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人族聯盟(三)

真鳳見自己終於壓下眾人,終於放下心頭大石,想:「只要這一次能夠辦妥,就一勞永逸,不需要再擔心內部矛盾,可以專心處理外面的敵人。我最不想的就是與人族互相爭鬥,自相殘殺傷及感情,更令其他種族有機可乘。」

出乎意料之外,姜尚率先說:「隨著我們要建立人族聯盟,我建議第一條規矩應是除非發現其異心,否則不得攻擊盟友。」

真鳳顧著留意伏羲和三清的神情,並無發現王星曾有一剎輕皺眉頭,馬上點頭贊成,說:「對,既然要成立人族聯盟,就要與所有盟友連成一線。如果他們不能信任我們,大家又怎可以一起戰鬥?如果連身後也不能安心,所有戰士又怎可注視前方呢?」

伏羲和三清同樣不說一話,光是點頭示意,而其他人也沒有異議。



真鳳實在感到驚訝,心想:「這麼順利?太好了,這是最重要的一點,想不到他們這麼容易就接受了。這是姜尚所說的話,而且王星又沒有反對,應該沒有什麼意外吧。」說:「既然大家也同意了,那麼我們開始討論第二條吧。你們有什麼提議?」

伏羲餘光略過姜尚和王星才望向真鳳,說:「前事不應計算在內,從今開始,只要攻擊或侵犯人族領地的就是敵人,絕無例外。」

真鳳知道如果再次發生盟友叛變,自己也沒有能力再次壓下人族的怒火,至少伏羲定必領軍反擊,那時人族將會更加撕裂,後果不堪設想,思前想後,又見王星和姜尚並無意見,便點頭說:「我同意。你們呢?還有其他想法的話,通通說出來吧。」

這段討論維持甚久,雖然談及細節的時候,各有爭持,但最後也暫且達成共識。最終訂下來的規矩並不多,除了該兩條外,就只有兩條:凡事皆以人族利益為先、重大事情將由所有皇投票決定。這四條簡簡單單的規矩被稱為人族聯盟四規,或簡稱四規,成為人族往後成立聯盟時對所有人族的限制;如有任何人違反四規,將會受到一定懲罰。

真鳳也暫時想不到其他要點,只知與眾智者辯論真的累透,但見彼此情況似乎好轉,內心實在高興,微笑道:「大家也累了,先休息三十分鐘吧。」話畢,他便與王星和姜尚步出會議室。



宙斯見三清、伏羲和女媧也離開,才站起伸展雙全身,打個呵欠,看見牟尼、濕婆與耶和華依然坐著,毫無打算離座,問:「你們不出去走走嗎?在這裡一直談一直談,實在悶死我了。」

牟尼溫文爾雅地答:「不必了,我坐在這裡等你們回來。」

耶和華微笑說:「那我就留在這裡陪牟尼好了。」

濕婆樣貌冷漠,只閉目搖頭。宙斯對此已經見怪不怪,笑說:「好吧。那我就跟隨王星和姜尚去找真鳳了。」話畢,他就大步走出會議室。

真鳳感受著這番斜陽,感覺份外溫暖,倚著圍欄,遠望外面的尋常人家,內心湧上一份幸福感。宙斯走來,只見真鳳一人,大感奇怪,走到他的旁邊問:「王星和姜尚呢?怎麼只得你一個?」



真鳳說:「王星說有事要找姜尚聊聊,但我只想讓腦袋休息一下,所以就自己上來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暫時遠離那些繁瑣事,令自己不論身心也舒服多了。」

宙斯笑說:「我也是呀。真鳳,你很累吧?」真鳳看著宙斯,臉帶不解,而後者鮮有地放下那玩世不恭的神情,帶著數分凝重看著遠處的人玩樂,續說:「與伏羲、三清鬥智,害怕他們會帶領人族走向唯人獨尊的路。」

真鳳苦笑一聲,說:「是呀⋯⋯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原來我與伏羲開始走上不同的路。那時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一個人族獨尊的內宇宙,令人族得以在內休養生息,令殞落的皇得以在內用最短的時間凝聚。人族獨尊,又如何?也只不過自相殘殺,分黨分派,戰亂不斷。」

宙斯回想得道成王的時候,說:「無論前世今生,我也認同你想走的路,畢竟我欠巨人族的實在太多。即使我身為人族,也會為黑帝斯擔憂。你放心,重要關頭,我還是懂得選擇的。」

真鳳知宙斯身世,知他雖是人族,內心仍對巨人族,尤其是黑帝斯有所牽掛,對此毫不責怪,反倒笑說:「其實種族與種族之間到底有什麼分別?只要願意放下身段和成見,願意真誠交談,其實和平共存是可行的。我們和巨人族不就是好的例子嗎?我們有不少貿易,甚至聽說連藝術品也有拍賣。」

宙斯大笑,笑聲豪邁,拍拍真鳳肩膀,說:「你能成為人族之首,就是因為你有這包容天地的氣量,還有這一份值得令人,不,是令眾生也甘願為你拋頭顱灑熱血的豪氣!」

真鳳笑說:「我才不想眾生為我而死呢!」

另一邊廂,伏羲、三清和女媧走到另一間房間,閉門之後才悠然坐下。三清知隔牆無耳,便開門見山,直說:「姜尚說的那話,實在有所玄機。」



女媧輕皺柳眉,明顯不知三清的意思。伏羲點頭,說:「姜尚才智絕對不下你我,剛才四規看似簡單,但當中有太多灰色位置,尤其那句異心。看來,他是故意讓我們節外生『支』。」

女媧問:「你們的意思是,我們這一次又可能有支線嗎?」

伏羲點頭示意,三清則帶惋惜說:「只可惜現在它仍未完整,達至傳說則無法使用,我尚要修改,盡量達至造化之奧妙。我們現在建立聯盟,將會發動各種戰爭,那時就可以用其他種族進行測試。」

忽然門外通話器傳來聲音,三清親自上去打開房門,歡迎此人進來。伏羲道:「我們行極惡之道,人族總有一日會明白我們的苦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