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十一)

太一此時趕到,完全沒有追趕阿鼻的意思,二話不說將自身業力灌注於梵天身上,擔憂問:「汝還好?」

梵天閉目流淚,「噗」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感到右腹肋骨碎裂,內臟撕裂,雖未傷重至死,但暫時再無戰鬥能力,就連走動也成問題,帶著歉意答:「還未死。吾乃天族之恥⋯⋯」

太一搖頭,認真道:「非也。汝由心地愛錫、照顧天族,此情此義已足令吾等為傲。汝先休養,吾去救其他天。」梵天苦苦一笑,輕輕點頭示意,以太一傳來的業力率先阻止內出血,盡快休養生息。太一為怕梵天被襲,以字符造成土坡,將後者藏於其中,然後才衝去修羅身邊。

九歌知道修羅正前來,登時壓力大減,餘光驚見崑崙擺脫大焦熱而到來自己這邊,內心一沉,知道藏已有犧牲的覺悟,不禁咬牙切齒,而且正被黑繩打得毫無反擊之力,不敢有何鬆懈。這是他由誕生至今首次感到如此窩囊,如此無力。



黑繩看著皰裂在後協助進攻,更放心施盡渾身解數對付九歌,時重時輕,力道忽重忽輕,時近時遠,變化無窮,以繩長限制對方可移動的位置,又以雙腿突擊,遠近皆通,範圍極大。忽地一記變化,他左手那條烏血繩從意想不到的角度襲去九歌,如玫瑰上的眾眾尖刺,將後者的背部劃出一條巨大血痕。

九歌不禁痛得慘嚎一聲,又見其餘地族正打算包圍己方,深知一旦包圍網完成,整個天族或會因數量差距而被團滅,顧不得自身安全,橫移斷開皰裂的路線,卻正正落在黑繩的攻擊範圍之中。

修羅深知九歌的生死存亡就在此刻,二話不說,全力俯身以長叉突刺,爆發渾厚霸氣,氣勢如虹,叫黑繩不得不全力以赴。黑繩立即收回左繩,並揮動那烏血繩打圈成盾,以螺旋勁力卸去並擋下修羅此擊,右手卻以弧形襲向修羅椎骨尾。

修羅怒氣沖天,大喝:「吾乃天族修羅!汝等竟敢逆天?」手中長叉忽由堅硬勝鋼變得軟弱如水,滲透黑繩的繩盾之中,飄向後者。黑繩大驚,知若自己接觸此等業力,至少會失去戰力,甚至死亡,於是彈腿立即後退,卻失去追擊九歌的大好機會。

九歌鬆一口氣,立即以業力運轉身軀一周天,暫且恢復戰鬥力,截斷從後而上的其餘地族。



崑崙忽然從旁趕到,以雷霆萬鈞之勢先後擊殺位於後排的青蓮和焦熱,不過為此,他也失去左臂,腹側受傷,目光難免變得略為散漫,全身滿是自己與地族的血跡。大紅蓮如一股無法阻擋的烈炎般追來,胸前的炎紅蓮花紋閃閃發光,目光凶殘無比,大喝:「吾之死期將至!」

崑崙此時反倒放下一切,瀟灑大笑,那雙鳳目射出深遠悠長的眼神,彷彿將餘下的天族在那瞬間刻於靈魂,心忖:「修羅、九歌等總算脫離危機。吾雖乃天帝之下,天族第二,至今仍未懂天下事。吾,只知一事;為兄者,需為其弟付出,甚至生命。」運勁於右臂,業力霸道無比,自知死期已到,故意以身體擋下對方招數方打出這驚天一拳,豪氣道:「諸天,下世再遇!」


此時,藏與蓋亞正激戰無常和大焦熱,無奈這兩名地族實力實在強大,他們就連防守也感到陣陣勉強,更別提突圍離開。幸好大紅蓮被崑崙引走,否則兩天實在凶多吉少。蓋亞被大焦熱的業火逼得無處可逃,更被無常拳風打來,吐出一口血,只知若無藏先前的計謀,恐怕現時早已與玄黃會合於黃泉路上。

藏實力稍勝蓋亞,搶先一步闖向無常,以字符暫且逼退後者。蓋亞才剛站穩陣腳,阿鼻倏然從地底爬上,目光惡毒且笑容陰邪,以右手捉緊對方的腳踝,在那一剎那注入熾熱業力,令蓋亞感到如被火燒,彷彿血管也在瞬間被烤熟。

蓋亞雖遭受偷襲,雙目卻精芒暴現,道:「藏早有警告,留意阿鼻之偷襲。汝乃地族之腦。廢掉汝,則廢掉地族雙臂!屆時九歌將以計謀輾過地族,成就天族之偉業!」



阿鼻一怔,驚見蓋亞竟毫無防備以臂先行,直接以整個身軀壓來,看著這龐大業力,不禁生出怯意,登時鬆手後退。不過蓋亞去意已決,攻勢凌厲,逼得阿鼻亦不得不硬拼。兩者對拼,地面大大凹陷,傳出一聲清脆巨響,如同敲響佛寺中的銅鐘,更掀出一陣熾熱爆風,剛好逼得無常和大焦熱的攻勢一緩。

阿鼻被打至七孔流血,明顯受到嚴重內傷,似乎已失去意識。蓋亞右腿被阿鼻所廢,看著大焦熱的業火湧來,咬牙切齒以左腳蹬開,但見阿鼻依然未死,實在未敢放心。藏此時躍起,運勁一掌打向大焦熱,逼得對方回身攻來。無常此際如鬼魅般從藏旁出現,那雙拳頭未至,拳風已將後者壓得難以呼吸。

藏現時只有兩個遺憾,一是無法看到天帝戰勝歸來,二是阿鼻雖然傷重,卻未至死亡,仰天大笑,道:「吾等乃天族,乃天命所歸,豈會絕於此時?崑崙與吾早有覺悟,等待輪迴而歸,見證天帝稱霸須彌。無常,吾之目光比汝等更遠!若非如此,汝豈會在吾之背後?蓋亞,下世再見。」話畢,他將餘下的業力從體內爆發,就連肉身也轉化為能量,威力何等龐大,直捲大焦熱和無常。

蓋亞雖知藏早有與敵同亡之心,但此時也是心痛欲絕,實在欲哭無淚,欲嚎無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