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顛峰賭博(一)

遠在南邊,伏羲知王星和濕婆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餘光看著只剩不足一億的軍隊,讓女媧以五彩石擴大感知,發現對方追趕速度終有減緩,暫且立營於此。

對皇而言,一直逃避趕路當然不成問題,可是對於其餘士兵卻是另一回事,尤其當大部份戰艦被龍蛇聯軍惡意破壞,而人族在水中比其他種族移動速度慢上不少,被凶悍狂野的龍、大蛇、烏賊從後窮追猛打,內心充斥恐懼,所有驕傲於生死關頭面前早已拋諸腦後。

不論身心,他們也疲憊不甚,只憑求生意志走動,毫無戰陣,毫無隊形。這就是鯤鵬的恐怖,趁烏賊群與龍蛇聯軍正共人族聯軍正面衝突時突入,而無間帶同舍沙、柯羅諾斯從旁切入,兩邊同時失陷,令人族聯軍大大吃不消。

鯤鵬甫出現,已是毫無留手,近距離釋出其鋪天蓋地的霸氣,令人族聯軍頓失戰意,如陷入末日般的厄難。牠詐攻女媧,實攻三清,攻勢凌厲,而且以兇悍無懤的精神力直接困著三清,並緊鎖空間,不容其越維離開,令對方越來越少空間動彈。



同時,無間霸氣實在震撼,大有直取三軍之勢,那渾然天成的大蛇之力硬闖伏羲與帝鯨之間,再全力攻向前者。帝鯨因此被逼與大軍分離,被大蛇族的舍沙和柯羅諾斯圍攻而隕落。濕婆即使意欲上前營救,也被精靈族另一名皇,羅重重攔截。

伏羲配合女媧一同攻向無間,但對方亦有眾多王在旁相助,如大蛇族的鈷旦、龍族的黃崎等,也無法一時之間取其生命,更何況無間力大無窮,速度亦是飛快,讓二人暗中叫苦。

幸好於危急關頭,王星乘傳送裝置前來,並以永恆流星雨攻向鯤鵬後方,暫且令對方有一絲分神。三清乘機以誅仙陣破開鯤鵬牢獄,向另一邊逃去。

鯤鵬本欲追上三清,王星卻以眾多空間魔法阻止。牠因大失其預算而怒視王星,殺機大動,凝聚一種令人意外的力量。忽地金光一閃,王星竟像突然失神一剎那,因此被鯤鵬直擊胸膛。若非八足馬將渾身黑氣集中,恐怕王星已經定必受到重傷,甚至隕落。

此時情況極度凶險,也容不下三清、伏羲等人再有任何保留,立即召出隱藏至今的王牌。他甫出現,見鯤鵬威勢比先前弱去不少,但王星氣色也是不妥,馬上衝去協助。突如其來的出現,更令鯤鵬大大感到驚訝,心生萬種想法,不得不暫且後退。



另一方面,羅剎和鐵角於伏羲先前命令之下,帶同其兵力藏於東邊海底突襲,再加上矮人族從東南邊合攻,形成一個包圍網並打破敵軍陣型,將龍蛇聯軍硬生生打出一個大洞。

伏羲見機,立即下令全軍撤退。鯤鵬、無間等重整隊型及心態之後,亦馬上追趕。雖是各個種族的速度有異,但於伏羲和王星整頓之下,重振軍心,恢復當初陣型,且戰且退,以各種招式、科技阻止,至少可減緩龍蛇聯軍的推進速度。

女媧乘五彩石疾速飛來,似乎剛才被鯤鵬發現而現今內心尚有餘悸,柳眉輕皺,說:「牠們一直追來,但速度已比先前緩慢,看來龍蛇聯軍的體力也大大下降。而且無間不在,若無將士跟隨,任鯤鵬有多強悍,憑著我們現在的人力,牠也不敢貿貿然單獨追來。」

伏羲點頭,知現時處境終於稍為平安一點,拜託女媧帶同醫療兵隊不分日夜、分批照顧三清,才走向王星,以細無可細的聲線,問:「如果不是那人突然出現,令鯤鵬大吃一驚,恐怕我們不會逃得如此順利。不過你感到這當中有異嗎?」

王星知對方即使身陷絕境,也有心力彷如旁觀者般整理其思緒,內心也不得不再次暗讚伏羲作為主帥、總大將的心理質素,而且做事細心,不讓他人聽到如此對話,便答:「若非如此,我也不會冒險前來南面;任由真鳳等人留於北邊,獨自往前。」



伏羲深怕有任何將士察覺自己內心正是苦惱,即使內心仍被鯤鵬震撼,一直處之淡然,道:「我們一直被鯤鵬牽著走,這次分隊行動只有我們眾人知道,偏偏對方似早有準備,預先調派兵力,專攻一邊。如果我們無法找到箇中原因,恐怕往後亦會如此。」

王星輕微點頭以示同意,動作不敢太大,說:「鯤鵬臥藏多年,現在方與九頭出手,一定非同凡響,而且把握十足。可是照常理而言,如牠可以事先知道我們的計劃,理應亦知東望的真相,剛才便不會如此驚訝。我千思萬想,亦未想到當中要點。」

伏羲說:「就是如此矛盾,我才久久未有定論。」餘光瞧向頗為巨大的傳送裝置,又道:「如果沒了這裝置,恐怕我們現時已全軍覆沒。姜尚臨出發前才將這裝置放於艦中,實在是神來之筆,至少,他沒有嫌疑。」

王星正想說話,但忽地東方傳來一股驚天動地的能量波動,人族聯軍中的所有強者不禁為之動容,身軀一振。即使是傳說,也因較為敏感的第六感而感到陣陣驚恐,不自覺地顫抖數秒。較弱的將士卻懵然不知,只見眾人臉色有異,張咀卻囁嚅。

即使濕婆平日寡言,此刻也不禁走向王星,沉聲說道:「九頭與三足金烏開戰了。」這股能量波動極度不祥,雖隔千千萬萬里,但餘悸依然令人渾身難受,如力氣全消,便知兩者確實屹立於須彌大陸的頂端,其實力根本不容置疑;即使伏羲、濕婆,也絕非其對手。

王星知兩者實力相差不遠,偏偏素來機關算盡的九頭卻心有把握,當中定有古怪,不禁擔心北隊的安危,便盡快平伏心情,道:「比預算快了,不可再等。若女媧探索屬實,而無間現時不在,伏羲,你願意豪賭一場嗎?」

伏羲乃是次總大將,負責最終決定,思前想後,亦覺王星所言亦是自己內心的想法,毅然點頭,說:「事到如今,也只可以放手一搏。但求,一切既及時,亦合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