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盲棋(五)

那話還未完,真鳳右瞳藍光一閃,那劍之威立即轉向八歧後方。八歧不得不再次越維避開,怎料甫避到另一處,真鳳又拍翼飛來,快如鬼魅;要不是應龍及時衝來,恐怕八歧不知要少了多少個頭。

應龍雖也吃上苦頭,卻越戰越勇,說:「如果我手握龍魂,戰況一定有所不同。哈哈,很久沒有打得這麼爽了!」龍爪快抓,附近空間如豆腐般被撕開,亂中似有序,又喝:「嘗嘗我這一招若無空!」

空間裂痕忽然擴大,完全包裹真鳳,從內爆發中大量空間漣漪,立體而激盪。真鳳運起大量真龍之力,由左眼射出,造成另一名分身。他披著迷人淡紫的龍袍,閉起左眼,手握軒轅神劍;分身則披著鮮紅龍袍,閉起右眼,手執由真龍之力而形成的紅劍。

應龍內心叫苦,卻是豪氣大笑,說:「只是看過一次,就悟到當中要訣,哈哈,好!不愧是人族最強!居然比起不少龍族,悟性更高,運用得更妙!」



真鳳一拍鳳翼,飛到右邊,而分身卻飛到左邊,避開或以劍抵過空間漣漪後,軒轅神劍和紅劍同時刺向若無空的虛處,這招頓時瓦解,化為虛無,乾淨俐落。

八歧誤以為真鳳以力破巧,卻不知當中妙處;不過應龍卻憑那細膩無遺的感知洞察到當中玄機,內心暗忖:「虛實交替,陰陽挪移,將能量從四象反推至兩儀,將虛成實,將實轉虛。地不再是地,水不再是水,火不再是火,風不再是風⋯⋯所以,除非踏入兩儀之境,否則所有攻擊皆可被其引導至虛無⋯⋯這,就是兩儀之境嗎?」

八歧見若無空剛被破,對方勁力已散,看似有機可乘,便將八個蛇首包圍兩名真鳳,張口聚力射出衝擊波且高速迴旋,殺機大動,令對方無處躲避,說:「八絞刑!」

應龍方才正想著兩儀之境的事宜而分神,見八歧此刻突擊,急叫:「別!」

兩名真鳳雖身隔一段距離,但意識相通,即使面前八個蛇首由各處湧來,眼眸之中卻是各種能量流動。與先前不同的是,他彷彿看到一切的開端和盡頭,心想:「這就是兩儀之境的顛峰了嗎?與太極之境只差一步⋯⋯那是世界初開的境界嗎?」



分身將紅劍化回真龍之力,射向真鳳;真鳳凝聚鳳凰之力於左手,向前推,迎向那股真龍之力。鮮紅與清藍相融,每絲能量如今更細緻得化作千千萬萬條迷人淡紫之弦,向世界各處並沿著各維度綻放開去。

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既是互相吞噬,又是互相交集;既是互生,又是互剋。它散發無盡光芒,似是往日的開天闢地,卻又帶著數分不同,更加耀眼,更加玄妙。陰陽合一,盡是兩儀之顛,已非凡夫俗子可以僭越;縱然是皇,也似要在此面前跪下。

八歧此時方感到這股能量的龐大,已經嚇破膽子,想越維而逃,可是發覺所有維度皆被這無數條弦固定、封閉,就連自己想移動也不能,根本無處可避,無路可走,驚呼:「這是什麼鬼招數?此等能量⋯⋯甚至連空間也被其吸引並鎖定了!」

真鳳語氣輕淡,卻威若天神,看著面前能量似有意識漫延四周,感到這彷彿是他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說:「這已不只是開天闢地,這是另一種境界,創世之端。」

應龍雖然從剛才開始領悟到兩儀之境,但畢竟尚未正式踏入,即使要運用也不知如何出手,看著八歧陷入危機,細說:「九頭,原諒我現在就要用它了。」牠連環拿出五顆金黃色的龍珠,用之以打開空間通道,強行連接八歧身處之地和身後萬里。



創世之端光芒一盡,分身也消失不見,空中只有真鳳一人。他遙望前方,看見應龍和八歧氣喘不停。八歧只剩一個較為完整的蛇頭,尾巴潰爛,全身傷口血流不止,情況極差,幾乎殞落。這招創世之端直接震撼靈魂,即使往後,八歧也無法完全復原至當初顛峰。

應龍無暇恢復雙爪,嘴邊全是血,連龍牙也掉了不少,渾身鱗片碎裂,只以龍身包著八歧,問:「我們在此,就證明鯤鵬早就預料到你們的下一步。再者,你們認為可以戰勝九頭嗎?」

真鳳說:「鯤鵬施法,斬斷南北聯絡。同樣,你們也無法與南方通訊。既然如此,我們就只好相信同伴,並趁現在拿下對人族聯軍最有利的優勢,成就這一局史上最大型的盲棋。對了,你剛才所使用的是什麼?」

應龍聽真鳳如此率直,不禁豪邁大笑,心想與他竟有一種難言的惺惺相惜,也不妄語,直言:「這是由千萬生靈煉成的龍珠,可惜每次用後便會消失。你那招還真的恐怖,即使我以龍珠開路,也不得不多用幾顆,本來打算使用兩顆即可,怎料要去至五顆方可勉強破開你的招數。對了,托你的福,我也許快將踏入兩儀之境。哈!你明明可以身懷龍族的血統,卻偏偏要與龍族為敵,真的可惜。要是你肯前來加入,我應龍定必歡迎!」

真鳳見牠有話直說,從不轉彎抹角,確是一名頂天立地的好漢,說:「你有情有義,一而再,再而三前來營救八歧,實在是個可敬的對手,不過若現在放你走,將會是人族未來的大患。」

「哈哈!真鳳,說真的,你才是這世界的大患。自你帶領人族擺脫奴隸的宿命,人族便越爬越高,卻完全擾亂須彌的生態,越來越亂,戰爭越來越多。」

「如果你是我,你會束手就擒?」

「哈哈!絕,對,不,會!所以我由心底欣賞你,真的可惜我們是敵人,不是同伴。」



真鳳看著周邊風吹雲淡,下方卻戰爭嚎叫不斷,說:「感謝你的讚賞。」

「說真的,能逼我去到這個地步,除天地二族之外,恐怕就只有九頭、臭鯤鵬、三足屁鳥和你了。很久沒有打得這麼爽,真暢快!你知道嗎?自我登皇之後,再也不可胡亂挑戰,遊歷世間,反倒似被困在族群中,空有一身力量。」

真鳳以劍尖指著牠,道:「恕我無法讓你活著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