底你這段時間去了哪?」

牟尼且也不急,看著真鳳身前的小冰,上前走去,單膝跪下,右掌頓在她身外數寸,閉上眼睛,散出信仰力感知一切,張眼看著真鳳,道:「她肉身曾受重傷,雖有醫療兵搶救,但傷害始終太深。真鳳,容我一試?」

真鳳受寵若驚,心想:「牟尼果然愛萬民如己。」道:「勞煩牟尼了。」



牟尼慈祥地笑著,再次閉起雙眼,以信仰力修補小冰肉身上的傷口,更將她的心神再次鞏固。真鳳看去,就如若霖施展還原般,大感神奇,心想:「這就是信仰力的神奇之處。」

一會之後,牟尼收回右手,看著真鳳,有禮說:「她理應在數日內甦醒,不需擔心。可惜三清受到的是靈魂上的傷害,即使我也無能為力。」

真鳳也知如此,但知小冰傷勢好轉,難掩內心歡喜,說:「無論如何,謝謝牟尼幫忙。」

牟尼點一點頭,就盤膝坐在一旁,緩緩道:「有關我的事,就需要從五百年前的審判日開始說起。」

「五百年前,人族氣運何其旺盛,威脅其餘百大種族,因此神族、魔族、天族、鳳凰族、龍族和巨人族,合共六族,自稱審判聯軍,攻向人族。這亦是在須彌大陸上首次有六個百大種族聯手,史稱審判日的戰役,聲勢何其浩大,大地震而高山動,汪洋退而萬獸走。」



「最終戰果如何,相信大家亦清楚不過。人族那時就只剩下神農、三清、燧人氏、女媧和我五名皇,還有准提和接引兩名王,可謂勢孤力弱。雖然審判聯軍全軍覆沒,但六族仍有餘力能夠追趕人族,所以五皇決定分散,集合各地人族,將他們帶到鴻鈞為人族所設計的避難所,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位置偏僻,遠離各個種族,更有天然屏障阻隔任何訊號,確是一個能讓人族休養生息的好地方,所以我們相約於亞特蘭蒂斯的下水口集合。」

「我當日帶著百億人口,當中不乏老弱傷殘,越過東洋冰山時被月族發現,更被它們一直追擊,途中為逃命,損失大量科技產物,最後我們被逼退至愛琴崖。愛琴崖被大海包圍,道路狹隘,容易被月族軍包圍,不過,要是我們一走,繼續前往亞特蘭蒂斯,盧娜定會派兵西行,屆時恐怕亞特蘭蒂斯亦會被他們發現,於是我們就只好集中兵力死守愛琴崖。」

真鳳等人聽後知道牟尼為了保護當時餘下的人族,為了守護人族最後且安全的領地,自己領著一眾人族在這五百年來堅守崗位,血戰月族,寧死不屈。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令在場所有人不得不心感佩服。

「我領軍與盧娜相鬥,從崖上突擊,甚至會繞路突擊月族領地,逼得月族軍也只可以駐守崖底,不得隨便走來。最終雙方爭持不下,但盧娜以兵陣完全包圍愛琴崖,不容任何人出入,令我們更是孤立無援。可幸的是月族與星辰族屢次開戰,方令月族無法多派兵力前來愛琴崖。」

「後來,盧娜改變戰術,日夜不定時地偷襲,防止我們捕獵。一次,盧娜用計引出我們其中一支主力軍,最後被月族大軍包圍而全軍覆沒,軍中士氣大減。我已登皇,無需進食亦能生存,但可憐一眾人族三餐不飽,日日夜夜深怕被月族偷襲,身心俱疲,於是我便決定孤注一擲,直接攻向月族領地,愛琴崖東邊的陽瑞洲。」

雖然牟尼說話平淡,可是眾人從言語之間亦能感受得到當時的絕望和無助。與他相比起,亞特蘭蒂斯根本就是一個樂土,至少活於海底能遠離戰事,無需久經沙場,無需徘徊生死;雖不算大魚大肉,但至少三餐無憂。

「那次戰役,我們攻至陽瑞洲外圍,如伸手可及,我以通天塔鎮壓結界,讓人族軍直接衝去。怎料盧娜忽然拿出射日弓,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幾乎連我也支持不住。明月之力本就陰柔如毒,能累積於身體之內,削弱戰力,加上射日弓將明月之力變得更是集中,實在難以匹敵。」

「也許人族氣運未完,也許我們命不該絕。當我幾乎被盧娜一箭穿心,一股巨大的信仰力陡然注入我身,擋下該箭,令我再有與她一戰的機會。最終,雖然盧娜逃離戰場而人族軍死傷數以千萬,但我們攻下了陽瑞洲,暫且解決糧食危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