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賭博揭盅(三)

真鳳此時內心的震撼極大,心神恍惚一刻,更感鯤鵬又再進一步深入自身,彷彿掉進一個無底的惡性循環。牠的精神力如大海般湧來,滲透整個靈魂,等待機會便會撕裂而進。他只知腦海極痛,不論手腳也變得沉重無比,比起先前慢上數分。

他的肩膀登時出現數道巨大傷口,顯然是被對方抓傷。要不是他身手不凡,勉勉強強避開,恐怕這一招已經抓碎頭顱,走進死神的懷抱。

「真鳳,你還未有資格與我鬥智。」

鯤鵬的聲音直接在真鳳腦海中響起,並非透過耳朵傳來。他深呼吸一口,完全不知對方想法和打算,只知無法隨心所欲地控制身軀,也不清楚出問題的到底是身體或是精神,甚至兩者皆是。



憑著第六感,他僅僅避開輪輪擊向要害的攻擊,但已經負傷不少,全身浴血,一直未有任何應付方法,唯有不斷以靈力恢復傷口。這也是真鳳自登皇之後,首次完全不知自己該如何應戰,甚至連對方身處何方也絲毫不知。

亦在此時,他想起過往與婪於中國成都的戰鬥,暗忖:「即使是精神力,也只是一種能量;再者,即使牠入侵了我的心神,身體也不會因此而消失。我要做的,只有繼續守著心神,不讓牠繼續深入,還有在現實找出牠的身軀!」

真鳳想拍動雙翼,那雙堪稱完美的巨大鳳翼卻不聽話地擺動,更互相猛撞,硬生生扳斷當中筯骨,傳來其錐心之痛。登皇之後雖然只要靈魂、元神不滅,肉身定可重生,卻完全不會減少受傷時的痛楚。他滿頭冷汗,臉色蒼白不妥,但知絕不可放棄任何希望,釋出肯定未被影響的感知,以軒轅神劍擋下數招,但筆直地承受那股狂暴勁力,不禁吐出一大口鮮血。

「你只剩三分二能量了。」

此話屬實,即使真鳳能夠擋下輪輪攻擊,但始終一直身處下風,只能守而無法攻,偏偏久守必失。如此一來,只要真鳳尚未解決現在的奧祕,鯤鵬幾乎可以在未有受傷之下將他擊殺。屆時,任王星、伏羲、姜尚等人能有千謀萬計,或是多麼完美的構思,也絕對無法擋下鯤鵬和應龍前後夾擊,人族將一切盡毀。



忽地,他感到淡紫龍袍無法自制地向天揮發,縱使自己想將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重新凝聚,也無法重組龍袍,而左臂龍爪也漸漸變回手掌,但從感知發覺自己依然身處高空,未有墜落,代表鳳翼或許依在,或是自己的錯覺而認為它們已斷,極為古怪奇異,但心想:「即使鯤鵬登皇,理應也無法輕易入侵我的精神。難道一切也是瞳術?從一開始,牠就入侵了我的精神,影響我的五官⋯⋯到底是怎麼了?」

他眼前視野極為奇怪,便專注於感知之上,內心慶幸自己已走在兩儀之境的顛峰,每拳每劍也是恐怖至極,借軒轅神劍之威擋下數招,陡然心靈澄明,又感到對方雙爪襲來,故意不擋而且迎向對方,右手握劍劈去,直接以命相搏。

真鳳感到爪風有絲毫轉變,明顯地是鯤鵬不想同歸於盡,留力之後的激戰,心想:「牠轉招了!這戰術應該奏效!」

「別開玩笑了。」即使鯤鵬爪風減弱,卻在瞬間以尖刺及不少武器反擊,意圖困死真鳳。

真鳳再無平日身手,極是難受,但知道繼續下去,體內能量總會在短時間內完全消耗,把心一橫,他乾脆衝向鯤鵬,只避開要害,強行逼使對方近戰,用自己長處硬拼;更重要的是,他不可讓鯤鵬離開,否則毫無機會勝利。



「人族文明真的出神入化,竟然有能力將王復活。剛才與三清、王星激戰,接引倏地出現,用降魔杵攻來,的確令我大開眼界。你們特意將三人藏起來,打算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嗎?放心,待你死後,我會再送他們去輪迴。」

真鳳連斬數記,感到對方一一避開,但總算不讓牠輕易離開,怒道:「人族英雄、智者眾多,你認為憑你一己就可將人族壓下嗎?」

「蛇無首而不行,你們也是。當日人族沒有了盤古,五百年內只可以當個縮頭烏龜。現在若沒有了你,人族將在五百年內徹底毀滅!而推動這巨輪的,正是我!」

真鳳手中神劍從未停止,更施以紫炎攻去,逼使鯤鵬不斷還手,知道只要對方有所分神,自己便有可能從中脫離,道:「即使我死,你亦要陪我一同輪迴!」

「哈,不過,那不就是小冰嗎?」

真鳳大驚,本來已一直抑壓想起小冰的念頭,但被牠一話,整個人也不禁身軀一震,就連堅固的心神也彷彿出現一絲裂痕。

也許小冰,就是真鳳最大的弱點。

「你輸了!」鯤鵬渾厚如大海的精神力在一瞬內衝向那裂痕內,強行鑽入真鳳的精神之內,後者回過神來,立即痛得大叫,連軒轅神劍也握不穩,筆直地劃破空氣,從高空掉下。



鯤鵬見有機可乘,又豈會放過?若非那時牟尼忽然出現,再加上先前龍族與鳳凰族突然開戰,恐怕鯤鵬早就殺死真鳳。

自回歸須彌後,這是真鳳第二次走到瀕死邊緣;若單靠自身,只有死路一條。他心想:「怎會⋯⋯這樣?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但亦在此時,鯤鵬的精神力竟受到一股幾乎同等的反噬,刺痛得如強酸流過身體每分每寸,不得不將精神力一口氣抽走。可是倏地時間似乎停頓於此,一名俊俏瀟灑卻目無表情的男子出現於鯤鵬眼前,渾身散發大道之風。鯤鵬忍著痛楚,咬牙切齒,怒得低鳴:「是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