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一觸即發(一)

「醒了?」

真鳳聽見這一把彷若天使的聲音,由衷地甜笑起來,才緩緩睜開雙眼,依舊躺著,凝望枕邊這傾世美人,問:「小冰,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小冰以手指輕輕撥開真鳳額上的頭髮,溫柔說:「天才剛亮。」

真鳳輕輕捉起且輕吻她雪白柔嫩的玉手,微笑說:「那麼,我出發了。」



小冰深呼吸一口,微微皺起那雙清眉,知今日乃出兵之日,而他不只是人族之首,更是人族最強,根本不能躲避,只好情深深說句:「真鳳,一定要萬事小心。」

真鳳坐起身來,輕撫她吹彈可破的臉蛋,掛起一個自信的微笑,道:「我不會有事的,我可是盤古轉世、鄭千闕之子⋯⋯最重要的,我是你的老公,怎可能只掉下你一個?」

小冰聽後不禁一笑,但知戰爭無情,有多少能踏上征途,又能活著回來;縱然真鳳是皇,也毫無例外,正如當初的大悲、帝鱷,還有燧人氏⋯⋯她問:「你真的不想我在你身邊嗎?」

真鳳與小冰經歷幾許,感情深厚得穿越生死,當然希望無時無刻都有她在身旁,只是戰場瞬息萬變,硝煙一起,任誰也無法真正預料未來;即使是皇,生死也不過一剎,勝負也不過一刻。若是如此,他倒不如讓小冰留在帝都,令自己毫無後顧之憂,微笑說:「小冰,你替我好好管著這裡,讓待我凱旋而歸。」

小冰個性溫柔,但心思細密,辦事能力絕對不比真鳳差,既然戰事要起,王星、伏羲等人亦要親自走至戰場前線,而自己作為人族高層,也要做好本份,當中也包括不讓真鳳擔憂,於是便點頭微笑:「放心將帝都交給我。對了,王星、伏羲兩邊如何?」



真鳳回想那場舌劍唇槍的會議,不禁臉露一絲驚訝,說:「我也不肯定,不過上一次會議實在令我大開眼界。由於四規的第四條,制訂軍事策略這種大事,必需經過各皇商量及投票。王星和伏羲各有計劃,兩者十分相似,只有少許差別;聽姜尚事後所言,雙方在計算各自計劃的時候,亦要預計對方的每一步棋,所以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小冰聽到真鳳似講述一個冒險故事般雀躍,便知道在他而言,兩者的計策也各有所長,難分高下,而且未有違背他的良心,於是自己的心情也變得輕鬆,將先前東望一事暫且忘記,問:「那像不像當時明鋒與亨利這樣互相鬥法?」

真鳳點頭,笑道:「真的很像!當然,不像明鋒和亨利,他們只是在會議上互相爭議,展示自己計策的優點,嘗試說服其他人。二人口才了得,無論對敵人或己方的資料都瞭若指掌,每當我們提出各種可能性,他們皆有辦法變陣輕鬆應對,看來早已有全盤考慮。」

「二人同樣認為要優先對付龍族聯盟,因為牠們無論於侵略性、地理位置、實力、動機也對人族有最大的威脅。王星主張先守後攻,讓其他勢力先削龍族實力,再突進,減少人族傷亡,在後期以人數之優搶奪領地,增強氣運,擴大勢力;伏羲主張強攻後守,先發制人,率先打壓並逼退龍族,再利用其他勢力滅之,保存人族實力,留待最後再與鳳族聯盟等大戰。」

「雙方各有道理,不過王星的策略似乎對人族未來的發展較好,所以我便決定支持王星。在投票階段,牟尼與耶和華皆選擇棄權。隨著他們棄權,我本以為王星的計策將成,可是濕婆在投票期間贊成伏羲主戰的計策,最後伏羲先攻後守的策略以票數四比三通過。」



小冰點頭,想了一想,道:「傲是濕婆的上一世,他乃以力證道之人,殺盡萬物以成王,偏向伏羲、三清等人也情有可原。也許,我們一直忽略了濕婆。即使他被你收服,再次忠於人族,可是他的本性嗜殺、嗜毀滅,定會偏向伏羲,而不是希望萬物共存的王星和你。」

真鳳聽她一言,再回想那時王星望向濕婆的眼神,不禁驚嘆:「難怪王星當時的眼神那麼奇怪和複雜!我記得自洛河之戰後,王星時常尋找濕婆,深怕後者被伏羲拉攏,在會議上能夠左右大局,以防萬一。看來,伏羲還是做到了。」

小冰依在他肩膀,微笑:「伏羲一心想人族強盛,絕對不會背叛大家,而且無論是王星或伏羲,皆是一等一的智者,不會令人族掉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不是嗎?」

真鳳又輕吻她額頭,閉起雙眼,好好地嗅她體香,說:「對。你剛剛提起傲,我才發覺時光飛逝,而事過境遷,自己已不再身處於地球,不再身處於盤古宇宙。兜兜轉轉,我又回到這一切的起點。有時候,我也不知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小冰輕笑:「那時,真龍族和鳳凰族本來水火不容,每次見面都幾乎刀戈相迎,後來在你手中變成一家,互相照應。」抬頭望去,更覺真鳳偉大無比,續說:「你有包容世界的氣度,又有溶化隔膜的力量,也許九頭和三足金烏也會被你勸服,就如那時宋龍、真龍雙子和文山一樣。」

真鳳苦笑:「如果這樣的話,我可要被九頭殺死一次呢。」

小冰抿嘴,用力抱著真鳳,說:「才不准。」

真鳳道:「我不會讓你孤單一人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