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盲點(一)

真鳳知道精靈族兩名皇正合攻賽蓮,本想前去援助,但知自己也正要面對此戰其中一名難纏的對手,輕說:「宙斯,快去幫助賽蓮!」話畢,他向暗處斬去一劍,劍氣撕開千隻烏賊,才正氣凜然說:「別再躲了。」

暗處慢慢浮現出一個巨大陰影,之後彩光閃爍,雙翼非凡,牠說:「真不愧是盤古轉世。我,應龍,佩服。只可惜,人始終是人,即使能夠龍化,也永遠不是龍呀。」

真鳳知應龍強悍,也不再留力,披上龍袍,進入龍鳳化,道:「對,人永遠不會是龍,卻比龍更強更偉大!」話畢,他雙翼一拍,疾衝向應龍,比人魚更快速,比異鯊更敏捷。

應龍興奮不已,笑說:「那就讓我見識一下!」牠長尾一擺,如同鋼鎚錘去,力帶萬鈞。真鳳身經百戰,立即轉身以軒轅神劍突刺,乾脆以硬碰硬。應龍反應快捷,輕輕一扭,長尾順著軒轅神劍劍面而去,兩者因此擦身而過。



真鳳左手揚起紫炎,一拳打出,在海中打出一個真空地帶,殺氣騰騰地壓向應龍,道:「你現在也只不過是龍游淺水!」

應龍大笑一聲,以那佈滿尖牙利齒的大口咬斷紫炎,雙眼如射出紅光般凶險,道:「這就是你所謂的鴻蒙紫炎?哈哈,也不外如是!而且,在龍面前玩火,你定是開天大的玩笑!」話畢,牠向真鳳口吐五彩龍炎。

真鳳左手一撥龍袍,擋下龍炎,才發覺對手的確強悍,幾乎將龍袍燒毀,不過自己體內的鳳凰之力實屬陰柔,剋著龍炎,才揮開龍袍,道:「看來,今夜過後,須彌再無應龍!」

應龍笑容再盛,卻帶無比陰險危機,一瞬間後以雙爪突襲,同時大擺龍尾攻向真鳳身後。真鳳見應龍先前對軒轅神劍尚有忌諱,便聚力向前奮力斬出數記。一息間,迷人淡紫的靈力傾瀉而出,然而應龍彩光同樣動人,爪勁與劍氣互搏,爆風不斷,將海水打得繚亂不堪。

戰況甚至比起其他數以億計的軍隊更加激烈,更加浩瀚。



應龍前爪一抓,便生成兩道海龍捲從兩邊襲去。真鳳頓感壓力大增,知牠將真龍之力暗暗帶進龍捲之中,暗勁巨大,心想:「牠與我相同,擅於猛攻。如果我繼續躲避,反而更容易陷入危局,不如採取主動!」

應龍見他主動越過維度,避開自己招式,忽然來到面前並連刺百劍,每刺皆傳來空間漣漪,也不敢輕視,捲動龍身,先將那份力量卸向四周,再用真龍之力抵消,更不時擺尾、揮爪,令真鳳未能靠近。

真鳳聚集真龍之力於左手,令爪變得更加堅硬,大喝:「龍怒!」

應龍見此,也大喝:「龍怒!」雙爪相撞,互相退後百里有多方停下身體,而那處已再沒海洋,不是被那股龐大的能量擊飛,就被蒸發成水氣,就連板塊亦有崩裂。位於附近的軍隊也被這一波衝擊波打至昏暈,甚至死亡。

真鳳見此,拍動鳳翼,飛至萬里高空。應龍仰天大笑,跟隨他腳步,直至兩者對視,道:「真鳳,你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值得我運用全力。你的手還在痛嗎?」



剛才一擊,真鳳實處於下風,才知光論真龍之力,對方的確高出一分,便使能量運行左臂,將傷口復原,但血跡仍在。他呼出一口氣,雙目茫然,納天地於眼中,陰陽並存,四象兼在,說:「你亦是一個可敬的對手。不過,由一門者至登皇,我一向也是血流不止。那你準備好下一回合了嗎?」

應龍笑聲如巨大音波襲去,笑說:「好!」

真鳳從無學習戰鬥招式,因此從不拘泥於形式,目的就只有擊殺對方而已。同樣,應龍也是如此,能量渾然天成,只憑直覺而行。

「紫炎炮!」一道由紫炎形成的射線爆出,卻令四周扭曲,足以證明其能量的密度。

應龍也不敢貿貿然硬接,匯聚真龍之力橫推,卸走紫炎炮的威力。及後,牠也馬上還以顏色,奮力吐出一個能量波,喝:「真龍波!」

真鳳馬上拍翼避開,真龍波僅僅在臂間擦過。應龍目光閃過一絲殺意,雙爪一拍,真龍波竟忽然爆開。真鳳在真龍波爆開那一剎那,撥起龍袍並將鳳凰之力聚於那處,將湧來的真龍之力盡推反兩儀,但來勢太急,也被真龍波吹飛。

應龍豈會放過這大好機會,大叫:「喝!」一個轉身,鋼鐵般的龍尾化身一支舉世無雙的長槍,直刺真鳳,去勢突破音障,在空間擦出陣陣漣漪。

真鳳雙眼絲毫不驚,右手拋起軒轅神劍,劍尖指地,左右手匯聚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清藍與火紅在頃刻融合,化作迷人淡紫,如世間無物膽敢爭艷鬥麗,大喝:「開天闢地!」



然而這招開天闢地的去向竟被軒轅神劍擋下,更令應龍毫不畏懼,直直打去。開天闢地打進軒轅神劍,未有爆發任何能量,反而令它彩光更盛,比天上太陽更光更亮。

應龍這刻才感恐怖,意欲收尾,卻不斷被軒轅神劍的空間吸去,說:「這就是你當年在審判日令人族未至於全敗的招式?」

真鳳說:「對!除了創造內宇宙,還可以創造空間!」

應龍咬牙切齒,毫不猶豫斬去整條龍尾,遠離真鳳和那空間,暗忖:「這就是他保命的招式⋯⋯而且看似他仍有留力⋯⋯」

真鳳見對方已遠離,收回那空間,轉化並吸收不少能量,淡然說:「這樣一來,你就處於下風了。」

應龍仰天大笑,說:「難怪燭龍當年死於你們手上,也難怪鯤鵬一直對你們如此著迷。可是,偷偷跟你說一句,你們的智者也被鯤鵬和九頭牽到了自己的盲點。你們,快要輸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