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顛峰賭博(三)

這淡白玉石是九頭從萬年前便開始煉製的法器,直至將鳳凰族領地的氣運也化至其中方得以真正成為神器,與天齊名。牠早有龍魂一直牢牢守著心神,即使連鯤鵬也無法絲毫闖進,更何況非是精神力動者的三足金烏?

三足金烏知九頭狡猾多計,智高謀奇,從對方目光似未受鳳鳴影響,卻動作一緩,便知是其誘敵之計,方立即逃離。

龍魂忽射白光,溫暖無比,柔若輕絲,照亮整個皇龍都,甚至將有大黑暗龍之稱的九頭都照得一清二楚,其雄偉俊俏的樣貌盡現世間,目光仍然冷酷,道:「破!」

此等白光沒有任何攻擊作用,卻令皇龍都所有龍族徒生巨力,所有龍力亦有增幅,更包括九頭。九頭的原龍之力從身散出,硬生生破開萬鳳橫飛,每每精準無比,能量僅僅足以打散鳳凰,毫無任何浪費,更是證明其膽色、眼力及對能量的控制。與此同時,牠以自身速度及敏捷在金光之間突破而出。



三足金烏內心叫苦,完全不知對方竟有此等神器,竟能令所有龍族增強實力,餘光望去,就連正與凱恩激戰的克洛諾斯也頓陷苦戰。這種變化實在大大出乎在場所有生靈的預料之外,龍蛇聯軍登時士氣大增,生出雄風更是無懼地殺去。

「你竟還有心看另一處。」

三足金烏同是高傲自大,冷笑:「要傷我,先要過鳳鐲這一關。」

九頭身軀何等巨大,破去萬鳳橫飛後已用尾巴封下三足金烏去向,道:「龍魂可暫且增強龍力,恐怕此刻任天帝在前,也無法阻我。」

三足金烏見對方竟催動渾身原龍之力,黑氣暴漲,即使龍魂白光也無法穿透其中,如天狗吞日,知正是其最強招式,也運起鳳凰之力,以自身最強對抗,說:「你棄用龍嚎,只以龍魂對付我,未免高估自己了。」



九頭目光與對方狠狠相對,道:「不,我從不高估自己,更不敢輕視名揚天下的三足。龍嚎現不在我手上,不過我卻另有武器。」

三足金烏聽得此話,重現先前內心的不安,但實在無法想像所謂何事或何者,又怕牠只用言語撕破自己心靈而露出破綻,於是揮去所有不安,心神一致無瑕,說:「來吧。你佈下疑局,只為誘我接近,逼使以最強招數對決。既然如此,我便以鳳鐲使出絕技,看你是否有能力擋下?」

九頭笑道:「求之不得。」

於皇龍都東方開戰之前,爛骨龍冷眼看著人族聯軍內的龍族,喝道:「你們竟然捨棄龍族身份,甘願當上人族的走狗,枉你們身懷龍族血統!」

真鳳見牠身無完處,多處露出森森白骨,卻毫無受傷的感覺,散發奇異腐爛臭味,不禁感到奇怪,但聽到此言,怒意漸生,直道:「應龍和八歧也未說話,何時輪到你這無名小卒!」



此話隨著其帝皇氣勢擴散開去,縱然龍蛇聯軍躲於防禦罩後,也能感受到其蓋世氣慨。

爛骨龍本想以言語辱罵對方,削去對方士氣,怎被真鳳一句駁回,反滅自己威風,惱羞成怒,卻自知與真鳳相比,實在差天共地,一時也不敢多言,心忖:「待會你就知。」

應龍看著真鳳不禁嘆一口氣,內心實在不欲與他決戰沙場,道:「我們與鳳族聯盟也即將開戰,天族軍從北南下,亦快將攻城。我雖不知九頭所想,但牠說一不二,鳳族聯盟注定吃敗仗。若你們現在轉身離去,我保證龍蛇聯軍絕不隨後追擊。」

真鳳與應龍惺惺相惜,聽對方此時的語氣,剛才的怒意登時大減,深呼吸一口,道:「應龍,九頭野心龐大,若你話屬實,現時牠誘得鳳族聯盟如此深入,龍族便會繼續坐大,人族,也只會是下一個目標。這道理,你不會不明。」

應龍當然明白這一個永恆不變的道理,嘆一口氣,說:「嗯。真鳳,來吧。要攻入皇龍都,率先要破這加建千萬年的防禦罩。」

真鳳深深看著應龍,從空戒之中拔出軒轅神劍,彩光閃過他略帶惋惜的眼神,再高舉過頭,一撥那迷人淡紫龍袍,散發無可比擬的帝皇氣勢,喝道:「英雄無敵!」

數之不盡的尖刺導彈、槍炮、子彈、重力彈、高斯激光炮、電漿彈、能量波等應聲而射,姜尚知若防禦罩一日未破,即使多少戰力也無補於事,便下令所有戰艦射出餘下所有的夸克核聚變核子炮。人族的個人力量雖小,可是憑著其科技、文明大大追回那差距;再加上其餘種族同心協力,這一輪攻擊竟直接打破第一層。

真鳳輕說:「不如讓我前去幫忙,宙斯等先留在這裡,稍後先殺八歧與其他王,進一步拉大差距。」



姜尚一口拒絕,語氣淡然說:「此戰你絕對不可插手,一定要以全盛時期對付往後的決戰。」真鳳一怔,未知對方打算,心想自己有把握打破防禦罩後再殺死應龍,但還未追問,姜尚已續說:「宙斯、賽蓮、大金毛、美娜,你們帶兵上前,以最短時間打破防禦罩。我只要留一千萬人族軍在此守著。快,時間就是決定我們勝負的重點!」

宙斯自真鳳一話後也全心相信姜尚,二話不說立刻召來後面兵馬,當中更有他自己的大批心腹,筆直衝前。大金毛等也勇猛奮戰,氣勢如虹,掀起如汪洋般的塵埃。

宙斯身先士卒,雙手拿著雷霆,體內真元力澎湃洶湧,雙眼也湧出紫雷之光,怒喝一聲:「無妄紫雷!」黑白勾玉結合起來,如同陰陽互長,一道巨大剛烈的紫雷直直擊去,一口氣打破兩層防禦罩。

那聲巨響如敲響龍族喪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