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分歧(四)

早在眾智者聽巨鱷族軍來臨人族邊境,已在推測各種可能性。人族附近暫且四海昇平,偏偏巨鱷族要帶軍前來,極有可能得悉當日洛河之戰的真相,周遭種族就只有炎族最大可能會與巨鱷族聯手,一來他們曾因誤會與人族結怨,二來他們能力不俗,擁有眾多領地且王數不少,要是巨鱷族衝破人族邊境,炎族再從後突擊,人族定必死傷慘重。

霸鱷看著眼前真鳳、伏羲和王星,光是三人已是實力非凡,自己根本沒有能力與他們對抗,沒了炎族,巨鱷族此舉更是以卵擊石;縱然自己有多悲憤任性,也感無力與無奈,登時臉如死灰,心想:「這就是智的差別嗎?」又見三十萬巨鱷族軍已剩不足三四,嘆一口長氣,慨嘆天意弄人,說:「我們走。」

伏羲輕輕推開真鳳的手,走前一步,說:「霸鱷,你們破壞人族軍事設施,殺死萬人,這事應該如何處理?」

真鳳一怔,看著伏羲搖頭示意。霸鱷怒得破口大罵:「伏羲,你就這麼喜歡逼迫盟友嗎?真鳳也開了金口,你還在說什麼屁話?」



伏羲無視真鳳的目光,毫不掩飾其陰森殺意,盯著霸鱷說:「人族不是一個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而且你們主動攻擊盟友,等於背叛人族。霸鱷,你認為巨鱷族該當何罪?」

真鳳走向伏羲,輕聲說:「伏羲,此事就此算了,別再節外生枝。現時我們最重要的是與所有種族團結一致,對抗外敵。」

伏羲看著真鳳,一手指著巨鱷族軍,一手指著人族軍,反問:「放虎歸山等同養虎為患,即使巨鱷族實力遠遜人族,但若回首反咬一口,又有數以萬計的人無辜受累。再者,這事很快會傳遍整個人族,此時不作任何處理,等同荒廢軍法,如何建立人族威信?我們又如何服眾?」

伏羲字字鏗鏘,句句作響,真鳳一時啞口無言。王星上前輕抓二人手臂,勸說:「你們這樣只會令人族軍心更加不穩。待此事完結,回去再說。」

霸鱷盯著伏羲冷笑一聲,問:「到底誰才是人族之首?是真鳳?還是伏羲?」



真鳳怒瞪霸鱷,盡顯殺意,龍袍更顯威武,周遭光芒似被其氣勢隔開,變得陰沉黯淡,風變雲改,冷意凜冽,沉聲說:「霸鱷,趁我還未改變主意,你們該走了。」

霸鱷不禁吞下一口嚥液,後背生出冷汗,心想:「這人⋯⋯這人真的是盤古轉世,同樣為皇,卻感到他的實力比我更強更霸道。當年的人族⋯⋯真的回歸了⋯⋯」默然點頭,以手勢讓全軍撤退。卡努拉協助巨鱷族退兵,且向王星真誠地揖手,表示其尊敬;畢卡先前被王星擊暈,尚未甦醒,只好被其他族員抬走。

伏羲看著真鳳如此,不禁搖頭,揮袖離開。真鳳收起殺意和卸下龍袍,看著伏羲的背影越走越遠,思緒萬千,內心複雜,深呼吸一口才說:「王星,麻煩你,盡快重整防線,別讓其他種族有機可乘。」

王星見真鳳神色不妥,眉頭深鎖,知他心中所想,說:「放心,我已作安排,會從旁調動軍隊,率先駐守此處,再作修葺。」真鳳點頭道謝,然而聲線低沉,似心事重重,份外落寞。王星遙望霸鱷和卡努拉,說:「有人主戰,有人主和,乃必然之事。一位被智謀和你的力量所震懾,一位被人點醒。這次人族雖死傷過十萬,但至少贏得真正同盟。」

真鳳目光根本不在巨鱷族,而在身後離去的伏羲,慨嘆道:「要不是我趕得及前來阻止,大概巨鱷族已被全滅,伏羲也可達成他的目的。誰對誰錯,我真的無法定奪。只是得人恩果千年記,我不得直接向巨鱷族出手。」



王星點頭,說:「伏羲行事果斷,心狠手辣,行以惡治世之道。若今日能滅巨鱷族,定會在其他種族心中刻下不容觸犯之威;所謂殺雞儆猴,短期內人族聯盟內不會再有叛亂,甚至會積極配合人族往日戰爭。」

真鳳看著王星,微笑道:「你為人善良,處事都總會留有一線,行以仁治世之道。今日即使巨鱷族曾對人族出手,但我們依然待牠們不薄,大顯容人之量。只要這消息傳出,往後戰爭之時,大陸之上眾多種族一定會更容易生出投降之心。」

王星說:「智者計謀無情,豈算善良?我絕非聖賢,只想以最短時間平定戰爭。」拍拍真鳳緊繃的肩膀,續說:「在你手下,惡者有伏羲和三清,仁者有姜尚和我。仁惡共存,兩者共濟,治世又有何難?」

真鳳苦笑:「只是仁惡如同光暗,真的很難共存呀⋯⋯」

王星點頭,說:「良弓難張,然可以及高入深;良馬難乘,然可以任重致遠。門者之路一直走來,我相信你也說服過許多比你聰明,甚至比你強的人。現在你已登皇,怎麼反而包袱更多?別想太多,你天生就有一種令人信服的能力,往日強如鴻鈞也甘於當你副手。」

真鳳看著眼前凌亂的畫面,心想:「令人信服的能力嗎?」忽然回憶種種往事,與宋龍化敵為友、若霖犧牲生命拯救自己、令真龍族和鳳凰族和平共處⋯⋯「過往彼此也擁有同一個目標,只是,現在伏羲的目標和我的還是一樣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