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人族的主都(六)

弧曲城外,人族軍正分隊進行猛攻,不只射出大量導彈,更連射六顆核子炮,撕破外層的防禦結果,更在那堅固如鋼的城牆打出一個大洞,附近更出現地陷,露出地底之下的巨大都市。

電王、接引和准提尚未出手,只是指揮百萬大軍火速前進,然而他們從各個隙縫之間看見地底密密麻麻,至少有上億的地曲族,不禁一怔。接引說:「牠們數量竟然有這麼龐大?」

主都被攻,整個地曲族也怒得發出陣陣悲憤的低鳴聲音,紛紛不畏死般湧向人族軍。

准提說:「我們剩下兩顆核子炮,全數射向地下城的中央,有異議嗎?」接引和電王也搖頭示意,隨後准提便下令發射餘下的核子炮。一顆穿過隙縫直擊中央,爆出巨大蘑菇雲,推散地面,完全露出整座地下城,而猛火焚燒四周,瞬間帶走近十萬生靈。



另一顆則被五條巨大的地曲族一同爆發出巨大能量而擋下,在空中爆炸,那道衝擊波更傷及不少人族。接引立即拿出降魔杵,說:「准提,我們的敵人在那裡。」准提點頭,拿出千手法器,準備上前迎戰。

一條長近百米的地曲族一聲嘶叫之後,更多地曲族忽然從地鑽出,張開大口,伸出無數觸手,突襲分佈各地的人族軍。「救命呀!」「救我呀!」「別要!」頓時,百萬大軍的隊型盡失,甚至有人開槍誤傷同伴,戰場陷入一遍混亂。分隊隊長死後,如群龍無首,不少人族軍就連腳步都不禁停下,失神地左右張望,垂下手中槍械,不知所措。

電王皺眉,拔出長虹,如同一道金光射到地面,凝聚靈力於劍尖,一劍刺在地面,爆出金色電光,擊殺底下不少的地曲族,大喝:「別亂!我們是人族軍!盡快突破至城中!」話畢,他身先士卒,腳尖一彈,連環斬出數劍,金色劍氣劃過不少地曲族,分成兩半。

不少人族剛從死門關逃出,渾身是汗,氣喘吁吁,腦海混亂得很,然而看到電王如斯勇猛,他們眼神燃起鬥志,咬緊牙關,拼命向前衝,忘形大吼,不斷對著地曲族扣下板機,準繩度比起先前上升不少。

下定決心的一剎,就是他們銳變的契機。



「吼!」那些巨大地曲族成千上萬,從地下城爬上地面,不畏死亡地衝向人族軍,聲勢浩大。

電王高舉長虹,大喝:「集中火力!」話畢,他踏著空氣,無視首批地曲族,心忖:「王星、姜尚,謝謝你們替我佈置最好的舞台。暴雨之下,還有什麼可以避過我的電?」他注灌靈力於長虹之中,一招雷光擊去後排,強行撕破牠們的鬥氣和外骨骼,非死則重傷,喪失戰鬥力。

人族軍踏過同伴的屍骸,不斷扣下板機,槍林彈雨,顆顆子彈筆直地越過空氣,打在地曲族的身軀上,有的在其表面擦出火花,有的陷入血肉數寸。火力之猛,令地曲族損失大量族員,可是即使死傷過萬,對於地曲族也是不值一提,反倒為身後的族員建成一條康莊大道。

即使人族軍集中火力,也無法擋下盛怒奔騰的地曲族。接引粗眉一皺,知形勢稍有不對,地曲族打算以量取勝,帶著威嚴地大喝:「後退!」一聲令下,人族軍停止開火,馬上拼命向後逃跑。

准提運起真元力,注入千手法器,千隻大手忽然出現在人族軍後,如同銅牆鐵壁,暫且阻止地曲族前進,更傳來陣陣巨響。接引說:「我們也上前吧。」二人從軍艦一躍,轉眼之間便至剛才人族軍開始退後的位置。



准提按著耳機,說:「電王,準備帶兵。」一收真元力,那道大手壁亦消失於無影無蹤,卻見不少被壓扁的屍體。接引毫不猶豫前衝,以一敵萬。雖然降魔杵並非長兵器,然而在他手上,每揮一記,一股肉眼可見的力量從中爆發,打退眾多敵人,更皮開肉綻,血花盛放。

准提運勁連打數掌,掌風凌厲,似柔亦剛,配合千手法器,掀起狂然暴風,任地曲族如何使勁,不只無法接近一分,更漸漸被逼退。即使地曲族伸出觸手,意欲以量取勝,但光是二人,已令整支地曲族無法彈動,節節敗退。

電王回想姜尚的說話,心想:「這就是你說的天時,狂風暴雨之下,牠們光憑視覺和聽覺難以判斷人族軍位置,尤其當准提和接引出手之後,牠們的注意力更會放於二人身上。此時,人族軍便可以繞路橫切,將地曲族分開兩半,再進行包圍獵殺。」看準時機,高舉長虹,猛然大喝:「英雄無敵!」

自他一聲大吼,人族軍以錐陣奮力彈出,向前直衝,紛紛提槍射擊,眼中無畏無懼,閃現熊熊火光。他們突然從橫切入,將地曲族大軍分開前後兩批,前批不只被接引和准提攻擊,更被電王所領的人族軍從後截擊,兩面受敵,而後批被猛烈火力打得暫且無法上前。

電王手中長虹如海浪般連綿不斷,似慢實快,金色劍氣在烏雲之下更是顯眼,帶領一眾人族軍勇猛向前。他心想:「他們也總算覺醒了,不論鬥氣、靈力或魔力,從靈魂之中湧出來了!」

忽然,一股危險感覺湧至電王腦海,令他大叫:「小心!」話未說完,他已感到腳底崩塌,正有兩條巨大的地曲族鑽地衝來,張開其巨口,伸出成千上萬的幼長觸手,捉了至少過萬名人族掉進口中,成為牠的食物。

准提望向接引,說:「牠們終於出來了。」

接引點頭,說:「只要那些首領一死,餘下的完全不足為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