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人族的主都(一)

真鳳與伏羲等人在不久之後亦回到雪落城,而接引與准提馬上向牟尼問候,故友重逢,份外感動,訴說足足相隔百年的千言萬語。

自眾軍艦降落,數以千計的人族戰士家屬聚集附近,守候凱旋回歸的親人,然而同一個地方,卻有不一樣的情景。有的重遇親友,能夠互相擁抱,激動得笑中帶淚;有的得悉哀號,只可抱頭痛哭,白頭人送黑頭人。

戰爭無情,將生命化成一堆毫無意義的數字,將感情化為一段只可懷緬的歷史。不論身份、地位、血統,在戰場上亦會接受同等的對待。生生死死,離離別別;一去不返,一睡不醒。

小冰傷癒,牽著真鳳走出軍艦,看見此情此景,不禁感觸良多,想起懷孕的謝小雪,便說:「我們可以去探望電王和小雪嗎?我們出兵多時,也許小雪早已誕下孩兒。」



真鳳知此後又有戰事緊接,今日不知明天事,倒不如好好珍惜身邊人,於是說:「好吧。趁現在有空檔,我們一起去探望嫂子吧。」小冰笑得甜絲絲,一雙酒窩更是迷人,看得真鳳心醉神迷。

二人走去電王的大屋中,未進門口已能聽見小孩天真爛漫的娃娃聲音,更是快步走進。甫進大廳,他們就看見電王一手擁著謝小雪,一手抱著名可愛嬰兒。電王見二人前來,更是豪邁奔放般笑著,說:「真鳳、小冰,看看,這就是我和小雪的女兒!是不是很可愛?」

小冰看見電王一家三口,內心感動不已,替電王感到開心,說:「真的很可愛,長大之後一定是個大美人。」

真鳳見嬰兒眼大玲瓏,皮膚白裡透紅,一張櫻桃小嘴,笑起來天真無邪,可愛至極,笑說:「真的想不到你也會有這麼可愛的女兒呢!我們一定要做她的乾爸乾媽,你們不准拒絕!」

謝小雪已為人母,看著自己的小孩時眼神特別溫柔,微笑說:「能有人族之首當晴兒的乾爸,我們怎會拒絕?」



小冰問:「晴兒?」

電王點頭,慈祥地看著莫晴,說:「對呀,她叫莫晴。希望她長大能看見天晴,再無灰暗。」

謝小雪輕吻莫晴的額頭,說:「我只祝願她能活得健康、快樂、平安,將來能成大器。」

真鳳頓覺溫馨,更是緊握小冰的玉手,說:「須彌世界真神奇,比起我們原來的世界快上多倍,應該不用多久,晴兒就能走路說話了。小雪,如果你需要任何幫助,直接說就好,我一定會盡力協助。」

電王將莫晴交給謝小雪,問:「真鳳,陪我一下好嗎?」



真鳳看著小冰,而後者點頭笑說:「去吧。我留在這裡陪小雪和晴兒。」

真鳳微笑點頭,便隨電王走至大屋屋頂。二人坐在屋頂之上,看著眾人勞勞碌碌,在光景背後默默耕耘,各司其職,內心忽有一股感動。真鳳問:「怎麼了?有心事嗎?」

電王認真說:「我們要攻打地曲族,對吧?可以讓我當先鋒嗎?」

真鳳問:「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我已有覺悟。得道成王需要機遇,不可強求,不過不代表我不會爭取。我向其他人打聽過地曲族的底細,牠們不只數量眾多,而且生命力頑強,難纏至極,但正好是讓我鍛鍊自己的時候。」

真鳳笑說:「是因為晴兒的關係嗎?總覺得你的眼神比先前清澈不少。也許這一次,你就能得道成王了。」

電王似放下長久以來的包袱,目光份外透徹,說:「就看看我的緣份了。」從空戒之中拿出一瓶百年美酒,笑:「好好享受一下吧!」

於世界的另一邊,無處乃平地,山崩地裂,海湧天塌,屍橫遍野,雨水沖刷源源不絕的鮮血,屍體散播濃濃不滅的臭氣,可是雙方依然對峙,殺意毫未磨滅,似要分出勝負生死才肯罷休,野獸般的吶喊震撼周遭所有領地。



一名男子打開大門走進軍營,無視坐在兩旁的生靈,直視坐在大椅上的巨型生靈,說:「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攻進去,可惜依然停滯不前,留守於此。」

此話一出,營中氣氛登時緊張起來,場內一眾生靈殺意漸生,溫度急劇下降,雙爪蠢蠢欲動,只要牠們的首領一聲令下,其餘生靈定必向此男子出手。然而那男子一直悠然自得,似乎除那首領之外,對其餘的絲毫不放在眼內,更令牠們深感憤怒。

首領英氣逼人,雖德高望重,但氣量極好,對此只一笑置之,輕輕擺手作罷,道:「牠們聯軍一直堅守陣地,糧食充足,士氣與我們同等高漲,怎可能這麼輕易就攻入去?反倒鯤鵬你完成這行的任務了嗎?」

鯤鵬揮一揮袖,轉身坐在附近一張椅子上,笑道:「要不是你們突然開戰,我也不會回來。」

首領豪氣大笑,雙目盯著鯤鵬,眼神凌厲,身軀稍微傾前,說:「那就是你失敗了。」

鯤鵬從衣服之中拿出生死冊,以堅定目光回應,微笑說:「人族氣運之高,實在超乎想像,強盛如神族也在短短時間失去眾仙鄉和大部份的領地,被逼退至魔族領地,所以我們只好以他們的東西牽制他們。」

首領閉起雙眼,躺後依著椅背,說:「鯤鵬,人族就交給你處理。我現在只著重對面的那些老不死,這也許是須彌大陸史上最漫長、最浩瀚的大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