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盲棋(二)

在姜尚指揮之下,北隊再次全軍出動,未有轉向南方,反而直指前方,越過前方海域,直接攻打龍族領地,撕破對方防線。

真鳳雖然心煩意亂,但知姜尚正在安排眾將士並準備各種行動,也只好暫且平伏心情,站在戰艦上,感受著陣陣海風,望吹走所有煩憂。宙斯走來安慰,說:「別擔心。伏羲和王星聰明絕頂,不會有事的。」

真鳳內心充斥不安,於宙斯面前也無謂偽裝,嘆一口氣,說:「鯤鵬又何嘗不是智慧過人?我寧願憑自己雙手拼搏,也不希望被各計謀玩弄。」

宙斯點頭,深呼吸一口,說:「我們快要進入龍族領地,離王星、伏羲等人越來越遠。你真的相信姜尚嗎?」



真鳳毫無猶豫地點頭,說:「即使他要我現在單挑九頭,我也會筆直往前。既然姜尚說要這樣分配兵力,那就再分隊。」

宙斯聽後大笑,說:「好!我與姜尚未有這樣的信賴,不過我相信你。既然你有這樣的覺悟,那就好了。只要過了前面,還差三十個領地就到牠們的主都,皇龍都。」

真鳳依然皺著眉頭,望見龍族領地的邊境,感到那個由重重龍族魔法構成的防禦系統,輕輕一跳,張開鳳翼,並拿出軒轅神劍,說:「我去開路。」

下一瞬,他已經飛至龍族邊境,也是外圍的軍事重鎮,騰格。看著面前這片綠地,他鬆開雙眉,臉孔變得淡然如水,一劍斬下,彩光四射,劍氣所到之處,如四象共生,兩儀共鳴。即使騰格外層有十層防護罩,此刻也像豆腐般被輕易切開。

防護罩甫被撕開,騰格的龍族軍立即拿起武器開始反擊,反應快捷。槍、炮、箭等,於真鳳眼中根本不足以成為威脅,然而他也不得不以劍擋下一擊,順勢後退,再將那道力量卸向四周。



「難怪要我守在這裡,原來是怕了這傢伙。」

「哈哈!事先聲明,千萬別要輕敵。這傢伙不亞於九頭呀。」

「只用一劍,就破了十重龍族魔法,有趣。我一直也想知道九頭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也許現在就能知道了。」

應龍知對方正是興奮,大笑:「他可是踏進了兩儀之境的怪物,別死在這裡。」

真鳳輕輕抬頭,看著應龍和身邊這一隻擁有八個頭的龐然巨物,問:「宙斯、賽蓮,你們恢復得如何?」



宙斯以雷霆飛至真鳳旁邊,身外惹起雷電,說:「足夠殺死對方了!」賽蓮走出戰艦,待在海中,周遭水流漸漸湧向她雙手,正匯聚大海中的能量,等待出擊。

真鳳披上淡紫龍袍,雙目茫然,盡納天地,說:「那裡面的蒂斯和另一條龍就交給你們了。」

宙斯心想:「光憑你剛才那一擊,已經證明你已經走在兩儀之境的顛峰了⋯⋯要是我去破壞那些防護罩,豈止三擊?」輕輕一笑,說:「明白了。賽蓮,我們走吧。」

賽蓮嫣然一笑,點頭說:「那我就要再次拜託你了。」宙斯豪氣大笑,大喝一聲,便衝向騰格,逼對方最後兩名皇出來。

八歧一呆,八個蛇頭吞吐蛇舌,目露凶光,卻笑得陰險,沉聲問:「應龍,這傢伙打算一人鬥我倆?未免太看輕我們了吧!」應龍沒說一話,內心生出一種難以言諭的不祥感覺,不知是自己多慮或是多疑,總覺得這男人與先前有所不同。

人族聯軍所有戰艦浮至水面,內裡的將士也拿起各樣兵器。姜尚走到艦頭,遙望屹立於岸上的騰格,拿起圓滑無比的九紫天雷珠,浮於身後,運起真元力,問:「真鳳,你確定嗎?」

真鳳右手手握軒轅神劍,左手化成龍爪,龍袍隨風飄揚,帝皇氣勢銳不可擋,似要號令天下,叫萬物跪下,說:「剛才與應龍一戰,我似乎領悟到一些真龍之力的特別之處。現在,正好是讓我放手試試的時候。」

姜尚點頭,道:「好,反正這個策略就是建基於你能打退應龍和另一名皇。美娜、大金毛,先前的海戰我故意不讓巨人族和金獅族出擊,現在就是你們展現威力的時候了。務必小心,現在的敵人,才是真正的龍族和大蛇族。」



美娜站在姜尚身後,拿起大鋼刀,全身線條極美,肌肉結實有力,說:「姜尚,我等你這一句很久了。各位同伴,給我拆掉整個騰格!展示巨人族的強悍!」

大金毛大吼一聲,說:「金獅們!我們也忍了很久!在陽光下盡情閃耀吧!」

金獅族湧起金獅之力,四肢更是強壯,利爪更是堅硬,如同陣陣金光在岸邊閃爍不斷。牠們跑離戰艦,將力量聚在一起,形成多支矛,直奔向城牆;雄赳赳的咆哮之聲綿綿不絕,如同戰鼓般為騰格之戰打開序幕。

一條金色飛龍從城中閃出,散發一身傲氣,盯著正在衝來的金獅族,說:「各位,看到前面的奴隸和食物嗎?一起趕走這群骯髒的奴隸聯軍!」

龍蛇聯軍應聲大叫,士氣高昂,眾將領見金獅族開始登陸並搶灘,距離城牆只差千里,便下令攻擊。與先前的烏賊截然不同,兩族攻擊何其洶湧,整齊而無漏洞,似已有排練千遍,可見城中守軍軍紀嚴明,練兵有道。光是第一輪,威力如萬支洲際導彈,將整個地面炸得晃動。

大金毛一馬當先,釋出金獅之力擋下大部份能量,然而仍有不少金獅被擊中,有的受傷倒地,有的直接死亡。牠知目標就在眼前,怒吼:「什麼龍蛇,我呸!也不過是令我癢了一癢而已!衝吧!用我們的牙,我們的爪,撕開牠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