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九皇出動(四)

遠在西方某座高山之下,五名生靈盤腿而坐,好好修練自身,臉色終於從死沉的灰暗變得溫和的紅潤。「你們恢復如何?」

「我現在只恢復至初階三門者的地步,但已經累得快死了!可惡!」

「我也相差無幾,畢竟封印千年,而且當初將我們如同扼殺,才可瞞過一切,包括天道。」

「可是我們已經修練了接近一個月有多!我還是拿不起它!可惡!」



「夠了。在我們還未恢復實力之前,我們一定要保持低調,之後我們才尋找線索。看看這數千年我們到底錯過了什麼,也許他的預言已經發生。」

「好!就聽你話吧。我先去採果。」

在須彌大陸中部,九頭帶同應龍親臨戰場前線,令龍族聯盟士氣大振,呼聲不斷。九頭體型龐大,渾身漆黑,不愧大黑暗龍之名,而九個龍頭目光凶狠,口噴黑氣,惡意濃濃,氣勢洶洶,身軀堅硬無比,只是遠望敵軍,已令對方感到一股巨大無比的壓力,而且身心皆生出一陣寒意。九頭問:「三足在嗎?」

應龍背生一雙巨翼,身上龍鱗閃著彩光,耀眼奪目,四爪鋒利好比各神兵利器,樣貌威武,如同蛇身的身軀既長又粗壯,肌肉強橫,龍牙駭人,聲線沉實,說:「如果三足不在,對面感到你殘暴的氣息,應該早就全部逃跑了。」

九頭性格謹慎,智冠龍族,方能令各個龍族分支心感佩服,甘於投於旗下,說:「不一定。只要克洛諾斯在,牠們那群愚材也會留在這處。」



應龍不解,道:「克洛諾斯雖然是泰坦族的皇,但自分拆成巨人族,氣運衰落不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何以有這說法?」

九頭閉起雙目,冷笑一聲,道:「克洛諾斯雖然變得瘋癲,可是實力也不容置疑。畢竟泰坦之名依然響絕須彌大陸每個角落。只要他在,鳳族聯盟絕對不會分散。好一個三足,竟然打算拖延這場戰爭。」

應龍雖然力大無窮,能移山填海,呼風喚雨,但並非智者,完全不明。九頭轉身,施法變得細小,形似人龍;應龍見此,也同樣施法。施法過後,兩龍高不過三米,而九頭只剩一頭,雖然奇異,但應龍似乎見怪不怪。兩龍走到無人的一邊,九頭才問:「我們這場戰爭打了多久?」

應龍搖頭不知,苦笑:「我怎會知道?」

九頭點頭,看著遠方沉寂無聲的戰場,說:「從第一戰開始,已經過了三個月。這段日子,雖然會以對方的屍體作食物,但我們消耗的糧食實在太多。三足自與我一戰之後,便龜縮不出,原因絕不是被我打傷,而是因為這就是拖延我們最佳的方法。」



應龍想著想著,問:「你到底在說什麼?」

九頭說:「每當我們進攻,鳳族聯盟的某皇便會親自帶兵繞路攻我們後方,專攻糧食和軍備,為了就是令我們無法暢順地進攻。三軍未出,糧草先行。如果無法保證後方安全,整支軍隊也難以直接搶攻,尤其這並非攻城戰。」

應龍點頭,說:「難怪這些日子,即使在你指揮之下,龍族聯盟的進程依然緩慢。」

九頭笑說:「雖然緩慢,總算佔著上風。三足小心謹慎,無十足把握,也絕不出兵。即使我施引誘之計不下百次,牠也能沉著氣,死守其城,實在令我感到份外興奮。哈!很久也沒有遇上一名好對手!」

應龍只感無奈,說:「說真的,即使是燭龍也跟不上你的思考,何況是我?」

九頭大笑:「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跟你說嗎?」應龍一邊苦笑,一邊搖頭。九頭說:「三足現在躲在暗角,只派出泰坦族、血族,和我們打持久戰;只要我們維持現狀,並不傾力進攻,這段短時間內也不會開戰,所以我要你偷偷前去幫助大蛇族,對付人族。」

應龍沉思一會,問:「接引、准提已死,人族嚴重斷層,即使盤古轉世帶同五名皇回歸,但已經今非昔比,再者,大蛇族現在勢力龐大,又有鯤鵬牽制,還需要我去幫忙嗎?」

九頭看著人族那個方向,眼神深遠,說:「審判日,天族集合五個大族打算殲滅人族,結果無功而還,你還記得嗎?雖然我不在場,但那次是史上唯一一次龍族和鳳族合作,也無法將人族徹底毀滅,就知道絕不可以輕視人族。」



應龍當年就在現場,回想那時自己與燭龍等龍族與人族戰鬥,除天族之外,其他種族一直留有一手,結果六大種族被打退,不少都傷重至垂死邊緣,只能用盡全力逃走,也不禁心驚膽顫,說:「你說得對。那時人族誓死如歸,即使貴為皇,也甘願犧牲自己,因此戰力才會這樣恐怖,打退我們眾人。」

九頭對此只輕輕一笑,彷彿早已預計到六大種族過於高傲,未受挫折之前定難以合成一體,如此一來,即使結盟也無法發揮出最大的戰力,淡然說:「人族現有九名皇,即使斷層,也是一大戰力。縱然有鯤鵬從旁牽制,但牠畢竟只有一身。應龍,記著,輕視敵人只會失敗收場,即使面對小卒,亦要全力以赴。畢竟,令人輕敵就是我最強的戰法。」

應龍忽然想起當初九頭如何收歸各個龍族分支,不禁點頭,笑說:「對,你是我們唯一的大黑暗龍。那麼我通知無間之後,就會前去大蛇穴。那你呢?」

九頭輕笑:「我去埋下將來的伏線。終有一天,鳳族會敗於我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