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分歧(二)

伏羲湧起真元力,生出眾多卦象,道:「王星,霸鱷交給我。」

霸鱷看到伏羲的卦象,想到帝鱷當日情景,內心落下一個決定,目光炯炯,湧起龐大的巨鱷之力,說:「伏羲,這只是個開始。帝鱷之仇,沒齒難忘,銘記於心!」

王星看到霸鱷那決絕的眼神,暗忖:「我確實不應讓伏羲來,看見卦象,牠們更是怒氣攻心。只有我的話,也許能阻止霸鱷,阻止這場無謂的戰爭。」說:「那我去阻止巨鱷族的王。伏羲,這是一場沒必要的戰爭,而且傷及人族聲譽,務必小心處理。」

伏羲聽後也知王星憂慮,但他自有方式,看著霸鱷,說:「不自量力。人族今非昔比,現在更是氣運甚高,憑你能阻我嗎?」



霸鱷暗忖:「怎麼還未到?」湧起巨鱷之力,口中吐出重重河水。濁黃河水不單沒有掉進城中,反而圍繞牠的身體,如同成為一道防護罩。牠大聲笑道:「我們也今非昔比,搶奪多個神族領地之後,又會比你們弱嗎?來吧!」

霸鱷見人族軍為免在水中與巨鱷族戰鬥,紛紛走到城牆邊等高處,不期然奸笑一聲,故意於低空與伏羲戰鬥,令後者無法使出全力,否則人族設施及軍隊將被餘力所破壞,偏偏前者立即以全力拼搏,不顧一切,刀風凌厲。此消彼長,兩者暫時打成平手。

伏羲知對方也不愚蠢,只是能力相比自己還差一段距離,運起真元力,乾脆閉目立在原地,全以感知力感應,並召出其餘三聖獸猛攻,道:「霸鱷,你們利用人族的信任,進入邊境再進行破壞,想引來外敵嗎?」

霸鱷冷哼一聲,未有回答,手中刀鋒利絕,連擋朱雀、青龍和白虎的合擊,偏逃向人族軍聚集之地,逼使伏羲一直留手,然而他一收力,刀光即至,唯有以玄武不斷防禦。

伏羲見巨鱷族軍向人族內部進發,大喝:「人族軍聽令,分隊後退,形成包圍網,守著南方的民居!即使死也不能被牠們傷及平民!」人族練兵多時,軍隊何其忠義,聽令後立即執行,有效率地分隊散去,專守南方,更有部份繞路守著東西方,形成包圍網,阻止巨鱷族向內擴張。



霸鱷自知若將戰場繼續南移,只會逼使伏羲用全力對付自己,反倒留在此處,以眾多軍事設施作自己的籌碼更有好處,冷笑:「伏羲果然巧言令色,用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讓他們離開,才可以全力對付我。」

伏羲腳踏淨白八卦圖,身外四色聖獸,道袍隨風飄動,比夜色更加迷人,雙目茫然,虛實轉換,說:「藉口?你似乎誤會了。對付你,我根本不需要使出全力;至於你先前向與人族結盟的種族說人族玩弄你們,我在此道謝。」

霸鱷臉露不解,問:「什麼?」

伏羲盡情釋放神德氣勢,淡然說:「我從不認為以仁或愛能治世,以惡、奸才可治世。現在你們前來主動進攻,我們更是出師有名,然後搶走你們的一切,殺雞儆猴。霸鱷,你不該跟我下棋的。」

另一邊廂,王星騎八足馬追趕卡努拉,然而卡努拉不愧為王,於水中實在敏捷如暴風,左穿右插,時升時降,即使是八足馬也難以在一時三刻內追至。



畢卡和卡努拉分別帶兵向東西方進發,沿途不斷召出河水,令附近一直氾濫。王星追趕途中,看到河水帶紅,知不少人族慘遭巨鱷族毒手,催動大量魔力使出土壁術,直接改變地形,升起地面,將河水一口氣倒出城牆之外,且在南邊升起一道高牆,防止河水湧入民居。

大批巨鱷族軍亦因此被沖走,而餘下的也與人族軍正面衝突。人族軍難得有大好機會,馬上提槍射擊,巨鱷族亦以先前搶來的武器駁火。槍聲不斷,而巨鱷族本來就皮堅肉厚,不少直衝向人族,衝散對方隊形。

卡努拉一怔,心忖:「怎麼搞的?竟然方圓百里的地形也被他媽的一招改變了,而且還保留了原先的樣貌,未免太細緻了吧?」沒了河水,牠怕被人族軍短時間追上,於是分成數隊,竄進大街小巷,繼續前進。

王星此刻騎八足馬飛到卡努拉面前,穿上漆黑的碑紋之鎧,威風八面,正義凜然,說:「卡努拉,你也該停手了。」

卡努拉怒吼:「你媽的!你們人族才該停手!我們根本不該幫助你們!否則帝鱷也不會死!」

王星眼中帶著惋惜,卻知洛河之戰人族確實理虧,說:「當年,我見證巨鱷族成為人族的同盟;想不到,現在,我也見證巨鱷族攻向人族。只是,你們還認為這一次會令人族大受打擊嗎?」

卡努拉吐一口嚥液,說:「廢話少說,要打就打,要殺就殺!」話畢,牠傾力召出河水,如同海嘯般捲向王星。王星意念一動,將碑紋之鎧化為黑氣,重新凝聚為暗瓦黑矛,奮力拋出,力氣之大,傳來空間波動,衝破河水,更一分為二。

卡努拉知這黑矛含有偌大能量,自己根本無法承受,急忙向橫躲開。王星早已料到牠的動作,腦海運轉,雙目澄明,說:「地牢術。」卡努拉腳下的地面突然爆出又似石又似木的物質,堅靭無比,將牠牢牢困著,且四肢緊縛,難以動彈。



卡努拉一直怒吼,不斷辱罵王星。王星走來,一招冰錐術打在卡努拉的身旁,卻寒氣十足,道:「人族和巨鱷族並非敵人,也不該是敵人。人未成族前,即鴻蒙時代,人在須彌大陸上只不過是糧食,是玩物。如今成族後,能與不少種族結成同盟,只因我們放下了過去,才望到了未來。如果你真的為巨鱷族著想,你一定要明白此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