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盲棋(四)

另一邊廂,美娜一刀斬去,刀勢猛烈,刀光如籠罩曼蛇般襲去。曼蛇鮮紅鱗片看似堅硬,表面卻附有黏液,粗長蛇身輕扭,卸走不少力度;同時,蛇口繞到美娜身旁,噴出冒煙毒液。

她馬上回刀,用刀面擋下毒液,發覺酸性極高,在鋼刀上腐蝕出不少小洞,心忖:「長此下去,鋼刀也會被溶掉。要速戰速決。」注入巨人之力,將鋼刀體型變大,刀鋒暴長,看似切向曼蛇蛇口之下,實質瞄準蛇身中央,誓要一刀兩斷。

曼蛇察覺對方刀鋒忽降,知有危就有機,未有後退,反而身軀向前彈,後發先至,張開血盤大口狠狠咬去美娜手腕。她反應極快,靈機一觸,身影向後猛退,同時右手指尖挑起刀柄,使鋼刀向外迴旋,刀鋒剛好斬向曼蛇。

曼蛇立即閉口下沉,鑽到地下,僅僅避開刀鋒,然而刀面帶著巨人之力,蘊含暗勁,一口氣扯走不少鱗片,擦出數個傷口。雖然美娜這招暫且化解一次危機,但曼蛇蛇尾一擺,將鋼刀打得老遠。



牠鑽出地面,惡形惡相,大笑一聲,說:「巨人族自尤彌爾、波塞頓死後,氣運不是正在衰落嗎?但看看大蛇族,好比這輪紅日,正在攀升,快將與天族齊名!小美人,別打了。跟我回去不就好了嗎?」

美娜樣貌冷酷,由頭至尾瞄過牠全身,尤其看牠下身,目光更是無情,嘲諷:「跟你回去?就憑你?我可是巨人,看你這樣,又怎能滿足到我?」

曼蛇聽得怒火中燒,似被此話觸動神經,大吼:「我也是大蛇!哼,本來還打算讓你當上我專屬的奴隸,那現在你就下地獄吧!連兵器也沒了,還能做什麼!待我撕斷你雙臂,耗盡你身上能量,我讓你見識我的厲害!除此之外,我更會讓整隊大蛇也享用你這淫娃!」

美娜握緊雙拳,體內巨人之力正蠢蠢欲動,說:「待你有資格才說!」下一瞬,她已衝到曼蛇眼前,卻變回原來大小,體型只與那蛇瞳相約。

曼蛇吐出蛇舌,從側面打去,怒喝:「我實在看夠了你們變大變小的把戲!」



美娜冷笑:「可是你卻如此輕易中招。」話畢,她忽然變大,與蛇牙相約,因此右拳猛然向前,直中牠左眼,而左肘輕易抵著蛇舌。這拳力度非凡,牠整顆眼球凹陷,瀕臨爆裂之狀,而且身體被打飛。

美娜一招得手,臉上卻露出懼色,將全身力量聚於雙手。原是曼蛇吐出蛇舌之時,全身向後蛻皮,因此蛇舌才會如此無力。牠於美娜下方地面陡然鑽出,尖牙硬向美娜壓去,更噴出毒液,誓要將對方置於死地。

美娜光要撐開蛇口,不讓自己被咬成肉碎已要費上不少力氣,即使知道自己一雙靴子漸被毒液溶化,也無能為力。

曼蛇看準時機,忽然鬆開大口,尾巴聚力擺去。美娜身處空中,一時失去重心,看著蛇尾如風暴襲來,只好雙臂交叉,運上全力擋下。

「別開玩笑了!你認為你這樣可以擋下我這一擊嗎?」



美娜雖感到對方狂妄,卻知此言不虛;自己無處借力,對方卻是早有預謀,早已聚力。眼睜睜地看到蛇尾衝來,她就被當中巨力打飛,甚至將數艘戰艦打穿,口噴大量鮮血。

幸好所有人族軍亦早已向城牆進發,只有戰艦受損,否則這樣一撞,又可能死傷過萬。姜尚看到美娜身處下風,指揮人族軍分散推前,自己退後,從旁追趕曼蛇,按下通訊器,說:「美娜,讓我幫你。」

美娜抹走嘴邊鮮血,看著曼蛇衝來,沿途輾傷壓死不少人族聯軍,立即調節氣息,知道雖然姜尚只是傳說,卻是值得真鳳完全相信的人,所以也沒有抱有懷疑,道:「好。我只要打出一擊,只要一擊就可以殺死牠了。小心牠再蛻皮。」

姜尚目光銳利,望向天上重重漣漪,將手中九顆紫雷珠拋至天空,直至消失細小得彷似毫不存在,直接說:「我會嘗試將牠困著,可是我大概只可以撐到一秒。」

美娜站在正在沉沒的戰艦上,忍著左臂骨裂的痛楚,又再衝向曼蛇,說:「一秒就足夠了!」

於此同時,高空之上,真鳳正與八歧、應龍激戰。八歧雖有八個大口,卻絲毫不傷真鳳,正在暗暗叫苦不迭,心忖:「這人到底是怎樣了?不只我無法傷他,我感覺他還留有餘力!」

真鳳對比兩者實在體型相差甚遠,然而敏捷得在兩者之間穿梭,如無人之境;他未有使用太多招式,反而返璞歸真,只揮動軒轅神劍,偶然使用龍怒、鳳瞳,即使以一敵二,也尚未越維,可見兩者根本未對他有太大的威脅。

幾經辛苦,應龍終於找到一絲破綻,立即再用真龍波,殺氣騰騰,能量密集得附近空間也有震動。真鳳即使踏入兩儀之境,若要推這真龍波化成虛無也要付上一定能量,於是左手凝聚鳳凰之力,化成掌形,陰柔無比,僅僅將真龍波外層化成虛無,再施暗勁推至身處下方的八歧。



被他一推,真龍波去勢更是急勁,八歧縱然敏捷,也難以完全躲避,大感驚訝,暗忖:「這麼密集的能量也可以用柔力推走?這就是兩儀之境的顛峰了?」為免被真龍波擊中,牠唯有越維,暫且遠離真鳳。

真鳳忽然斬出一劍,看似平平無奇,更斬得偏離目標,勁力只去空位。應龍有了先前經驗,知道他的打算,馬上後退,說:「小心!他要用鳳瞳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