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結盟(四)

王星早已登皇,豈會被區區一王所要脅,瀟灑地說:「埃達,若我要走,無人能留;若我要留,亦無人能趕。你們當初為月族鍛造兵器,只求在須彌大陸之上有一個容身之處,但月族如此糟蹋你們的心血,你們又能忍嗎?」話畢,他將那長矛輕力一拋,矛頭剛好插在結界之前,說:「你乃識貨之人,看看這一把長矛,是否值得你們改變主意?」

埃達恐防有詐,讓手下走出結界將長矛拿來。那手下深怕這是王星所佈下的陷阱,長矛會忽然爆炸等,全身也輕輕顫抖,以儀器率先檢查清楚,發現毫無異樣之後才敢拔出長矛,再走回結界中遞給埃達。

埃達將手中的白玉鐮刀變回吊墜,掛在頸上,才接過長矛。他手藝出眾,幾乎可與三清相比,只是他欠缺六丁神火,才無法鍛造神器,頂多煉造大器,甫拿起長矛,便知當中之妙,再揮動數下,更感到鍛造者的巧手之處,臉露笑容。

王星凝視埃達,說:「鍛造者將自己的心思灌注於每一樣武器中,使它們亦有了靈魂,能變得更強,慢慢凝聚氣運,方形大器。你又是否感受到這把長矛的靈魂?」



埃達感到長矛之中,有著力爭上游、稱霸須彌的渴望,似要向天地咆哮,不懼萬物攔阻,雖是狂妄自大,卻是激情澎湃,如同一名少壯抬頭望天,高傲地笑著。埃達知鍛造者會將自己某種信念灌注於武器之中,也忽然想不起自己上次再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只好歎息一聲,回望王星,目光忽然少了傲慢,漸生一種難言的黯然,問:「這是三清親手之作?」

王星走到結界之前,說:「對。我們人族重視屬於自身的武器,正如真鳳的軒轅神劍、三清的兜率八卦旗、女媧的五彩石⋯⋯即使如其餘士兵,也絕不得胡亂拋棄武器。除了矮人族之首,你也是一名作為名震天下的工匠,你內心又有何想法?有不甘嗎?有掙扎嗎?」

埃達一時無語,想起月族族員視所有軍備如同兒戲,反正一切皆是隨手可得,因此鮮有尊重,而王星這一番說話正中其心刺,再次牽動作為工匠的傲氣。雖然王星只是輕輕拋出小石,卻在平靜的湖上掀起每數漣漪,終有一日成為翻騰巨浪。

王星又說:「只要依靠月族,便有地族在背後撐腰,可在其他種族身上取得更多資源,不過你們所打造的武器、防具、首飾等,通通落在不識貨的人手上,毫無珍惜,最後散落各地,被掉在草中,被扔在山邊。你們勞苦的心血、汗水、每一錘、每一煉,通通付諸流水。與日族相似,但你們仍未有皇,能與月族有商討能力嗎?」

埃達眉頭更是深鎖,提手截停王星繼續說話,走前將長矛交回,道:「月族正位於我們旁邊,我們實在無法接受人族的好意。要是舊日,我們甚至不會赴約。」



王星見他神情,便微笑搖頭,說:「這把長矛就留在你這裡吧。人族現時盛大,大戰天族和地族而不分勝負,擊退神族和魔族,替日族奪去眾仙鄉。埃達,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人族聯盟的大門隨時為你們而開,那麼,我們就此告別了。」轉身之後,仰天長嘆,笑說:「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偏偏,知己知己,何其難得?」

埃達看著王星遠去,再望回手中的精細長矛,眉頭依然緊皺,無法鬆開,內心更是矛盾。作為矮人族之首,他不能只顧自身利益,現時與月族結盟,等同與地族連成一線,前途定必安穩,然而屈居月族之下,矮人族屢受月族諸多限制,無法加強自身軍力,注定永無出頭天。他握緊長矛,閉目撫心自問:「難道我們應該放手一搏?」

王星和姜尚走回戰艦,便指揮人族軍離去,往帝都方向行駛。姜尚說:「最後,你還是決定留下那長矛。」

王星說:「長矛現在就是最好的心錨,令埃達動搖。越見長矛,影響越大,再多說話也不如這一段寧靜的留白,來得更響亮,來得更動聽,來得更刻骨。」

姜尚樣貌依舊淡然,說:「你的說話情理兼備,要是埃達稍有不甘,定會依向人族,甚至進行遷都,逃離月族勢力範圍。」



王星微笑,看見七輪苦海的邊緣,便說:「投其所好,必有所得。我們就留在這裡,不需要走得太遠,就在這裡靜候佳音。未得矮人族,不回帝都。」

姜尚說:「明白了。那我先去休息。」

王星看著姜尚離去的背影,忽然湧起一陣長年未見的熟悉感,不禁苦笑一聲,心想:「我真的想太多了⋯⋯偉大如此,怎可能尚未登皇?」走到戰艦的另一面,拿起份份資料,閱讀從各地而來的情報,嘗試在戰爭開始之前,分析往後的情況,作出對人族最有利的選擇。

姜尚回到房間之中,清心寡慾,盤膝打坐,將真元力運行全身,嘗試令一切能量變得更純淨,更渾厚。忽然腦海傳來劇痛,他不得不用雙手按著頭顱,咬緊牙關,然而嚎叫不得,只好一直將柔和無比的真元力注進,然而毫無作用,靈魂似被萬蟲蠶食,千刀萬剮,卻閃出數段殘破不堪的畫面。

「哥,別忘記即使異卵,我們也是雙胞胎⋯⋯可以成為暴君的,絕非只你一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戰鬥模式、習慣,而你因為擁有能量吸收和釋放的能力,本應可以稱霸天下,傲視群雄,不過,你偏偏選擇造王,證明你所謂要消滅這偽善的世界,不單止要清除世界政府,而要挑戰背後的造物者,而你清楚自己根本沒可能打贏造物者。」

姜尚雖然頭痛如崩潰,但尚可保持心神,心忖:「這是我的前世?」痛楚稍有停頓,忽然又來轟炸,只是這一次的畫面更加模糊,他幾乎無法看見眼前事物,只可以看見大約的輪廓。眼前只有六人,遠處有座高聳入雲的高山。

「人族大劫將至,我亦無能為力,只可為未來放下種子。要瞞過一切,就只有將你們推至死亡,推至虛無。屆時,就只有亞特蘭蒂斯的末落和開天闢地能夠喚醒你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