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分歧(一)

夜闌人靜,明月高掛,而城中雖燈火通明,卻無阻鼠輩出沒。巨鱷族全民皆兵,此刻所謂的老弱殘兵也紛紛露出其傲氣,伸展一雙利爪,急不及待意欲撕開人族那偽善的面具。

在霸鱷指揮之下,巨鱷族軍分散而行,走到各個有利位置,暗殺人族的衛兵,意圖癱瘓人族的聯絡和防守。霸鱷、卡努拉和畢卡一直留在軍營之中,留意各部隊的情況。卡努拉說:「霸鱷,也差不多到時候了,我們出擊,殺死他媽的人族吧!」

霸鱷見剛才王星和伏羲醉得近乎不醒人事,目露凶光,說:「關閉他們的防禦系統吧!趁王星和伏羲尚未醉醒,打破整道城牆!」一聲令下,三十萬巨鱷族軍空群而出,拿出各式槍械及其他武器,見人就殺,更強行闖進各個控制室,奪去控制權,關閉邊境的防禦系統,一時之間人族邊境陷入混亂狀態。

人族軍反應也算快捷,立即拿起大批武器死守各個重要地點,但畢卡湧起渾身的巨鱷之力,施出一招長河,令街道變成深長濁黃的河道。巨鱷族在水中更是敏捷,偏偏人族在水中動作緩慢,而且難以視物。此消彼長,人族更無力抵抗。



卡努拉指揮軍士南移,而自己則跳進河水,將巨鱷之力凝聚於嘴前,如一顆炮彈般射向城牆。「轟」的一聲,城牆崩潰,河水也湧出邊境。霸鱷躍至空中,聚力於右爪,冷笑一聲,心想:「讓我擴大這個缺口吧!」

牠右爪才出,一隻聖獸登時出現並擋下這擊,而這聖獸正是玄武。伏羲忽地出現,微微皺起眉頭,負手於身後,說:「霸鱷,未知這次你又有何解釋?」

霸鱷看著王星身騎八足馬,慢慢飛向伏羲,笑:「你們也裝得很真呀。」

伏羲臉目淡然,如野獸般盯著霸鱷,道:「彼此彼此。」

畢卡知事到如今,已經無需隱藏,大聲冷笑:「伏羲!托你的福,洛河之戰時,朱斯、短吻、菲諾、戴辛和我與拉斐爾等四神激戰,可是處於下風,我更被擊至瀕死,倒在河中失去意識,卻因此活了下去,而且,醒來的時候也看到你所做的好事!」



霸鱷此時殺意更濃,更拔出骨白獸刀,另一名王卡努拉亦伸展其利爪,以防王星突襲霸鱷。三十萬巨鱷族軍未理空中兩皇對峙,一直大肆破壞。伏羲看巨鱷族軍士氣正是高漲,大聲說:「若你指的是人族向巨鱷族提供糧食、治療等援助,實在不必道謝。」

畢卡怒喝:「你們利用巨鱷族當做擋箭牌,擋下神族軍!最後你更以帝鱷作誘餌,引來大悲,一次過將牠們殺死!伏羲,你這卑鄙小人!事後還做了一場好戲,愚弄我們!」此話義正詞嚴,響遍四方,巨鱷族軍登時士氣暴漲,紛紛散發巨大霸氣和殺意,爪痕處處。

霸鱷以骨白獸刀指著伏羲,大口怒罵:「你還有什麼好說?這就是你們對待盟友的態度嗎?還是所謂的盟友就是你們手上的工具?今天,我們是來討回公道!」

伏羲理直氣壯地反問:「神族早有預謀突襲巨鱷族,人族發現之後,不但沒有退縮,反而站在前線協助巨鱷族。即使最終帝鱷不幸地戰死沙場,巨鱷族依然存在,不致滅族。你們今日得以站在此處,正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你們要討回公道,敢問霸鱷,死於洛河之戰的人族,還有這裡的人族,你們又會如何補償?」

霸鱷冷哼:「呸!早有預謀?恐怕也只是你們穿針引線,令我們與神族反目成仇吧!」



伏羲問:「無證無據,何以見得?」

畢卡拿出一副獸骨甲,回想當日情境,激動得流淚,怒喝:「這就是證據!這是屬於帝鱷的盔甲,卻被你的卦象打穿!你還有什麼抵賴?而且我親眼目睹你殺死帝鱷!巨鱷族,不會再被人族愚弄了!」

霸鱷殺意暴現,冷說:「人族欺騙盟友,利用盟友,今日我們就為帝鱷報仇!」巨鱷族軍大聲咆哮,氣勢咄咄逼人,一心為帝鱷及眾王報仇,氣頭一時無兩。

王星恭敬地向牠揖手,說:「霸鱷,此乃天大誤會,無謂因此而再作犧牲。」

霸鱷看著王星,大吼:「我敬你乃一名真誠好漢,但伏羲利用我們乃不爭之實!這個消息,我已經暗中通知所有與人族結盟的種族,我就要看看你們以後又能如何!」

王星語氣平靜卻帶柔情,答:「戰爭無情,從來非我所求,更何況要與我可敬的盟友作戰?在人族經歷審判日後,巨鱷族未有似眾多種族般乘人之危,反而伸出援手,這份恩德我們又怎會忘記?只是神族強悍,戰場上的生死勝敗又豈是我們可以決定,豈是我們可以控制?」

王星嘆一口氣,再說:「帝鱷盔甲上的確由伏羲卦象所造出的傷口,我不會有何反駁,可是帝鱷犧牲自己只為救下巨鱷族,你又何必白費牠的苦心?別被一時憤怒而忘了神族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三十萬族員,對於巨鱷族到底有多重要,霸鱷你一定明白。你今日將毀了整個巨鱷族,真的值得嗎?」

霸鱷聽王星說話情理兼備,內心憤怒漸降,忽然心想:「我們的確沒有十足把握能全身而退。不似人族,即使十萬族員,亦對巨鱷族重要。王星說話有理,難道當中真的有誤會?」



畢卡見霸鱷臉色稍有猶豫,大吼:「我親眼看著帝鱷死在我眼前,既然計劃多時,今日仇恨不得不報!別再聽他們狡辯了!各位,這一天我們要人族深深記著巨鱷族的名字!」此話後,巨鱷族軍更是猖狂。

伏羲說:「突擊!」兩批人族軍突然從左右兩側突擊,向著巨鱷族軍掃射,但巨鱷族軍躲在水中,顯出傲人速度,敏捷非常,更控制水流躲開子彈。畢卡向著兩批人族軍再使長河,水流急勁,將不少人族扯進其中溺死。

王星看著霸鱷,帶著惋惜,黯然說:「霸鱷,若你不改變心意,今日巨鱷族將毀於你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