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再見(二)

真鳳不忍三人死狀,拔起長虹、降魔杵和千手法器,安放他們身邊。不久,耶和華、牟尼和姜尚帶著三百萬人過到弧曲城,小冰、謝小雪和莫晴皆在其中。

謝小雪兩母女早就收到消息,但看見電王遺體時依然哭成淚人,哭聲吆喝天地無情。小冰難掩傷痛,一直擁著真鳳,哭不成聲。真鳳只好強忍淚水,但無言以對,登皇彷彿無所不能,面對生死卻如此無力。

莫晴雙眼本就水靈,此刻看到電王身上的傷口,更是通紅,楚楚可憐,扁起嘴巴,大叫:「爸爸!起床了!不要再睡了!想著媽媽和我,就不痛了!」忽然體內湧起水屬性的靈力,替電王治療傷口,登時破涕為笑,問:「媽媽,看!我醫好了爸爸。爸爸是不是很快就醒了?」

謝小雪已是初階三門者,感官當然比莫晴好上千百倍,深知莫晴只不過治好胸腔的傷口,根本不是起死回生,又不知如何跟莫晴再次說出如斯殘忍的說話,哭聲更吵。



牟尼知莫晴乖巧伶俐,蹲在她旁邊,說:「你爸爸暫且不會醒來,他靈魂去了另一處。晴兒,你要替爸爸好好的照顧媽媽。知道嗎?」

莫晴雙手掩眼,卻難阻淚水,說:「知道了。」跑向謝小雪的懷中,輕聲說:「媽媽,我的心很痛。即使想著爸爸媽媽,還是很痛很痛。」謝小雪緊緊抱著莫晴,一時無話。

牟尼走到接引和准提身邊,親自為他們唸經,望他們能夠早日輪迴。耶和華也為三人垂頭祈禱,祝願他們能夠安息,特別為電王英年早逝而大感遺憾。

周遭的空氣瀰漫著令人窒息的傷感,除哭聲之外,無人敢說一話。 沉默了不知多久,彼此已欲哭無淚,氣氛沉重,連風兒也一同默哀,太陽也避在雲後,不敢張望。

真鳳張開鳳翼,飛至上空,俯視所有人,豪邁而悲壯地說:「一百萬人為了得到人族的主都而死,我們可以辜負他們嗎?人族定會從此壯大!總有一日,再沒有其他種族膽敢小看人族!再沒有其他種族膽敢與人族為敵!這裡,就是大業開始之地!這裡,就是人族的主都,帝都!」



帝都兩字一出,就連王星、牟尼與耶和華也大感震撼,後者更點頭說:「帝都,帝皇之都,一定能聚集眾多氣運。」

牟尼微笑,似望到久遠的回憶,再看三百萬平民忘形大吼,紛紛熱血湧上心頭,便說:「這畫面令我回想那時盤古將主都命名為古都的那瞬間。即使名字不同,轉世過後,依然有著那份令人信服的魄力。」

王星以魔法填平地下城,令帝都成為平地,隨後三百萬人便開始重建屬於人族的主都。三百萬人中,有三清委派的科技人員,負責興建防禦設施,有王星委派的建築人員,負責建造軍營、房屋等,亦有眾多人民負責開墾土地,耕種畜牧,各司其職。

接引、准提與電王被風光大葬,墓地位於帝都的中央地帶,作為最後的祝福,而這百萬戰士的名字被刻在四塊巨型石碑之上,屹立於四道城門旁邊,名留青史,而這些石碑人稱建都碑。

隨著人族版圖越大,亦表示所需兵力越多,若外圍領地無兵駐守,被其他種族攻打將會一擊即破。雖然人族現時有巨人族、日族、巨鯨族、異鯊族作聯防,但也不代表人族可以掉以輕心。



經商討之後,更加上弧曲城一役後,眾人也同意讓新兵混合與老兵一同訓練及參加戰事,因此伏羲實施徵兵令,讓所有年青一代也參與其中。反應與預計一樣熱烈,兵力一下子便暴增至近億。即使數字龐大,然而新兵與老兵的差別實在偌大,為準備往後更宏大的戰爭,眾智者只好主動策劃各種小型戰爭。

在其先進科技配合下,帝都在短短時間內已逐漸成形,與當初的爛地截然不同,至少再無戰爭的痕跡,再無血肉橫飛,反倒多了一份熱鬧,而這陣陣吵鬧聲比起那時的寂靜更有安全感,更有家園的感覺。

伏羲和三清負責練兵、分派兵力及佈置各種護城防禦系統,尤其位於邊境的領地,以策安全。王星和姜尚處理各種內部事務,尤其帝都的架構、建設以及人才訓練。幸好他們體力充沛,能一心多用,否則早已被堆疊如山的工作壓潰。

謝小雪帶著莫晴來到電王墓地拜祭,看見真鳳,便上前打招呼,後者微笑,說:「想不到晴兒已經長得這麼高了,都差不多快到我胸口。」

莫晴身後斜插長虹,乖巧伶俐,終日帶著笑容,實在得人歡喜,在墓地前放下一束鮮花,再望向真鳳,說:「真鳳叔叔,再過一段時間,我就可以從軍了。總有一日,我會像爸爸般威風凜凜。」

每提起電王,謝小雪總是柳眉輕皺,畢竟痛失一生摯愛,可不是短短時日能夠釋懷。真鳳問:「晴兒,如果你從軍,要當什麼職位?」

莫晴笑生雙靨,答:「我現在已是一門者了,能夠運用靈力治癒其他人,所以我希望成為醫療兵,救助別人。」

真鳳微笑,說:「只要善用自己能力,一定可以獨當一面。」



莫晴點頭,拿著幾乎如身高一樣長的長虹,看著墓地,如電王從未離開自己,說:「我一定不會辜負爸爸的寄望。」

真鳳看到莫晴的眼神,心忖:「電王,你看到嗎?這就是你的女兒呀,眼中的堅定,與你一模一樣。你就好好保佑她能好好成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