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再見(三)

自人族定都帝都後,不斷向西南方出兵,清除眾多小族,除了霸佔更多領地外,更為了以痛楚和鐵血練出更強大的軍隊。

徘徊生死,面對過去,了解自我,令心靈和信念更加堅定不移。隨著多場戰爭,不少人族展露其優秀才能,出類拔萃,獲得伏羲等人的讚賞,升為謀士或各將領;同樣,數以萬計的人族才剛成年,尚未有何成就已經戰死沙場,以血肉滋養大地。

隨著帝都中的設施漸漸落成,王星與姜尚亦攜手創建學院,以能量體系為主要分類,教授人族使用自身能力,智謀、用兵、槍法、劍術等則為副修。與軍營截然不同,學院不會令人體驗太大的危險,一切點到即止。真鳳因此決定從雪落城搬遷五千萬人前來居住,不論男女老幼。

如此和平盛世,人族安居樂業,勤練自身,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鬥不息,努力不懈。可是,此刻的和平只因身處風眼之中。



牟尼走進會議室,看見已多時無休的伏羲、三清等人,問:「你們收到日族消息了嗎?」

伏羲點頭,說:「如我們所料,日族和大蛇族一直侵吞往日神族的領地,兩族終於相遇並且開戰。大蛇族能夠如此猖狂,與龍族一定早有共識。」

真鳳此刻也走來,說:「練兵多時,人族準備好了嗎?」見伏羲和三清點頭,道:「讓眾皇齊集,我們好好決定未來去向。」

不消一會,人族九皇齊集,加上姜尚,十人同坐一枱。三清率先說:「我們於弧曲城一役失去了接引、准提,人族已經再無王,即是皇之下,已是傳說。這種斷層,對於大型戰爭而言,實在不利。」

聽到三清此話,真鳳想起自己那時魯莽的決定,又感自責,嘆息:「鯤鵬掌握人族不少資訊,又奪去生死冊,我們真的別再走錯一步,讓任何人可以乘虛而入。」



伏羲直說:「除邊境和帝都之外,我將兵力平均分佈於其餘領地。有何風吹草動,其他領地皆可立即派出軍隊向周遭伸出援手。另外,帝都和邊境佈置最高級別的防禦系統,包括核子炮和量子質能防護罩等。即使有皇突襲,也可以暫擋一時。加上佈置於所有人族領地的傳送裝置,我們現時的防禦理應固若金湯。」

王星說:「如今神族和魔族退卻一方,卻令我們直接面對大蛇族、龍族等。雖然過去日子和平,但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趁有鳳族聯盟牽制龍族聯盟,而日族和巨人族協防阻擋大蛇族,我們何不一勞永逸,聯合其他盟友率先剷除神族和魔族?」

真鳳點頭同意,說:「那時我們未能將神族和魔族一舉殲滅,放虎歸山,始終是一個大患。即使祂們現在看似毫無動靜,恐怕也只是籌組軍力,伺機而動。」

早在神魔討伐戰前夕,眾人曾討論聯盟一事,那時三清堅決反對,指神族和魔族威脅未除,難以與其他種族合作。如今大局變化甚多,而人族已站穩陣腳,鞏固在須彌大陸上的地位;即使有盟友背叛,也未至於落得現時神族的下場。

三清看著王星,說:「我支持你的決定,但別讓其他種族有機可乘,帝都絕不可成為另一個眾仙鄉。」



伏羲也點頭同意,說:「如今龍族、鳳族,甚至天族亦各立聯盟,我們若不作行動,最後只會輸得一敗塗地。只是魔族萬年基業,更經過神魔討伐戰,魔族一定更加小心謹慎,一時之間我也未有想到攻略之法。」

真鳳見眾人達成共識,內心鬆一口氣,心忖:「太好了,我還以為這次又要舌戰一輪。只要九皇同心合力,各展所長,一定可以再創奇跡!」

姜尚指著地圖,說:「要攻魔族,就先要攻大蛇族。」

宙斯依然豪邁,稍有不明姜尚的說話,直接問:「雖然我們現在兵力多,可是一次攻打兩邊也太吃力了吧?」

伏羲說:「不,若被大蛇族發現我們攻打魔族,牠們一定會全力攻來人族領地。魔族雖說元氣大傷,但有路西法在,實力依然不容小覷。對大蛇族而言,魔族更是令人族不敢妄動的籌碼。」

宙斯臉露無奈,看著濕婆,笑說:「好了,我真的不太懂這個什麼大局,幸好我不是唯一一個。」濕婆沒有答話,只以眼神回應,弄得宙斯笑容僵硬,連真鳳也不禁苦笑。

三清不屑地望向宙斯,冷哼一聲才看著王星,說:「王星,既然你有這個提議,你也應該想考慮到與我們一同出戰的盟友吧?」

王星點頭微笑,正想說話之際,傳來「咇咇」的通訊之聲。真鳳心想:「奇怪,他們應該知道我們正開會議,如無急事,定不會打擾。」於是在桌上揮一揮手,開啟通訊器,問:「有什麼急事嗎?」



「巨鱷族軍由霸鱷帶領,全副武裝,前來我們北邊邊境,聲勢浩大,說有要事與各位討論。但事關重大,我們不得不先問准你們要不要打開城門。」

真鳳心有疑問,說:「巨鱷族乃我們同盟,在人族危難之時向我們伸出援手,看來牠們確有要事才會如此心急。難道大蛇族繞道攻去?」

伏羲站起,說:「無謂猜疑,就由我去接見他們吧。」

王星見此立即站起,說:「讓我陪你一起去吧。」

伏羲有禮地點頭,望向其他人說:「我們很快就回來,失陪一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