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未來的路(五)

在真鳳向眾仙鄉出發的同時,電王隨宙斯和牟尼返回雪落城。雖然人族軍內心疲憊,可是軍艦群依然威風凜凜,因此沿途順利無阻,方令眾人有一陣空閒時間。

電王知牟尼乃當世英雄,不禁走去細問與月族戰鬥的事。牟尼為人耐心,知電王是可種之材,雖自知非智者,但亦慢慢講述五百年來的戰況及決定攻或守的考慮。

宙斯正好感到厭悶,見二人談得高興,便走來,乾脆躺在地上聽牟尼說故事。

牟尼道:「陽瑞洲和愛琴崖是一個重要兵地,一旦失守,月族就可以直接向亞特蘭蒂斯等出兵,人族亦難以防守。兵貴神速,尤其先前神族仍在,再加上我們彼此未能聯絡,我們不能不死守於此。那時要不是星辰族,我們早就被月族攻破。月族得道成王者曾多至雙掌難數,而現時實力如何,依然未知。」



電王聽起得道成王,心有苦惱,眉頭不禁皺起,便問:「我感到自己能量已滿,甚至有種快要滿溢的感覺,但為什麼就是未能得道成王?」

牟尼看著電王,臉露微笑,問:「何須急也?」

宙斯自知無法教授電王,又知牟尼擅於指點迷津,於是說:「電王劍技出眾,剛柔並濟,只要他得道成王,一定是人族的一大戰力。牟尼,你就幫幫他吧。」

電王聽宙斯如此稱讚自己,笑答:「別亂講了,我只是希望變得更強,才可以幫助各位。」話畢,他遙望窗外景色,又道:「經過這場戰爭之後,我更發覺自己太弱了。如果我還在原來的世界,身為高階三門者已經足以稱霸大地,幾乎無人能阻,堪稱無敵的存在。可是,我現在活於須彌大陸,根本不能左右戰爭。」

牟尼微笑問:「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可以嗎?」



電王一怔,問:「你是認真的?」

牟尼點頭,雙手拈成蓮花指,展開雙臂,目光炯炯,傳出一陣金光,直說:「這是由信仰力所造成的防護罩,你就即管使出全力。」

宙斯伸一伸腰骨,站起笑說:「那我先走開一點了。」

電王知牟尼實力比自身高出多倍,才敢說:「那,請多多指教。」話畢,他拔出長虹,一劍斬去,帶著濃烈殺意,金色劍氣直直轟向牟尼。牟尼右手一撥,如四兩撥千斤,將劍氣卸去,擦過身邊。電王早知這招並無威脅,腳尖一踏,動作飛快,只是一眨眼便至牟尼身邊,連環數刺,劍氣帶著其靈力直指牟尼。

牟尼展開信仰力,擋下這輪攻勢。電王靈機一動,手腕一轉,臂繞過頭聚勁斬去,劍勁直射,直接撕破牟尼的信仰力。牟尼處變不驚,雙腳一蹬,避開這剛烈一劍。電王雖身在空中,但腳步無慢,踏在空氣之上,彈向牟尼。



單論速度,電王似比牟尼更勝一籌。不消一剎,牟尼已被電王追趕而至,右掌運勁一推,掌風凌厲,硬逼電王退後,無法平衡。可是電王仍未放棄,在掌風轉弱後,馬上對著牟尼使出雷光。

牟尼心想:「招與招之間無留空隙,步法敏捷,動作乾淨俐落,從靜止至出劍,由出劍至連刺不過眨眼之間,更有步入兩儀之境的跡象。只是靈力未夠凝聚,無法與皇相比。假以時日,也許會成為另一個盤古。真鳳,這就是你的氣運,聚集眾能人異士。」

牟尼舉起左手,施出信仰力,彷如神跡般擋下雷光,再收起那能量罩,輕輕揮手,指著宙斯,有禮說:「電王,過來坐下吧。」話畢,他便走向宙斯,盤膝而坐。

電王點頭,亦將長虹收回劍鞘,向二人走去。宙斯笑說:「牟尼,看吧?電王武藝高強,劍技的確一流。你就多加指點吧。」

牟尼點頭同意宙斯的說話,光從剛才的表現,足以與其他的王相比,實力已在傳說之顛,笑問:「電王,你認為怎樣才能斬中敵人?」

電王一怔,呆呆地答:「握緊手中劍,看清敵人位置,在適當時機揮劍。」

牟尼點頭微笑,又問:「那怎樣才能得道成王?」

電王更是毫無概念,只好答:「也許,得道成王,是將自身的道、信念擴展至世界。真鳳曾說要得道成王是由內至外的過程,只是我仍然不懂。」



牟尼說:「真鳳說得對,昔日晉階乃將自身信念凝聚煉化,變得精煉無瑕,純粹無比;如今得道則要將這信念擴展至世界,真正的逆天而行,成就與眾不同。得道與揮劍一樣,只是你尚未看清。」

電王本非聰慧,皺眉苦笑,問:「牟尼,我已經不明白了。」

牟尼輕笑,說:「催逼自身,反而令你迷失最初的道。行百里者半於九十,最後的一段路才最困難重重。電王,你擁有比別人高的氣運和實力,何須苦苦強求?心若未清,道豈能明?」

電王一怔,似被點醒般恍然大悟,臉上掛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點頭道謝,豪氣地說:「謝謝牟尼。原來是我自己鑽牛角尖,走進了這死胡同。」

牟尼一笑,看著電王,說:「欲速則不達,只有認清前路,方可踏出正確的一步。電王,勿忘初衷。即使渡過心魔,不代表能斷絕貪嗔癡,即使是皇亦會有迷惘一刻。」

電王終於了解眾人敬佩牟尼的原因,誠心點頭道謝。宙斯笑說:「牟尼目光果然還是一樣清澈。那我希望人族也不會走錯路吧。來,我們回到雪落城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