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人族的主都(五)

烏雲密佈蔽日,雷電交加,暴雨大瀉,冷風狂刮,真鳳、王星、伏羲等人站在雪落城城門之上,看著底下一百萬人族軍齊整肅立,軍紀嚴明,每每穿著輕裝盔甲,手握槍械,身懷鋒利短刀,目光凌厲,等待接引、准提和電王一聲令下。

雖然天氣不佳,是次戰役出動百萬大軍,令不少人族在城門兩旁觀看。大批人群當中,謝小雪抱著莫晴,看著電王,溫柔說:「看看你爸爸,他就是這場戰役的大將,領導這一百萬兵去為人族奪得領地。」

莫晴樣貌可愛乖巧,雙眼帶著靈氣,笑容真誠而令人喜愛,說:「爸爸好威風,好威風!」

電王身披由烏金製成的赤紅盔甲,黑色披風繡有修真符文作防禦,更是威風凜凜,感到二人眼神,份外甜蜜,更知自己一定要活著回來,以微笑回應之後,拔劍大吼:「為了人族的未來,出發!英雄無敵!」百萬大軍登時以嚎叫作回應,聲動震天,迴腸盪氣。



真鳳也聽得內心激動,心想:「電王,你也是時候變成一顆耀眼的星了,盡情發光發熱吧!」

百萬大軍逐一走進軍艦,便向弧曲城高速行駛。准提走到電王附近,說:「待會接引、你和我將會分開,萬事小心。大局為重,別為救人而失去先機。」

電王點頭,略帶黯然,呼一口氣,說:「我知道。早在地球,我在伊拉克經歷戰亂,與世界政府激戰連場,但對比須彌上的戰爭,那些的確是小巫見大巫。來到須彌大陸,短短日子,我已經經歷地族宴會、神魔討伐戰,除非是皇,否則根本無法以一人之力改變大局。」

准提雖慈悲為懷,但又知生死有命,如同花開花落,說:「每人也要為了自己生存而戰,只有經歷失去、生死和痛苦,才能令身心成長。人生就是如此矛盾,想保護他們,卻要他們親自上場戰鬥。」

接引也走來,聽到二人談著殘酷無比的世事,亦惋惜說:「救世,需要殺戮流血;滅世,也需要殺戮流血。是非黑白對錯,只在乎內心所想。因此,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我不知這百萬新兵在這場戰役之後,還會剩下多少人,只知道能夠活下來的人,一定會變強。」



電王認同接引的說話,知道若雙手無沾滿鮮血,絕不能成就豐功厚業,說:「這次我們要將所有地曲族趕盡殺絕,不留任何活口。雖然對牠們殘忍,卻是對人族仁慈。」聽後,准提和接引不禁微笑,想起牟尼的那句話。

雪落城內,王星和姜尚尋找真鳳,前者問:「擔心嗎?」

真鳳搖頭,說:「地曲族貪圖安逸,毫無壯大種族的心,不強上進,要攻破並非難事,看來不需數日即可。電王氣運甚高,我又何必白白擔心?」

姜尚面目依舊毫無感情,說:「他們軍備充足,而且不少戰士亦配備精銳火炮,區區一個地曲族絕非問題。」

真鳳看著二人,問:「現在只有我們三人,我們就直接點吧。你們這次來,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嗎?」



王星問:「你有感到最近人族的整體氣運有不妥嗎?」

真鳳不解,問:「到底怎麼了?」

王星直接說:「過千名人族離奇地心臟停頓而死,但經我們調查,並以他們的身體質素而言,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我本以為鯤鵬一搶到生死冊就會立即使用,看來,牠現在才向人族真正的出手。而我們的名字,一定會出現在生死冊之上。」

姜尚說:「計謀成敗,視乎天時、地利、人和,氣運卻能影響三者,更會影響實力,如同當時的神族。個人氣運一旦消盡便會迎接死亡,種族氣運一旦消盡便會滅絕。」

真鳳知道其嚴重性,說:「三清當初參照造化玉蝶而設計生死冊,正正想間接削弱萬族實力,功效一定不低。死的人實力如何?」

王星答:「他們全是平民,只是一門者或初階二門者。我倆早已登皇,氣運可謂無限,但至於其他人,我不得不擔心。」

真鳳眉頭緊鎖,說:「本來以為現在可以暫享太平,怎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鯤鵬自成一族,只憑牠一人之力,卻來去無蹤,比千萬大軍來得更快更隱秘。」

王星說:「我暫時封鎖消息,以免戰事未開,士氣已滅。另外,我也加強防衛,不讓所有人擅自出入雪落城。」



姜尚又說:「另外,三清曾派出不少衛星,在它們被擊倒之前,發現龍族雖與鳳族戰爭,但戰事膠著,結果九頭果斷地派兵佔據其餘領地,每每屠城,不留任何活口,令附近少數種族全部投降,歸順龍族,成為牠們的兵力。光論兵力,龍族聯盟比鳳族聯盟更勝一籌。以殺戮和鮮血變成絕對的恐懼。」

真鳳嘆息,道:「這就是所謂的黑暗兵法?原來不只伏羲懂得,就連九頭也會。」

王星道:「九頭早得『大黑暗龍』一名,不只心狠手辣,手段一流,用兵更是黑暗至極。」

姜尚說:「除龍族之外,據日族回報,大蛇族吞併昔日神族領地,啃食不少神族,更生出一皇,無間。另一方面,東南方的血族也向周邊伸出魔爪,吞併小族,擴張領地。暴風雨的前夕總是份外平靜,所以我們要重新審視大局和未來的計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