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顛峰賭博(二)

三足金烏那雙鳳鐲閃出耀眼金光,體內的鳳凰之力洶湧如巨浪,宏厚如深海,腦海運轉,不禁思考著九頭的話,冷笑一聲,說:「你膽子真大,即使天族來臨,也毫無懼色。」

九頭也湧起體內如無盡的原龍之力,說:「將你們集合一處,才一口氣擊倒,一能震撼整個須彌,二能節省時間和心血,不是更為方便嗎?」

三足金烏目光閃過精芒,空間一轉,鳳鐲所發的金光頃刻於九頭身邊射出,道:「可惜,在擊斃我們前你便要前去輪迴!」

九頭當然知道這是對方先使鳳瞳,將能量轉移身邊,比先前克洛諾斯那試探性的招數相差甚遠,威力極高。強如九頭,也不敢貿然硬接,雙翼猛然拍起,整身上升避開,道:「不愧是鳳凰族神器,鳳鐲。這道金光看似軟弱飄忽,實有蘊含巨大勁力,實在可敬。」



那金光直捲皇龍都,將不少龍蛇聯軍燒成焦炭。這就是皇的絕頂實力,絕對的無所披靡,萬夫莫敵,脫離凡物的象徵;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不受命運所限,不被天道所制。

除皇之外,任誰也不得侵犯其威。

下一瞬,三足金烏、湼槃和克洛諾斯便衝至三龍身前。皇與皇之間的決戰,即使其餘鳳族聯盟意欲出手也無從入手,只好攻向皇龍都,意圖將這屹立千萬年的龍族主都徹底摧毀。

三足金烏催動鳳凰之力,鳳鐲光芒大盛,如金絲線湧向九頭,後者聚集原龍之力,吐出黑龍波。漆黑與金光相拼,互相吞併,但後者略勝一籌,破之而出,直襲九頭胸膛。三足金烏似乎早有所料,畢竟自己已用鳳鐲此等集大千氣運的神器,豈是對方可以單憑力量簡單化解,冷笑一聲,問:「你的龍嚎呢?」

九頭暫且不答,一個瞬身便至三足金烏背後,一爪抓去,如一團無窮無盡的黑氣從無而生,攪動平靜如鏡的湖面,濺出空間漣漪,駭然籠罩對方。牠明明身軀極為龐大,速度卻快得可怕,實是視覺上巨大的衝擊,彷彿一直瞬間移動,更令外人大感不可思議。



三足金烏與九頭齊名,當然非是浪得虛名,反應亦是奇高,感到背後危機,頭也不回,立即揮動鳳鐲往後射出金光,但這次金光非為攻擊,只為防禦。光芒甫過,所有空間漣漪也漸漸消失,實在神奇。

九頭笑說:「鳳鐲果然有資格問鼎最強防具一名,其金光幾乎令你等同踏入兩儀之境,可化解世間單純的力量,因此可攻可守。」

三足金烏化解對方招數後,仍以後背對著對方,登時前傾身軀,三足後伸快抓,化身萬千爪影,有如氣勁,反將九頭牢牢鎖緊,不容對方隨意逃跑,冷諷:「對,相比之下,龍嚎實在失色不少。即使可令你攻擊更為剛烈,卻無法擋下我的一切攻擊!」

九頭也知對方實力強橫,睜大一雙龍目,殺氣滔天,先以此等蓋世霸氣鎮下對方那種怪異氣勁,九個龍頭先後向前噬咬,角度稍有偏差,節奏卻是分明,令其勁力互相補全,更由九合一,增強何止倍蓰,硬拼爪影。

兩者以快打快,絕無花假,之間再次傳來洶湧的空間漣漪。外界看去,一龍一鳳將天空化成大海,傳來陣陣暴風。縱使牠們身處千萬尺高空,正於皇龍都附近激戰的兩軍也能感到其恐怖威壓,如令身軀沉重數十倍。



三足金烏利用鳳鐲之強,配合爪影,暫且壓過九頭,首先擦破對方左肩,頃刻流出溫熱龍血。九頭一瞬便封好傷口,拍翼後退,兩個龍口射出黑龍波,防止對方可以筆直追擊,冷道:「你竟然將一半氣運儲於鳳鐲,難怪後者比過往強勁不止百倍。」

三足金烏身軀細小,雙翼一拍,全身一轉,不單避開那雙黑龍波,更輕輕卸其力量,以此借勁拐彎追去,幾乎沒有浪費時間,正與九頭相差不遠,將鳳凰之力聚於咽喉,運勁一嘯:「鳳鳴!」

除皇之外,於皇龍都附近的一切生靈皆渾身一震,動作稍停,在傳說之下的更是失神數秒,即使是位於西方的人族聯軍也並不例外。真鳳也不禁心感恐怖,暗忖:「這就是真正的鳳鳴?」

就連相隔甚遠的真鳳也大感意外,更遑論僅與三足金烏只差數里的九頭,那高亢刺耳的聲音直接穿透龍鱗,響徹整個龍身。九頭即使早知對方有鳳鳴一式,也未有想像到相隔多年,威力竟是變得如此龐大深厚,恐怕連天族、地族也得遭殃。

先是鳳鳴,三足金烏催動鳳凰之力,注入鳳鐲,射出閃閃金光,從各種角度湧去,再吐出一式萬鳳橫飛,天空忽地出現各式各樣的鳳凰不要命地衝去九頭。

這一切轉變也不過一剎,可見三足金烏已將戰鬥融入身體每一部份,渾然天成,以力量穩守著百大種族的地位。

九頭被重重招數包圍,依然保持其冷靜,心如止水,波平如鏡,淡然道:「聽聞你當年以秘法打碎另一神器鳳牙,將之吸收至己身。果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要是我今日未有此神器,也應被這一輪猛攻打成重傷,再無翻身之日。」

話畢,牠其中一口忽然吐出一顆淡白玉石,不單晶瑩剔透,更散發一股奶白光芒,形態彷時刻變幻無常。三足金烏縱見自己佔盡優勢,發覺九頭目光精芒四射,此時也不得不硬生生改變方向,沉身俯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