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分歧(五)

在巨鱷族叛變的同時,宙斯、濕婆與耶和華帶同三百萬兵力截擊炎族軍,遠處看見炎族軍竟動用百萬兵力,由兩皇和八名王帶領,便知炎族軍的確想一舉將人族削弱,全廢人族邊境;沒有外圍的防禦系統,面對皇,邊境也只不過是紙板老虎。兩軍還未靠近,已在無聲無息中叫陣,互相散發殺氣。

宙斯憂心說:「媽的,想不到炎族這次竟然派出如此盛大的軍隊,要不是王星等人未卜先知,人族恐怕會失去眾多領地,生靈塗炭。炎族全身也是由火炎組成,只有心臟由靈魂石組成,如果不攻擊那個位置,實在難以對付。」

濕婆感到對方的濃濃殺氣,亦釋放包含暴戾、憎恨的殺意還以顏色,大聲叫:「既然專程來到我們的領地作客,你們就永遠留下吧!」話畢,他右手一揮,投出絕對漆黑的三昧真火,所經之處皆沸騰冒煙,暴戾的氣息在場中左右橫飛。

烙炎體格壯橫,看到濕婆那三昧真火,大感興趣,四目睜得其大,張開大嘴笑說:「麗炎,我要這玩火的傢伙。」一腳踏去,直接以陽炎之力爆發鮮紅如血的陽炎,以硬碰硬,以火擋火。兩火相拼,紅黑交合,暫且不分上下,互相吞噬且燃燒,附近變成一大片荒土,乾旱崩裂。



濕婆實力高強,即使在人族之中也是名列前茅,過去殺盡萬物以證道,將所有負面情緒混合,再融入自身的戾炎之中,才煉成現在的三昧真火,與靈魂相扣,融為一體,意念才一動,後背立即捲出一個圓盾,擋下烙炎越維一擊。

烙炎看著濕婆借力衝前,大笑:「能操控火炎至這個地步,有趣!我還以為你有炎族血統呢!來!報上名來!」

濕婆道:「濕婆。」話畢,他雙手微舉,三昧真火形成萬把古劍,每把皆鋒利無比,刻有暗紋,忽地突破音障衝前,直指烙炎。

烙炎微笑,心忖:「原來你就是濕婆,傳聞盤古之下的火炎使用者。可是論火炎,你永不及我們呀,因你沒有陽炎之力!」雙手揮動,陽炎編織成網,不讓任何一劍穿過。濕婆手指一彈,其中十把古劍立即繞過陽炎網,直指烙炎後背。

正當烙炎彈去與濕婆激戰之時,麗炎微笑看著瘦削的耶和華,下身左右盤扭,嬌豔地走前,說:「哥哥,報上名來。我可不想殺死一個無名的皇。」



耶和華盯著麗炎,見她全身皆由火炎形成,身形高挑,然而樣貌恐怖,與人相差甚遠,平靜道:「人族,耶和華。」雙手交錯再攤開,於空中輕輕一揮,忽然合十且大喝一聲,信仰力從麗炎身旁湧現。

麗炎頃刻大感危險,不得不躍起再彈動躲避,見那道餘威擊殺背後不少炎族軍,張開那張猙獰嘴巴,尖牙利齒,笑聲刺耳,說:「嘻,想不到你是用信仰力的。好久沒見了,哥哥,那就看我如何破你信仰!」

耶和華羽化成仙,本來柔和的信仰力在他手中亦變得剛柔並重,能攻能守,游刃有餘,而且招數變化無窮,往往擁有奇效,能在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突擊,令麗炎也不敢上前搶攻。他一時上攻下守,一時左進右縮,更突然在她身後攻來,暫且控制戰局。

麗炎右臂忽然暴長,越過耶和華的攻擊打去,道:「嘻,真有趣。」耶和華不敢硬擋,向後躲開,發覺對方身形又虛又實,當真如火炎,一時之間未知如何對付,回想剛才宙斯的說話,留意她胸口若隱若現的靈魂石。麗炎笑說:「原來耶和華也是個色鬼。哥哥,想看就過來吧。」

耶和華未有理會她那無聊的說話,看見人族軍各裝備也開始溶化,心想:「陽炎之力又是進可攻,退可守,將身邊一切燃燒。雖然是高溫,但也未至於這麼快速溶化我們的盔甲,到底怎麼了?」



另一邊廂,炎族八王看見宙斯手中拿著雷霆,其中一王冷哼:「那不是雷霆嗎?原來他就是那個人族臭賊宙斯!」

宙斯怒氣攻心,大罵:「你媽才是臭賊!雷霆本來就是我的物品,那時審判日戰死才不知為什麼被你們這些垃圾拿走!現在只是物歸原主!懂不懂?你們有沒有智慧呀?」

炎族八王以眼神交流,冷笑之後,一同攻去。宙斯雖是皇,但以一人之力對抗八名王,內心也感吃力,可惜現時人族斷層,能與王相爭的就只有皇,唯有硬上,將真元力注進雷霆,召來紫雷,希望盡快削去對方一臂。

炎族八王一時圍攻,一時分散,似攻非攻,似守非守,令宙斯難以集中攻擊。「佈陣!」宙斯聽此,更是提高自身警覺,凝聚真元力於右臂,奮力一拳打出,掀起颱風,刮起地面軍隊。八王一同釋出陽炎之力,外看如同八卦陣的八角,將拳勁盡向四方卸走。「宙斯,你知不知道我們八個有一別稱?」

宙斯知輸人不輸陣,道:「怎樣?叫逃跑八犬?」

八王帶著傲氣笑說:「捕皇八炎!」

各皇開戰,而兩軍亦在遠離他們的地面上正面交鋒,奮戰不懈。先有鯤鵬以兜率八卦旗陣嫁禍人族,再有宙斯搶奪雷霆後屠城,因此炎族對人族仇怨甚深,紛紛以復仇之名而戰,士氣確是高漲,以一敵眾,燃起千度高溫。

人族軍訓練有素,面對如此盛大的炎族軍,並無一絲懼息,堅守陣式,先以橫陣射出子彈及導彈。炎族不愧為百大種族之一,戰力驚人,自身成炎,除非射中其靈魂石,否則子彈難以造成傷害,讓人族軍不得不棄槍而拔出刀劍近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