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賭博揭盅(二)

真鳳披上迷人淡紫龍袍,知伏羲和濕婆已為自己打造最好的舞台,再無後顧之憂,想起死於此戰的同伴,殺氣及戰意暴漲,怒道:「鯤鵬!」

鯤鵬拿出生死冊,啟動最後一層,登時人族聯軍大生意外,子彈走火、矛頭破裂而誤傷己方等事情不斷發生。伏羲餘光留意那生死冊,方發現原來這是南隊大敗的原因之一,暗忖:「難怪當初打鬥時,南隊崩潰的速度這麼快。」

真鳳見此更是咬牙切齒,疾衝前去,橫劈一劍。鯤鵬悠然收起生死冊,冷笑一聲,避開那劍,但感此劍劍氣甚重,當中竟暗帶創世的念頭,方知對方已達至兩儀之境的顛峰,心想不可放對方活著離開,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否則你以為我一直潛伏所謂何事?真鳳,是時候一決高下!」

真鳳雙目茫然,清澈平靜如水中月,知道鯤鵬吸收天地初開的靈氣,故能量份外純粹,不似自己需要運行靈力時再抽絲剝繭。他拍動鳳翼,左手化爪,右手執劍,連刺數記,再轉身斬去,而刺與刺之間抓去,暗藏龍怒。



鯤鵬也大吃一驚,發覺對方竟不自覺地將帝皇氣勢融入每拳每腳、每招每式之中,能牢牢鎖緊或牽制敵人,無法隨意越維或逃走。光是此等能力已足以令真鳳踏入須彌最強之一,就連已踏入兩儀之境的應龍也未能做到如此地步。牠大動殺機,右腳一蹬,側身後退,避過那帝皇氣勢的流動,平舉左手,由掌握拳。

真鳳憑其巧妙步法,方知對方原來一直隱藏實力,已與自己同等境界,否則絕對不可光憑數步便從氣勢拉攏中輕易掙脫;更甚者,對方於握拳之際以精神力生出兩道尖刺,攻向自身兩邊,實是以命搏命。

高手過招,勝負只在一瞬。

萬千思緒閃過,真鳳知道即使劍刺得手,自己亦要被穿透胸膛,但鯤鵬只是幻化成人形,一旦於刺中之前解除人形,恐怕傷害定比自己低,於是暫且收劍,人隨劍發而劍鋒轉後,擊破尖刺。

若實力不及的人看去,兩者只不過衝前側身,互有攻守,根本不知當中凶險。



鯤鵬面前壓力大減,聚力於左拳一打,附近空間登時破碎,裂痕湧向真鳳。後者早有準備,左手龍怒從未減弱,以剛碰剛。兩者對碰,能量過大,連維度亦承受不住,造出如同黑洞的奇異點,將附近空間重重吞噬。

真鳳和鯤鵬趁機後退,重整攻勢。那能量點亦在一瞬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鯤鵬張開雙手,指尖長出形如鷹爪的黑色物質,知道光拼速度,自己稍遜一分,冷笑一聲,道:「只是相隔數戰,你已經走到這個地步,實在太危險了。」

真鳳激起戰意,瞪著對方,道:「你未用武力,已可以屢次逼使人族與各族開戰,令你與九頭盡佔上風。要不是伏羲、王星等人在,恐怕人族已不在。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鯤鵬笑意陰寒,道:「不過亦要感謝你們,拱手將鴻鈞守護多年的文明成果送給我!」

提起鴻鈞,真鳳登時湧起前世的回憶,但一閃即過,不讓內心有任何起伏,道:「你的心理戰不會再有效。」



鯤鵬目露凶光,背後長出一對美麗鮮艷羽翼,撐破一身儒服,更露出其長長魚尾,鳥魚一體,就像是將一天一地之物融為一體,同時一雙瞳孔黑白交錯,當中有三顆青色細點轉動,答:「對呀⋯⋯你也讓我要使用這招了。」

真鳳並無龍魂等神器守著心神,只好用自身的心理質素堅守對方的精神力,不容任何縫隙讓對方有機可乘,且將劍橫擺,雖未攻,但有攻其不備之勢。

鯤鵬見此,不得不立起守勢,以防對方突然攻來,但依然風度翩翩,一舉手一投足亦散發著如無物可比的霸氣,不可一世,輕佻一笑,說:「真鳳,別開玩笑了。作為精神力動者,又怎會闖不進別人的心靈呢?至少⋯⋯」

忽地,真鳳眼前一切亦有轉變,某處放大,某處縮小,弄得直的不直,曲的不曲,紅的不紅,藍的不藍,一切也與先前所認識的截然不同,立體與平面彷彿再無分別。

「可以影響你的五感。」話畢,牠率先搶攻,再以無數尖刺作前奏,凶猛爪風暴漲。

真鳳聽過王星與牟尼的經驗,又知對方的精神力已是爐火純青,純粹無瑕,乾脆捨棄五感,閉目並將五感斬斷,光憑對於危機的第六感及對於能量的感知作戰。若非他已經登皇,對於全身經脈、感官亦熟悉無比,強得恐怖,根本不可能做到這地步。他生出紫炎圍繞自身,加上軒轅神劍,連擋三十尖刺,全部借力打力,以小擋大,四兩撥千斤。

即使他目不視物,耳不聽聲,亦能準確地避開對方的攻擊及飛向鯤鵬,連斬十記,劍速疾呼,而且勁力極為集中,加上無可匹敵的帝皇氣勢,恐怕即使天帝前來也不得輕視。

真鳳感到自己斬開眾多尖刺,同時隱約感到對方卸去勁力,更以剛爪狂抓,陣陣空間漣漪如浪潮湧來,速度之高,不得不拍翼後退,更將靈力注入軒轅神劍擋下這攻勢,卻沒有即時反擊,集中精氣神握劍,故意不攻;只要對方出手,便會劍氣猛射。



真鳳忽然感到一陣陰寒從體內湧出,更恐怖的是,因閉目而生的黑暗竟有組組青點轉動,每組三顆,正好與鯤鵬瞳孔一模一樣。他立即回復五感,發覺自己已陷入對方的陷阱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