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後發先至(四)

不少人魚和異鯊一個不慎,吸入毒液,四肢變得無力,然後鼻孔噴血,不久便窒息而死。人族軍戴著潛水面具,雖然未有直接吸入毒液,但皮膚一直與之接觸,長久下去,亦會中毒。宙斯咬牙切齒,說:「媽的!竟然用毒!各位,先閉氣!別吸入那些毒液!」

同時,一大批烏賊從左方和中方戰場的縫隙突破,直衝去戰艦那邊,意圖破壞戰艦。

王星立即說:「召出海怪。」話畢,守著戰艦的人族軍運起魔力,召喚出三隻樣貌奇異卻龐大如數條巨鯨的海怪。牠們飛快地向左、中、右的戰場游去並張開那血盤大口,大口大口地吸走大部份的毒液,當中更活生生吞下大批烏賊,直接以胃液消化一切。

所有烏賊一旦衝過人族聯軍的防線便開始釋放體內的毒液,濃密得令整個人族聯軍不禁生畏,即使有海怪在此,但亦令人族聯軍前行速度大大減慢。反之,龍和大蛇卻絲毫不怕這種毒液,張開大口將人族聯軍咬成數份。



真鳳看見如此大量毒液,感到對方的烏賊似源源不斷,數量實在比人族聯軍更加多,問:「你就不怕海怪會毒死?」

王星目觀四方,不敢有一絲鬆懈,說:「這種低等的毒,對海怪而言只是甜品。讓海怪前行,清除烏賊!其餘人族聯軍守好崗位,聽從將領命令!」海怪看似呆滯,但游動起來卻敏捷得可與人魚族相比,而且口腔巨大,一口又一口吞下敵軍。

左中右方亦戰況激烈,海中不只是水和毒液,更是無窮無盡的血肉。曾有人言戰爭只是場數字遊戲,只要數量多便可取勝;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用得其所,攻其無備,小亦可勝多;再者,在須彌,能量方是一切。

流星隊從天而降,直衝海底,從中進行切入,意圖將中間的龍蛇聯軍分成兩批。龍騎士與其騎寵二合為一,因此力大無窮,一起橫揮斬馬刀,在水中強行捲出一道巨大海流,令烏賊難以竄跳四周,更令毒液聚集一處,為其餘的人族聯軍造出優勢。

真鳳見此,湧起靈力,運於掌心,左手一推,生出無窮紫炎,將附近千萬烏賊連同其毒液燒成虛無。流星隊完成任務後便再飛回海面,毫不戀戰,正是王星手中的奇兵。



姜尚身在戰場,利用真元力及其五把利劍生成劍陣,在海中左穿右插,輕聲說:「王星,牠們節節敗退,卻久未變陣,這或是一場玩弄南北的陷阱。」

王星看著整個戰場,看到空氣有轉,心想:「伏羲,你那邊到底戰況如何?」說:「那時機已到,乘著這股海流上前,將牠們後方一次過剷除!人族聯軍聽令,總動員出擊!」

真鳳感到一股海流從後湧來,將人族聯軍推進,正好配合王星的總攻擊,方明白他所謂的後發先至。宙斯完全不知甚解,但知這一切皆在王星預計之內,興奮問:「到底是怎樣了?」

姜尚說:「風暴將海浪推來,作為第一波攻擊人族聯軍的利器,但龍蛇聯軍為免誤傷己方,一定會身處於風暴之後。現在我們於一瞬間破風,海水失去推動力,便會因氣壓差湧回其中心點。王星先前按兵不動,光讓敵軍攻來,就是為了讓牠們越過中心點;現在牠們被海流扯後,減低速度,而我們則被海流推前,此消彼長。另外,所有毒液亦會隨海流反推,減淡濃度。就這樣。」

宙斯看到後排的烏賊需要用更大力量方可推動自身,速度比先前慢上不少,大笑:「好!用他們的東西反過來去削弱他們!不愧是王星麻!」



王星說:「姜尚,我要前去確認我的想法。這裡我就交給你,所有變動,由你決定。」話畢,他便跑回戰艦。姜尚知這是王星最佳的選擇,也不阻撓。真鳳雖然未知他們的想法,但自己身在戰場,感到對方的皇終於有所行動,也不敢輕視。

兩名樣貌精緻,衣著高貴的男精靈忽地於烏賊群後出現,看著海中奮戰的眾皇。其中一名笑說:「這一場戰爭真有趣。我們用風暴削弱對方,他們用陣式打破風暴;我們派出烏賊放毒,他們利用海怪清毒。互相鬥法。有趣有趣。」

「哥,規矩照舊,誰先擊殺一皇,誰贏。」

「好!我弟蒂斯,哈哈!如果沒有狩獵的樂趣,我也不知道活著能做什麼。先前已經消耗了他們一至兩成能量吧?就看看他們還有什麼能耐。」他們將精靈之力注入手中的玄鐵弓,再大力一揮,如灑出一大撮金粉,然而這些金粉逆流而去,飄到遠處。

波光雖只是王,但在戰場中已是堪稱無敵的存在,拿起一把與其秀麗樣貌毫不相襯的烏金大刀,催動人魚之力哼唱一段旋律,歌聲柔和,音高而動聽,繞樑三日,令不少烏賊和大蛇也陷入睡眠狀態,才揮出大刀,刀光無情,直取牠們的生命。

賽蓮一直留力,只以長笛左右擊打。突然,她感到數箭憑空襲來,去勢之快如閃電,只好凝聚人魚之力並以長笛硬擋,擋下之時如同連環核爆,身體被那力量強行扯後,就連附近的同伴也被這一輪衝擊波震得七孔流血。她說:「精靈族開始攻過來了!」

賽蓮才站穩身子,便感到一種恐怖瀕死的感覺,只因那足以壓碎世界的殺意在一瞬間爆發,又如萬箭穿心,心忖:「這是什麼?他們又不是精神力動者,為什麼會這樣?」

「中!」高手過招,一瞬則可分出勝負。只一剎分神,賽蓮便身中四箭,體內能量急減,臉色頓變蒼白。幸好她在水中敏捷許多,方令箭矢不中心臟,否則即使她是皇也難逃一死。



亞諾斯看似嬉戲,笑容天真,說:「真可惜呀!難得終於引到她去那處,更浪費了一次魔法陣。」

蒂斯目無表情,說:「哥,再來一次,這條可愛的人魚便要去輪迴了。」

「哈哈!好!不過她一定死在我手下。」

賽蓮平靜下來,知道自己再不能承受如此一擊,暗忖:「他們並非精神力動者,絕不可能令我如此分神⋯⋯這是精靈族的秘技?還是他們的特別能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