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結盟(五)

如王星想像一樣,其餘人前去各種族商討結盟極為順利,而金獅族和人魚族怕待薄人族,當濕婆和三清到達之時,兩族更贈送大禮、奴隸、糧食、特色食品等,以求將來合作和睦融洽。雖說商討,除王星之外,其餘人也幾乎不需說話便完成其任務。因此除王星之外的八皇在商討之後陸續啟程回去帝都。

日族奪得眾仙鄉為副都,雖然這領地氣運極高,卻令他們受到巨大壓力,東是炎族,南北方是神族和魔族,不能有一分一秒的鬆懈;王星這樣一計,更令其他種族暫緩與他們的所有貿易活動,包括軍備、金屬、礦物等資源。

金陽城中,夕日實在感到難堪,在宮殿之內也難掩其怒氣,握緊四個拳頭,咬緊牙關,大喝:「人族⋯⋯人族實在太可惡了!即使我們已經以自身名字立下誓言,王星、伏羲等人依然用這種外交手段將我們逼上絕路!」

殿中只有十餘名日族,他們全部不穿戰甲,只披華服,知道人族如此,也紛紛臉露不悅,但又不敢有任何動作。



日樹乃日族的智者,知道大勢不在自己手中,而日族憂患太多,暫時只可隨波逐流,順應人族意思,說:「我們一直處於弱勢,地位與人族絕不對等,即使接收附近數十個種族,也難以相比。再者,此處雖然氣運極高,但潛在危機同樣極大,現在只可以潛伏一邊,待時機來到,才可展翅高飛。」

夕日說:「當初我們得悉伏羲向神族進軍,私下向大悲通風報信,更向祂說出伏羲從盤古宇宙回歸,實力一定尚未恢復,結果伏羲當真除去大悲。若是那時神魔討伐戰,死的是三清,不是那沒頭腦的燧人氏,我一定更開心!」

日樹說:「三清研發及煉製武器方面堪稱一絕,久出大器,令人族實力更高一層樓。我們雖然科技先進,不過依然無法造出如此大器。這亦是我們的發展路向之一,幸好借助人族氣運,我們已有眉目。無論如何,現時人族借我們為先例,更向世界宣佈所有消息,令其他種族難以抗拒結盟一事。」

夕日倏然消失於大椅之上,原是走出空地,向天連打數拳,打散雲霞,將內心無窮怒火發洩之後,才慢慢走回殿內,沉著氣說:「我們曾在神族之下渡過了更難捱、更可悲的時期⋯⋯現在的,又算什麼?」

日樹揖手並帶著恭敬,看著夕日,說:「夕日氣量可容天下,實在是我們的福氣。」



夕日問:「日樹,現時我們該如何?」

日樹雖然樣貌凶悍,心思卻比其餘日族細膩得多,說:「如果要恢復昔日地位,首先要取得人族信任。我們要向人族示忠。」

夕日苦笑一聲,想起當日於眾仙鄉的回憶,問:「示忠?那時的立誓也不算示忠嗎?」

日樹依然沉穩,說:「伏羲並不信任我們,而王星亦有防範,才會有如此計謀。現時我們前後受壓,若情況繼續下去,待魔族恢復實力,將會與神族再次攻來,而炎族也會開戰。我提議,將十萬奴隸、百萬糧食和五萬金日隊兵權交給人族。」

其餘日族也大感驚訝,呼:「什麼?」



日族另一名王,大昭實在緊張,說:「金日隊是日族最精銳的部隊,數目只有十萬,裝備完善,在戰場之上能以一敵千。你現在要我們將五萬金日隊白白送給人族?怎可能?」

夕日也趕急問:「日樹,你是認真的?」

日樹向夕日點頭,再望向其餘日族,說:「人族如此計謀,除了其他種族的因素,就是為了讓我們於全世界面前向人族示忠。我們現在寄人籬下,無法拒絕。無論如何,戰爭也會在不久將來開始。現在我們將金日隊交給人族,一來可以示忠,二來可以為日族打下氣運,三來可以從內部了解人族的軍事。」

大昭聽後一怔,也從未想過這樣竟可一舉三得,問:「那麼⋯⋯我們自己呢?正如你所說,戰爭即將開始,面對神族、魔族和炎族,我不認為我們能夠面對。萬一如果我們連金陽城、眾仙鄉也守不住,怎樣維持日族的尊嚴?如何保護日族的族民?」

日樹道:「不管神族、魔族還是炎族,也對人族聯盟虎視眈眈。只要我們示忠,人族一定會派兵幫忙,我只是用五萬金日隊換取百萬人族軍。再者,若我們戰敗,便更有大條道理將全族搬進人族領地之中,屆時拿取情報、資訊便更加容易,所以人族絕不會容許此事發生。況且,幾經交談,我知王星性格仁慈,他絕不會讓同盟陷入災禍。」

其餘日族也無法辯駁日樹的說法,一時無話。夕日知只要日族願意低頭,戰爭開始之後,人族一定要出兵幫助,正如日樹所說,只好嘆氣:「日樹,就跟你說的做。用我的名義,將五萬金日隊交給人族。」

日樹凝望夕日,感謝他的信任,心存感動,想:「夕日,你大可以用我的名義交出軍隊,這樣你就可以保全自己於日族的名聲⋯⋯我絕不會忘記你的恩德,你永遠也是日族的首領。」道:「謝過夕日。」

夕日知道事情已暫且解決,才放下心來,想起人族以手段在短短時間內竟可不費一兵一卒便將附近各族湊成一體,也不禁感到神奇無比,開懷大笑,說:「既然我們將加入人族聯盟,就與人族好好合作。待時機成熟,我們才真正自立門戶,不過看來,我們永遠也無法與人族為敵。」



日樹微笑,說:「這場戰爭也許長達千百年,只要真鳳和王星尚在,我們實在無謂與人族為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