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圍剿皇龍都(四)

九頭此話一出,惹得所有泰坦怒火頓生。站於克洛諾斯身後的厄洛斯和夸父亦破口大罵,表示其不滿。九頭乃龍族最強,更是須彌之中站在頂端的強者之一,當然有牠自身的高傲,續說:「厄洛斯、夸父,別以為登皇便搖身一變。區區泰坦,配罵我嗎?」

克洛諾斯笑容奸險,內含殺機,聚集泰坦之力於指並彈出,銳若利刃飛刀,破風之聲極尖,沿途惹起狂風,剎那間便湧至九頭面前數里。九頭一動不動,對此視若無睹。「轟」的一聲,綠色的防護罩牢牢地擋下這招,然而第一層防護罩已比先前的顏色淡去少許。

九頭又說:「克洛諾斯也不過如此。」

雖然克洛諾斯剛才一招只為發洩,見防護罩如此厚實,也登時興趣大增,戰意急升。每逢戰事,兵卒先行。三足金烏大喝:「哼,只逞一時口舌之威。鳳族聯盟,給我打破這些防護罩!」



鳳族聯盟不乏來自泰坦族、鳳凰族、血族及陽族的好手。自三足金烏一聲令下,他們以扇形前衝並釋放自身能量。鳳凰之力、泰坦之力、嗜血之力、清陽之力,連同一輪輪箭雨、爆炸物,毫無間斷地湧來,偏偏全部也被防護罩擋下。然而所有將士也未有一刻停止,只因他們知道無論太強大的防禦,久守也必失。

三足金烏細心觀察,看見那防護罩厚度甚足,內含大批複雜而多層的龍族魔法,必定是長久累積以來的成果,不禁感到九頭的細心及野心,令人嘆為觀止。

厄洛斯被九頭一話觸怒,右腳一蹬,跳至空中,再催動泰坦之力,奮力一拳打去。拳勁破風,出拳之時手腕稍微轉動,產生一道肉眼可見的旋風如電鑽般擊去那防護罩。九頭目光略過一絲賞識,輕聲說:「面對如此密度高的魔法防禦罩,集中一點攻擊,反倒更為有效。」

凱恩、黃龍、七陰等紛紛點頭,前者更有禮說:「受教了。」

那拳在防護罩上打出一個裂口,然後數之不盡的攻擊襲去,終於打破第一層防護罩。九頭笑說:「這裡五十層防護罩經歷數以千年而來的修補及加固,從來無物能破。就看看你們有多大能耐!眾將士還擊!讓牠們骯髒的血肉流進護城河中!」



話畢,龍蛇聯軍也同樣還擊,七彩繽紛的攻擊越過玉綠色的防護罩,美如雨後彩虹,卻是極度致命。一時之間,鳳族聯盟尚未攻破敵方防禦罩,不得不轉攻為守,更有漸漸後退的跡象。

三足金烏傳出一聲長嘯,說:「有數千年準備的,不只是你。讓你見識我們的鳳音台。」背後數十名鳳凰推出一個直徑約千米且由寶石雕琢而成的圓形陣台。此陣台上刻有眾多符咒,亮麗而毫不沾塵,隱隱發出火紅光芒,一眼便知絕非凡物。

牠們飛至台上,有的輕輕拍翼,有的悠悠拍翼,有的高速拍翼,各鳳翼角度不一,力度有異,因而產生各種音頻,形成一篇樂章,變幻豐富,甚是好聽入耳,輕快靈巧,動人心弦。

不過數秒,鳳音台似被此樂章啟動,寶石本來那隱隱光芒亦化得黯淡,但射出鮮艷奪目的血紅光芒,漸漸形成一隻足足有九頭一半身軀般巨大的血鳳凰,更吸取周遭屍體的鮮血,渾身散發仇恨,如同蘊含千年悲壯。牠既是有形,又是無形;既是有邊,又是無邊,令人看得混淆不清。

血鳳凰倏地消失,下一瞬已肆無忌憚地衝向防禦罩。牠能量巨大無比且集中於一點,勁風暴起,光是一爪,已經撕開三層防禦罩,更是不可一世般橫衝直撞,本來堅固無比的防禦罩也被牠漸漸撕開。



三足金烏目光炯炯,緩緩說:「這本來打算用來對付你的特別武器之一,不過也罷,用來打破你這防護罩就好。」

此等猖狂氣派令本來身處上風的龍蛇聯軍也不禁一怔,暗暗吃驚,難以想像若無此等防禦罩,血鳳凰將帶走多少龍蛇聯軍的生命。九頭依然處變不驚,笑道:「三足呀三足,與你相爭,果然樂趣無窮。即使別族以計奪走鳳音台,也無法似你般用上翅膀與鳳羽所構成的聲音啟動。」

三足金烏目光現出一絲慍色,彷彿不把血鳳凰放在眼內,整個戰場只剩兩者,說:「九頭,也應該是時候清算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就在這裡,盡情一戰。」

九頭以眼色暗示龍蛇聯軍準備出擊,內心卻暗暗自喜,深知自己的輕敵之計得逞,而且只要鳳族聯盟全力強攻而來,自己反倒勝算更高,輕輕答:「要不是你冥頑不靈,我們本可形成同盟。你依然相信那些傢伙的說話嗎?」

三足金烏殺氣漸生,怒哼一聲,聲波似扯起一陣騷動捲向九頭那邊,狠道:「別再多廢話。那時證據確鑿,你還死口硬撐,死也不認嗎?」

九頭眼神陰森可怕,身體散發更多黑氣,知防禦罩快將崩潰,但同樣那血鳳凰也只是強弩之末,道:「算了,反正我也沒有打算讓你活著離開。」

三足金烏冷笑:「別再逞口舌之強。鳳族聯盟,待防禦罩一破,立即全軍強攻!」

九頭大吼一聲,聲響不只驚天動地,更幾乎令敵軍生出逃跑之意,盡顯龍族之首的霸氣,絕對足以傲視眾生。三足金烏也仰天長嘯,此聲何其高亢,剛好抵著九頭那吼聲,氣勢互相抗衡,那護城河被其可怕壓力硬生生分開。



血鳳凰色彩淡薄,消失於虛空;同時,防禦罩亦消散。龍與鳳,誰勝誰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