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未來的路(一)

牟尼說:「真鳳,萬族每逢遷至新的主都,皆要重新命名該處,就如日族過往佔領黑熊族的領地之後,亦隨即更名為金陽城。既然周邊的百大種族亦暫無威脅,也許我們的確要為人族作最好的打算。」

女媧張開雙眼,開口淡然說:「即使是王星,也十分清楚雪落城永不會成為人族的主都;氣運不足,沃地不夠,未有天險,又未有地勢。若然人族以雪落城作為主都,恐怕萬年之內,只會再次淪為低下層。」

伏羲接著說:「一族若無主都,實在難以成就大業。」

牟尼知真鳳乃盤古轉世,注定是人族之首,看著他道:「鴻鈞亦有說過相似的說話,所謂的主都,就是一族之都,如同信仰力般,凝聚族員的氣運,集結一族的心靈,再反過來令所有族員更容易提升能力。這不就像主神和信徒的關係嗎?」



真鳳見眾人意見一致,沉默了一會才說:「我明白了。那麼,就攻向地曲族,將那處變成人族的新主都。」

伏羲點頭,說:「各位,明早再見。」話畢,他就牽著女媧離開宮殿。隨後,其他人亦各自離開,回到軍艦中的房間休息。

「真鳳。」

通話機傳來電王的聲音,真鳳馬上上前按下按鍵打開厚重房門,說:「電王,你沒事了?」

電王走進房間,豪氣笑說:「怎會有事呢?我所受的只是皮外傷,被醫療兵治療之後也好得七七八八,再有軍中的醫療科技幫助,簡直就是完全沒事。」餘光見小冰依然未醒,帶著憂心問:「反而小冰現在情況如何?」



真鳳望著小冰,說:「有牟尼協助之下,小冰應該很快就會甦醒。她在先前的戰爭中,也成為了高階三門者。」

電王喜出望外,大笑:「真的嗎?這真的太好了!」真鳳坐在椅上,輕輕長嘆一聲,拿起身旁的濃茶,一口喝盡,似有難言之隱。電王亦坐在他身旁,問:「怎麼了?」

真鳳在電王面前終於能卸下所有防範,開心坦誠說:「論個人戰力,光憑我的開天闢地和手中的軒轅神劍,已是人族最強;奈何論智慧,論計謀,我遠遠不及伏羲、三清。若未到最後時機,我也不知原來日族就是逆轉的棋子;若未到最後時機,我也不知原來由一開始,幾乎一切也在伏羲、王星和三清的計劃之中。這到底是何等的大局觀?」

電王暫不作聲,只坐在他身旁。真鳳續說:「對於須彌世界,我認識仍是遠遠不夠,而且對於這些計謀細節更一無所知,實在不能放心。明早,我們又會分成三隊,回去雪落城和逼降日族。」

電王從未當過計謀的決策者,即使在執劍,也未當過會長,因此對真鳳現時的感受未能親切地體驗,不過他也知道真鳳現時所感到的壓力實在大得足以令人崩潰,只好嘗試開解,說:「三國時代,你覺得劉備聰明點,還是諸葛亮聰明點?」



真鳳笑答:「當然是人稱臥龍的孔明了,借了東風借了箭,借了荆洲借了勢,才令劉備有後來的成就。」

電王點頭,又問:「那麼關羽好打點,還是劉備好打點?」

真鳳一怔,方知電王的意思,眉間陰霾漸漸消失,點一點頭,但仍然回答:「當然是人稱萬人敵的關羽了,忠義無雙流千秋,勇武至聖傳萬世。能以一敵萬,他應該也是門者吧。」

電王大笑:「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王星、伏羲相處多時,真的開始出口成文了!還要自說對聯呢!哈哈!遲一點你會不會只說文言文呢?」

真鳳聽後也與他一起盡情放聲大笑,說:「也有可能啦!那你也要開始學習了,然後好好教育你的孩子,成為文武雙全的人。」

電王笑說:「劉備手下猛將如雲,武有關羽、張飛、趙雲,智有諸葛亮、姜維、龐統。論智慧和武力,相信任何一個手下也比劉備強,但劉備依然是蜀國的主公,這不是證明了作為首領的不是要比所有手下也聰明,也強大嗎?」

真鳳笑問:「到底是何時你也變得這麼聰明的?」

電王裝作帥氣和認真地說:「其實,我才是最強的智者。」話後,他也不期然高聲大笑,就連真鳳也忍不住抱腹大笑。



待二人稍為冷靜下來,電王才露出成熟那一面,說:「剛才那道理,其實你一早就知道,我只不過在你身邊提醒而已。你能成為執劍會長,一定有其原因;而你能成為人族之首,亦一定有其原因。既然明早才出發,那麼今夜就好好休息,好好想一下作為首領的覺悟吧。」

真鳳點頭,說:「明早,你還是回去雪落城探望小雪吧。征戰多時,嫂子一定掛念你。」

電王皺眉問:「但你們不是要前往逼降日族嗎?多一人,多一份力量,更多一分安全。」

真鳳知他有情有義,心感溫暖,微笑說:「你就回去吧。依伏羲所說,日族沒有拒絕的條件,不攻打人族是必然的事。再者,嫂子現在比我們更需要你。」

電王微笑點頭,離開房間,在門前停下,說:「有人說過君主之路定是孤獨無比,不過你走的路,身邊一定有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