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人族聯盟(二)

真鳳未有回答三清,反而看著王星,後者點頭,說:「巨鱷族是次受炎族唆擺而在領地之中襲擊人族,導致二十三萬九千一百七十三名戰士死亡,附近八百萬平民需要疏散,上萬單位的軍事設施被摧毀或嚴重受損。至於與炎族一戰,人族軍死二百七十萬八千六百名戰士,失去二百艘大型軍艦。兩者皆失去價值數以億計的軍備以及無法以價值量化的人命。這些,我們又怎會不知道?」

三清知王星故意指明人命無法以價值量化,率先令真鳳往後的說話佔有優勢,輕哼一聲,看著真鳳,直說:「既然如此,真鳳你當日在人族軍前放過巨鱷族軍,到底你怎樣對得起那些戰死的兄弟們?他們保護平民,與巨鱷族對抗到底,你卻要我軍眼睜睜看著牠們那些畜牲安然離開人族領地!」

真鳳一手拍桌,話語帶著帝皇之氣,實在懾人,對著三清怒說:「難道一直向其他種族進攻就對得起他們了嗎?如果那時與巨鱷族繼續開戰,又會有幾多兄弟戰死沙場?我慶幸的,是當日沒有派你截擊炎族,恐怕你只會窮追猛打!而且,你憑什麼以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三清冷哼一聲,反瞪真鳳,散發天尊之威,道:「好一個鄭真鳳,竟然打算耍這些輩份手段嗎?我們同是皇,本來就是平起平坐。再者,這五百年我一直守護人族,令人族保留實力,可以再次堀起。否則,即使你貿貿然回來,也絕對無法在如此短時間走到今時今日的成就!你現在才跟我論態度?你又憑什麼?」



真鳳再不退縮,與三清四目相投,乾脆站起,說:「就憑我是盤古轉世,就憑我是人族之首!」一話既出,令全場啞然;姜尚一直站在真鳳身後,留意眾人變化。

真鳳見眾人無話,便續說:「即使平日我對待你們為朋友,但在人族的大路之上,我絕不容許其他人說三道四。從始至終,人族也是須彌大陸的一份子,我們無必要將所有種族清除。該打就打,不該打就不該打。」

伏羲放下手中的八卦青玉,將手伸向三清,看著真鳳認真說:「與巨鱷族開戰、追擊炎族本就是兩碼子的事,根本不可以混為一談。而且,即使你是人族之首,從你回歸須彌開始,不少決定也是經由九皇投票決定,並不是按照你的個人意願。不是嗎?」

真鳳看著伏羲,眼神深邃,回答:「論智,我的確不及你們這些智者,所以我需要你們在這裡,令我看得更加通透,免得下錯一步棋,令再有百萬人成為犧牲品。而且,過往我一直以為所有人目標一致,只是各自戰法有所不同,所以才如此相信你們,讓你們私下作出決定,完全主持戰局。或許,我錯了。」

伏羲說:「當日耶和華、宙斯與濕婆帶兵截擊炎族,最後因全數軍艦被毀而選擇退兵,我認同這即時決定。至於你放過巨鱷族,我卻無法接受。」



真鳳立即說:「當日是我們率先利用巨鱷族去對抗神族,牠們更拿出當日帝鱷的盔甲,人證物證俱在,我們又如何反駁?我們又如何面對其他盟友?」

牟尼看見此情此景,只好嘆一口氣,回想那時鴻鈞以智壓下眾智者,才令盤古無後顧之憂,心忖:「真可惜真鳳沒有他的鴻鈞⋯⋯即使有王星和姜尚相助,也未必能對抗伏羲和三清。想不到,真正的外憂尚未到,人族就有內患⋯⋯」

伏羲語氣開始變得強硬,說:「洛河之戰後,這番類似的爭論已經出現了。如果你是擔心其餘盟友對人族的信賴,王星、三清和我定有方法處理,根本就不需要放過巨鱷族。那天你幾乎動搖軍心,令他們懷疑到底為了什麼而走到前線戰鬥。沒了他們,你還說什麼盟友?到底所謂的盟友重要,還是人族重要?」

真鳳皺眉,發覺在短短數句之間,伏羲已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佔著上風,反倒自己已不知如何回應,頓時語塞。王星見此,馬上說:「沒有人族,何來盟友?同樣,沒有盟友,何來如今的人族?放過一族,免卻數以十萬計的人命,這才是真正的仁君,為未來鋪下更長遠的路。」

伏羲說:「如今真鳳放過巨鱷族,恐怕在須彌大陸傳開去,只會令其他種族認為人族軟弱,只要曾對人族有恩,即使叛變亦可以獲得饒恕,此舉只會在未來埋下更恐怖的伏線,令人族陷入巨大危機。」



三清話帶鄙視,道:「巨鱷族橫蠻無理,素來對人族不瞅不睬,如果你當初肯殺雞儆𤠣,更會令往後盟友更懂合作之道。」

宙斯再也忍不住,道:「你媽的又說什麼合作之道。簡單點,你就是想要其他種族的一切,對不對?貪得無厭。」

真鳳忽然說:「別浪費時間了。」聽到他的聲音,王星和伏羲也立即望去。真鳳坐下,樣子威武地說:「我們繼續吵鬧下去,也得不到結果。既然如此,倒不如我們互讓一步,現在就一起訂立規矩,只要大家遵守,我就不會妨礙你們所有決定,更會全力協助各位;但你們違反的話,我一定會出手阻止你們。」

女媧暗忖:「說到底,還是以力服人,不過這也許是暫時對人族最好的方法。」

宙斯偷笑,心忖:「真鳳,早就應該這樣用力量壓下那個老而不!」

伏羲點頭答應,說:「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一向忠於人族,絕無問題。」三清同樣點頭,而其他人更是理所當然地同意。

真鳳回首望一望姜尚,再看著伏羲、王星等人,凝重說:「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訂立人族的規矩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