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九皇出動(二)

牟尼與耶和華一同走到真鳳房間,看見王星和姜尚同樣在內。真鳳微笑,說:「感謝你們先前的幫忙。」

牟尼依然有禮,說:「那裡那裡。只要人族同心,真鳳手下人材輩出,猛將如雲,仁政有王星,惡治有伏羲;文有三清、姜尚,武有宙斯、濕婆、耶和華,離和平已不遠矣。」

真鳳先前決定先發制人,利用日族與伏羲對話,間接展示自己對其餘皇的影響力,雖感到不慣,可是為了大局著想,也不得不這樣做,說:「只要伏羲等人知道我們苦心,放下自身執著,我一定前事不計,畢竟伏羲是我的好友。」

牟尼看著真鳳,道:「你是個大方豪氣之人,因此才吸引眾多能人。過去,我相信你;現在,我依然相信你。只要除去野心過大的種族,對人族而言已是足夠。」



真鳳嘆口氣,凝重說:「我前世不惜撕碎靈魂開天闢地,創造一個人族獨尊的內宇宙,他族沒有智慧,甚少能力,可是卻發生人族嚴重內亂。人食人、人殺人⋯⋯我方知道一族獨尊只會令情況變壞,從內部崩壞⋯⋯」

王星想起那時魔僧、龍邪和龍魔,又想起雙親,不禁點頭,道:「而且不同種族亦不代表定有衝突,我們和現在的巨人族、異鯊族不就相處甚好?有時候,我們實在太聰明,計算太多,野心太大,最後互相侵吞,互相霸佔;另一方面,我們實在太愚笨,比較太多,嫉妒太深,結果互相猜忌,互相爭鬥。」

牟尼自那時得到大量信仰力,吸收當中傳來的信念,即使未有進入盤古宇宙也得知大概情況,道:「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心生執念,執念纏身,不論貪、嗔、癡,皆令人迷失其中,忘記生命之意義。」

耶和華親身經歷轉生,在盤古宇宙中渡過種種厄難,聆聽來自大千三千世界的禱告,深明人間疾苦,想起人的七罪,傲、惰、嫉、婪、色、食、怒,何嘗不是心生傷悲,說:「我看到了人美好的一面並選擇相信,我們一定要令人族明白生命不只為了戰爭,更為了自己。」

真鳳似觀望未來,說:「生命,本是為了追求更美好的事。雖然現時我們無法達到這地步,更不斷練兵,為向須彌大陸中央推進而準備,不過總有一日,我們的下一代會看得到。」



耶和華輕輕一笑,知道真鳳並非短視之人,內心有能說服眾人的大義,著眼於甚至自己不在的未來,才肯為他赴湯蹈火,道:「真鳳,明早我們便會出發。有什麼需要留意嗎?」

真鳳搖頭說:「有王星和姜尚事前那麼張揚的準備,所有種族也應該不敢拒絕我們盛大的好意,九皇出動前去也只不過是誠意之舉。也許真正麻煩的就只有王星前去的矮人族,畢竟他們與月族實在太近。」

耶和華點頭同意,不過想起王星語氣親切,說話能力一流,便毫不擔心,道:「有王星在,哪有不被說服的種族?」

真鳳看著王星,笑說:「對呀,矮人族就靠你那三寸不爛之舌了。」

王星搖頭苦笑:「我也未知能否說服矮人族。說之以情,動之以理。矮人族在鴻蒙時代之後雖與人族相處和睦,常有交流,但須彌大陸戰亂不堪,後來月族更接收矮人族,作為其獨家的兵器製造廠。經歷如此多年,與人族的情誼也已消失不見。更何況,月族有地族撐腰,要說服矮人族實在不易。」



姜尚說:「要說服矮人族,就只有依靠他們對兵器的喜愛。我剛剛從三清手上拿到這把武器,矮人族天生手巧,應該不難看出它造工細膩精緻,既實而華。月族打仗從來不在乎裝備保養,稍有破損,便扔在戰場之上,逼使矮人族重新鍛造,唯有這方法破情。至於理,你信你總有方法能達成。」

王星雙手接過這把長矛,長度約一米八,矛頭鋒利,發覺前後重量平衡,矛身由烏金貫穿,外層以鋼鍛造,矛尾有螺旋尖刺,整體造形如水般流線,外層堅硬卻輕,能遠拋能近戰,輕輕一笑,說:「三清所造之物果然不同凡響。有此兵器,我就可投其所好。」

姜尚點頭說:「沒有如此老練的經驗,絕不可能造出此等兵器。矮人族一定明白當中道理。」

真鳳聽後微笑,心忖:「即使三清與伏羲的見解與我們的稍微不同,不過彼此也一直為著人族著想。」

牟尼知王星擁有分化矮人族和月族的鑰匙,便有禮地站起,笑說:「既然智者們已經辦妥,我也沒有任何憂慮。那麼,我先行告退。」

耶和華也站起來,道:「牟尼,我和你一起出去吧。」看著真鳳、王星和姜尚,續說:「我並非什麼智者,無法為你們在大局之上分憂,所以我選擇相信你們。無論如何,請你們盡力去爭取人族的未來。」

真鳳聽後會心微笑,站起走向他倆,眼神充滿信賴,說:「牟尼、耶和華,以後還要靠大家彼此繼續努力。這只不過是個開始,而現在只不過是個戰爭之前的平靜。更令我擔心的是,我知道只要這次戰爭一開始,也許就沒完沒了,直至只剩一方,完全改寫須彌的歷史。」

牟尼拍拍真鳳手臂,心想:「別擔心,鴻鈞為此早有預備。」說:「我們明白,因此我們也一直準備著。除戰鬥外,其餘就交給你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