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蒼天已死(十)

雖然此巨大泡沫一碰即破,可是這將會爆出當中如血膿的泡液,有梵天的業力絲作先例,自己恐怕也要付上一定代價方可傷及皰裂。就是這一遲疑,皰裂橫移一大步,逃出太一的攻擊範圍。太一知若自己平白受傷,實在令地族更佔上風,唯有收拳

梵天知對方不能不除,餘光見太一收拳且凌空轉身僅以足尖踢穿泡沫,便知再沒有後顧之憂,湧起自身業力,煉成一枝長槍,大有一去不返的激昂威勢,怒喝一聲刺去對方胸膛。

由梵天打破青火、玄黃生出土牆、皰裂橫移避開太一攻勢,再至梵天擊出此槍,過程實不過數秒,可見戰況之激烈。皰裂深知自己根本沒有能力硬擋對方此擊,更幾乎被對方霸氣鎮壓下去,呼吸加速,壓下內心恐懼,咬緊牙關匆忙後退,一個翻身且手按身後土牆借力上升。

唯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梵天此槍實聚力已久,去勢急勁,毒蛇般死追不息,最後左手一推,直接刺穿對方右肩,肩骨全碎,等若廢掉對方右臂。皰裂忍不住大吼一聲,將業力凝於左拳,打碎土牆,讓紅蓮和焦熱到來救助。



梵天聚起業力再形成大利刃,衝前撞散對方陣勢,免得地族能包圍自己。忽地,身後傳來玄黃的慘嚎,太一正面對紅蓮和焦熱以業火夾攻,無暇回頭查看,心急問:「梵天?怎了?」

梵天望去,大感驚訝,竟看見阿鼻突然出現身後,先以霸氣鎮著玄黃,再以手刺穿對方的胸膛。玄黃面對已成傳說的阿鼻,根本沒有還擊之力;先前他只因有太一和梵天的霸氣掩護才沒被地族恐怖無比的霸氣壓倒。

阿鼻用手扯出玄黃的心臟,高舉於頭上,輕輕揉破仍然跳動的心臟,喝下那溫熱鮮血。玄黃渾身無力,雙目無神,呆望著梵天,流下眼淚,連最後說話也沒有留下便先倒下。阿鼻先望向藏,再瞧向梵天,說:「吾等乃地族,即大地之子;遁地,豈是難事?汝能使計佈陣,吾亦可聲東擊西。」

梵天後悔莫及,明明自己打算保護玄黃,偏偏玄黃在眼前死去,怒吼一聲,轉身衝向阿鼻。阿鼻仰天大笑,笑聲令人心寒,張開雙手,毫不設防,擺明車馬挑釁梵天,又說:「若汝今前來,等於捨太一於不顧。汝欲重覆錯誤?」

梵天大驚,腦海不斷思考,知自己非是修羅,未有十足把握能擊敗阿鼻,回頭又見太一被青蓮、紅蓮、焦熱圍攻,而又有其他地族前去,恐怕未能撐下去,便放棄追趕阿鼻的念頭,匆忙衝去。



阿鼻笑聲冷若冰霜,又說:「汝真幼稚。留下!」他踏出一步從後衝向梵天,雙手深紅業力聚成一雙長鞭,以一奧妙弧度攻向梵天。剛才他的說話令梵天的心理受阻,無法保持那湧泉殺機,而且以最脆弱的後背對著自己,為紅蓮等爭取更多時間。攻心之計,此刻表露無遺。

梵天大大吃驚,立即回身擋下阿鼻的鞭擊,可是他此時內心急於前去營救太一,難以維持心無旁騖的狀態,面對變化萬千的雙鞭,突然處於下風。光是一個照面,梵天大腿已被阿鼻抽中一記,登時皮開肉綻,鮮血橫濺。

此時,修羅以業力煉成一支長叉,從旁強行切斷枉死、青蓮等的突擊,不讓他們繼續圍剿太一。太一被青火及業火燒傷不少,唇邊帶血,但傲氣依然,雙眼同樣銳利,喝:「抱歉!」

比起太一,修羅更是傷痕纍纍,密密麻麻,全身血跡斑斑,但其實他身上不少鮮血亦來自地族。他身手不凡,知道自己雖非與地族實力相差太遠,但只要猛如餓虎般突擊,定可撕開對方防守。九歌此計正要令地族鬆懈,令對方誤以為修羅不會貿然突擊,因此失去先機。

修羅視死如歸,勢如破竹,凶猛至極,直攻枉死。對方剛好避開,但修羅靈光一閃,將手中業力化成長叉,以雙腿強行擋下活與喚的合擊,結果擊殺枉死,不敢停留同一處超過半刻,感到重生未久的合大正在附近,爆發出滔天霸氣,完全壓下對方,僅以威若天神的一叉了結對方。光論排名,修羅雖排天族第五,但若論凶悍,他或與崑崙齊名。



經修羅在地族陣型中左穿右插,將地族的橫陣切碎成一份份,無法聯合起來。雖看似暫佔上風,不過這只是一時之事。九歌剛才雖守得牢不可破,但自黑繩同時運用一雙靈巧無瑕的烏血繩,他身上已出現不少若灼傷的血痕,而地面也被折磨得凹凸不平,不堪入目。

太一稍有喘息機會,立即望向九歌和梵天,知後者被阿鼻偷襲,比九歌更為危險,道:「修羅,吾救梵天。汝救九歌。」話畢,他快步衝去,希望阻止阿鼻繼續強攻梵天,心忖:「梵天,守著心神!」

阿鼻感到太一正在衝來,不過尚有一段距離,向著梵天冷笑:「汝實幼稚無知,只成天族之負累,先保護玄黃不力,後捨太一於不顧。天族可憐兮!」

梵天排行天族第八,對下只有九歌,偏偏九歌機智聰慧,才華橫溢,份外得天族鍾愛,既擁有動人心弦的歌聲,更與藏創立字符,為天族定下文明一大奠基。相比之下,梵天反是無任何過人成就。故此,縱使阿鼻並非精神力動者,這話已經徹底攻佔他的心神。

戰場之上,豈容分神一剎。阿鼻雙目露出精芒,趁此時揮動雙鞭,點點業力化成點點碎勁,如同場上倏地落下濛濛細雨,花多眼亂,同時聚勁於左腿。梵天內心大感悔疚,一剎方回過神來,被眼前鞭雨閃得目不暇接,只好湧出字符且以業力硬擋。

阿鼻道:「梵天,實乃天族之恥!」然後他狠狠地踢出左腿,直轟梵天右下腹,更借力逃離此處,免被太一追趕。他餘光看見崑崙竟不顧九歌等天而直闖此處,如此變陣,不禁驚嘆藏的應變能力。
已有 0 人追稿