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盲棋(一)

姜尚淡然說:「也許我們的確走進了一個自設的盲點。」

真鳳聽得心驚,問:「到底是怎麼了?」

姜尚說:「我們身後的七輪苦海,對於人族十分特別,你記得原因為何嗎?」

真鳳立即回答:「當然記得。鴻鈞為人族設下最後的避難所,亞特蘭蒂斯,正在該處。那處資源豐富,幾乎可令人族自給自足,只可惜那時鯤鵬逼我們搬遷,我們才會率先搬去雪落城,再走到帝都。亞特蘭蒂斯、七輪苦海,也可以說是人族其中一大轉捩點。」



姜尚點頭,說:「那時,為避過滅族之禍,所有人也忙著遷都,三清則負責銷毀內裡的一切。而這,就是我們的盲點。」

真鳳等人齊呼:「什麼?」

姜尚十指彈動,目光茫然散漫,說:「鯤鵬曾道自己擁有改變現實的能力。雖然我們尚未清楚牠的真正能力,不過按照現時情況,可先假設牠無法隔空取物、越空殺人,否則人族軍早就一個不剩,而這場戰爭也不會發生。」

真鳳點頭同意,說:「即使鯤鵬有多強,也不會是這種誇張的能力。強如天族,也不可以隨心所欲改變眼前的一切。」

姜尚續說:「改變現實,或可解讀為透過施加精神力,令世界走向接近自己所想。改變,必然需要能量;涉及的人、事、物越多,所需的能量便越大。若有這些假設,可以推斷鯤鵬能夠控制局部範圍的事物,甚至可以倒因為果。只要鯤鵬能做到一事,就可解答這一切。」



宙斯不解,問:「你在說什麼?鯤鵬真的可以改變現實?難道牠改變了時空,然後偷走了我們的科技?還是牠穿越時空那些?」

真鳳一驚,方明白姜尚的說話,說:「你是說牠將整個亞特蘭蒂斯也還原了!」此話一出,眾人也大為震驚,各有猜想,亦可解釋敵軍竟擁有人族的科技武器。

即使三清銷毀所有資料,可是只要鯤鵬能夠恢復內裡物件,要完完全全學習整套修真、魔力、科技文明理應需要一段日子,但單純地複製防禦系統卻是易如反掌。與此同時,龍蛇聯軍更有可能擁有與人族軍相似的武器及裝備,可謂大大削弱人族的實力。

姜尚手指從未停止,續說:「雖然機率極低,但這已經是最接近真相的可能性。人族長居亞特蘭蒂斯五百年,已經足夠鯤鵬拿取人族大部份的文明。就這樣。」

真鳳打開地圖,見亞特蘭蒂斯正正在南隊的後方,驚說:「由一開始,鯤鵬逼我們走上水面,便開始計算到這一步。我們認為亞特蘭蒂斯已經毀滅,但如果牠還原了亞特蘭蒂斯,並駐軍於此。南邊的龍蛇聯軍規模應該與這邊相差不遠,一旦被前後夾攻,南隊恐怕⋯⋯」



眾人聽到真鳳的說話,也感到一陣莫名的心寒和恐怖,深深感受到鯤鵬的可怕,竟由最開首便已經開始設下佈局,一步一步讓人族走進自設的盲點,看不清這陷阱。

宙斯如恍然大悟,緊張地說:「難怪王星要前去南方,幸好我們有傳送裝置。如果連鯤鵬也加入戰場,南隊恐怕會大敗收場,全軍覆沒。那麼我們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去?」

真鳳眉頭深鎖,點頭同意,說:「好。我會乘坐傳送裝置,去到南隊身處之地。宙斯、賽蓮,你們留下,好好休息。」

宙斯站起,豪氣說:「不可以!我們完全不知道南邊的情況,假如鯤鵬、應龍等全部齊集該處呢?那麼你獨自前去,豈不是送羊入虎口?雖然我現在無法與皇戰鬥,但是打其餘雜卒、烏賊等,仍然是綽綽有餘!」

真鳳看著他,忽然回想起斯龍與電王,又是豪氣,又是英雄好漢,毫不畏死,以義行先,內心湧起無窮感慨。賽蓮也以尾巴撐起自身,輕輕釋放能量,如同游泳般走向宙斯旁邊,盡現美好身段,微笑說:「讓我們陪你去吧,多一個人,多一分力。」

正當真鳳意欲說話之時,姜尚十指忽然停下來,說:「不。王星親自前去,但久未回來,證明南隊已經踏入了一個難以改變的局面。甚至,連王星和伏羲也暫未有辦法。」

真鳳深知現時的戰況已經超出了自己可理解的範圍,毫無頭緒,但又知王星、伏羲、女媧等人或許危在旦夕,更是心急如焚,問:「要是他們陷入如斯危境,我們還不過去幫忙?」

姜尚輕輕搖頭,認真道:「如果我們也前往南邊,只能透過傳送裝置,不過當中所需的能量巨大,以我們現在的資源,只足夠傳送十人,所有將士不能隨行。再者,如此一來,我們當初分隊的目的便付之一炬。」



賽蓮親自體驗過王星的無窮智慧,光憑一人計謀,不用軍隊,僅以攻心,便壓下周邊所有種族,在短短時間之內成立人族聯盟,單單這一份成就已是非同小可。她問:「姜尚,我知道你是王星的副手,但王星既然選擇前往南邊,一定有他的原因。難道我們要靜待此處嗎?」

大金毛看著姜尚,不禁露出懷疑的眼神。牠只知王星、伏羲與三清皆為人族智者,而完全不識姜尚,畢竟後者從盤古宇宙而來,尚未擁有各戰跡或政績,不似三人般揚名大陸。

姜尚未理大金毛的目光,說:「我現時深怕在亞特蘭蒂斯之後,鯤鵬還專為王星設下的第二個盲點。時間無多,我遲點再作解釋。真鳳,你相信我嗎?」

真鳳知姜尚乃明鋒轉世,甚至甘願將生命付託給對方,直接說:「我相信你。」

有他一話,大金毛等也再無話可說。姜尚點頭,說:「那麼,我們來下一盤盲棋。」話畢,他轉身走去,說:「望人族氣運足以盛載我們渡過這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