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一波又起(四)

牟尼雖然在智慧上未及伏羲等人,但可與真鳳相比,說:「后羿射九日之前,日族曾向人族伸出魔爪,正確而言,牠們曾對須彌不少種族出手,幾乎釀成須彌世界大戰。日族野心龐大,若現在容許它們坐大,恐怕後果將會嚴重非常。」

伏羲點頭同意,道:「牟尼有理,所以我建議當我們整隊之後,分成三隊,最為疲弱的回城,一隊向眾仙鄉進發,一隊繞過眾仙鄉前往東北方。」

真鳳皺眉問:「你想我們攻打日族?」

伏羲搖頭,知真鳳不欲人族背上過橋抽板、背信棄義的臭名,說:「非也。前往眾仙鄉我只為要求夕日和日樹以其名字和氣運為憑,不會攻打人族。」



真鳳聽來深感有理,心想:「須彌世界之中,以氣運和名字發誓之後,打破誓言的確會令它們氣運受損。」問:「可是我們整隊前往眾仙鄉,如果鯤鵬回頭,又或是東北方的大蛇族前來,依我們現在的狀態又會否太冒險?」

伏羲只說:「的確沒了神族,大蛇族與日族和我們近在咫尺,不過這亦是一眾智者甘願將眾仙鄉讓給日族的原因。 」

真鳳恍然大悟,內心一驚,不禁點頭,說:「原來你們一早就計算到這一步了。眾仙鄉,乃神族長年的主都,帶著無窮氣運,無論任何一族得到之後,相信亦可令那一族得益不少。原以為你們是以此對日族背叛神族的誘餌,怎料反過來,你們還是利用了日族。」

宙斯仍是不解,問:「喂,真鳳、伏羲,別再賣關子了,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日族一佔領眾仙鄉便馬上生出日樹這皇,我也沒有留意有否其他日族藉機成王,到底是我們利用了日族?還是日族利用了我們?」

伏羲計謀深遠,目光如炬,道:「即使我們得到眾仙鄉,將日族從神族手中解放出來,我們仍要直接面對北面的魔族和東北面的大蛇族;反而我們將眾仙鄉拱手相讓,日族則變相親自擔當此責,成為人族的盾牌。」



牟尼雙目清明,道:「夕日並非愚者,它捨棄作為百大種族的尊嚴,甘願屈在神族之下,證明其氣量之大。它應該清楚知道眾仙鄉雖帶無窮氣運,但亦會為日族帶來厄難。」

伏羲點頭同意牟尼部分說話,說:「只是氣量與智慧始終無法相比,而且王星,亦即奧丁轉世,用言語誘導夕日以為神族將對日族滅口,才會萌生背叛之意。王星後來假裝不得不將眾仙鄉讓給夕日,才會形成今日局面,令日族主動成為人族的盾牌。」

牟尼輕輕一笑,回想前世的奧丁,道:「原來是詩歌之神在背後替我們穿針引線嗎?那夕日確實難以拒絕。」

真鳳想來,確實似萬無一失,說:「所以我們只差令日族發誓這一步。」

伏羲只是點頭,並無發言。宙斯聽後,笑說:「你們幾個聯手,還真的天下無敵呢!就連神族、魔族和日族也被你們玩弄於股掌之中。」



真鳳認真地看著伏羲,略帶緊張地問:「那麼第三隊繞過眾仙鄉又是為了什麼?」

伏羲感到真鳳的眼神,直說:「若然日族不答應我們的要求,第三隊將會全力摧毀眾仙鄉東北面的所有領地,令眾仙鄉如同中門大開。這一隊就是我們的保險,令日族沒有拒絕的條件。同時,若要開戰,亦可左右夾攻,攻陷眾仙鄉。」

牟尼畢竟曾見識日族的凶殘暴戾,怕又有人族受其災害,說:「日族出手狠毒,希望伏羲尚有方法可令日族不會向人族出手,否則今日此舉只怕養虎遺患。」

伏羲答:「我明牟尼心有顧慮,不過日族今非昔比,論族力、科技、領地、人脈、兵力、人口,也遠遠不及人族。它們再沒有條件向人族宣戰。長青平原之戰將於須彌大陸中流傳萬世,而日族背叛神族,我相信其餘百大種族,至少在千年之內,也不會重蹈覆轍。眾智者編排這場戰役,除了削去神族和魔族雙臂與令人族可走向舞台中央外,更要限制日族往後的勢力擴張。日族,早已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牟尼聽後再沒有任何疑問,深知伏羲、三清等智者已是計算至盡,幾乎無一遺漏。真鳳也自知智慧遠不及伏羲,即使繼續追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也分不清是虛是實,呼一口氣後,說:「那麼,下令一眾人族今夜好好休息。明天早上,伏羲、女媧和我帶領兩隊向眾仙鄉出發;牟尼、宙斯,帶同其他人回去雪落城。」

女媧雖依在伏羲肩上,但此刻柳眉微微皺起,閉目輕輕搖首。伏羲則溫柔地碰她玉手,只以一笑置之。牟尼點頭,道:「放心,有宙斯協助,我定會將三清、姜尚等人平安送回雪落城。」

伏羲說:「牟尼,回到雪落城後,準備兵力攻佔位於雪落城附近的地曲族領地。」

真鳳問:「王星暫且在愛琴崖與月族對峙,而我們剛剛從曼火城折返,為什麼要貿然清空已是和平的周邊領地?」



伏羲說:「雪落城雖然北有巨人族作為聯防,可是畢竟並非絕頂福地,頂多作為人族的副都;反觀地曲族的領地富裕豐潤,氣運上揚,只是地曲族毫不上進,否則也不會只出一王。真鳳,人族若無主都,難以令其他人積累氣運。現在神族已退,日族已降,而月族亦有王星帶兵抗衡,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尋找人族真正的主都,如過往的古都,令人族蒸蒸日上,再次聚集能出十皇的氣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